往事回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拿起筆,往事在我腦海裏不斷翻騰,依然震撼著我的心靈……

我於九八年二月份喜得大法。請到《轉法輪》,我真是如獲至寶,捧著他讀啊讀啊,顧不上吃飯,更顧不上睡覺,真可謂是如飢似渴,愛不釋手。我一連看完了《轉法輪》、《法輪大法義解》、《轉法輪卷二》後,方才長長的噓了口氣──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的真諦,真正明白了師尊是在道德敗壞,人心下滑的末法時期救度眾生來了。

「這大法真了不得!」

得法三個月,我被大法深奧的內涵所震撼,於是勸母親修煉,因母親幾年前患腦血栓一隻眼睛失明,心想她只要真修,身體一定會好的。因為我得法幾天師父就在我的小腹下了法輪,身體調整的特快,心想能替母親承受點也行啊!現在想來,當時對親情的執著、對病的執著多大啊!我抱著這樣的想法進入了夢鄉。

怎麼也沒想到,天亮醒來,我除了頭和上肢能動,下半身竟然「癱瘓」了,只能平躺著,一動也不能動,兩腿半蜷著,並且疼痛難忍,大小便就更難了。丈夫試著搬起我填上便盆,剛一觸著身子我就疼痛的無法忍受,只能在我的身子底下塞上塑料布替代。未修煉的丈夫見此狀況,不由分說,立刻要送我上醫院,但我心裏明白這不是病,是我執著母親的病求來的。師父的話響在我的耳邊:「一個常人修煉你可不要有替親人承擔罪過的想法,那樣大的業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我這裏講的是不同層次的理。」(《轉法輪》)當時對師父的話理解的也不那麼深,我躺在床上心裏對師父說:「弟子錯了,沒有聽師父的話,竟敢以身試法,請師尊原諒弟子,我永遠記住這個教訓。」這次真正的讓我體驗到大法的嚴肅。這時就覺的腿好像疼痛減輕了許多,我堅定的對丈夫說:「我一定會好的,現在就好多了,你放心吧,不用管我,你只管回家和大哥收麥子去吧。」他怎麼也聽不進去我說的話,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快走,快走!」我說:「你讓我去是為我好。但我相信大法,決不去治療,因為這是在消業。你要是在我昏迷中把我拉到醫院,醒來第一件事我就是出院回家。」氣的丈夫罵我一頓,甩手而去。

這時我讓女兒(同修)拿大法書來,她遞給我《轉法輪卷二》,我就這麼平躺著看起來……讀著,讀著映入我眼簾的行行大字閃閃發光,我激動的淚流滿面,女兒感動的不知說甚麼好,我明白是師父在鼓勵我。我倆邊學邊切磋。我深刻認識到修煉太嚴肅了,執著親情,求去病都是有求之心。看完了《卷二》,女兒又拿來《轉法輪》,我伸手接過來,女兒驚呼起來:「你能坐起來了!」我試了一下,腿不那麼疼了,神奇,太神奇了。我對女兒說:「我要起來煉功。」於是,她搬來三把椅子,扶著我從床上慢慢的溜下來,哆哆嗦嗦的倚著床和椅子煉起功來,當我煉完第一套功法後,女兒見我衣服都濕透了,勸我休息一下,我說再接著煉第三套。當第三套功法煉完時,我已像往常一樣了!我流著淚跪在師尊的像前感謝師父。這時丈夫已從老家回來了,不由自主的說:「這大法真了不得,你好好煉吧!」

放下執著才能昇華

去年春天,我因染髮焗油而導致「皮膚過敏」,實則是舊勢力借我的執著進行迫害。開始先是臉發燒、起泡、裂紋,接著流黃水,起疙瘩,脫皮,滿頭包括耳朵都奇癢無比,再後來臉色逐漸變青,變紫。人們見到我都嚇一跳,認為我是藥物中毒,或有甚麼大病了,了解我的人有的說:「你煉功咋煉成這個模樣了?趕快去醫院,不能再拖了。」面對這種情況,聽著人們的議論,我苦不堪言,這嚴重影響了我講真相救眾生了。於是我靜下心來認真學法,向內找,是自己太在意表面的美而形成了執著,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堅決不承認它,發正念否定它,解體它,鏟除它,我是師父的弟子,即使我有漏也在師父的法中歸正,一切由師父來管。但一段時間後,作用不大,那期間我只能去散真相資料救人,無法面對面講真相。面對幾個月的身體迫害,同修們幫我從法理上提高認識,幫我發正念清除邪惡的迫害因素,但是還沒能根除。我再學法向內找,才發現我對此已形成了新的執著,求好看,怕吃苦,為康復而學法、而發正念。我無意中把它當成了病,每天想著它,執著它,所以一拖就是半年。我終於悟出,「放不下的那些人哪,他嘴上說放下了,他其實根本放不下,所以就很難做的到。」(《轉法輪》)

我悟到就做到,放棄它,不想它。我市協調人外出,我每天除了學法,做三件事外,先後幾次去農村和走不出來的同修一起學法交流,和老同修一同發資料,講真相,並積極聯繫組織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以及資料的協調等。漸漸的在不知不覺中我的臉色恢復了正常,現在又是紅光滿面,精神矍鑠。好多人都驚奇的問我:「做美容了?」我可以直言不諱的告訴他,大法如何改變了我。

這真是,「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