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情,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一九九五年我們全家幸運的一起走進了大法修煉,轉眼十多年過去了。回首在修煉的這條路上,有苦也有甜,從朦朧不懂到漸漸走向成熟,跌跌撞撞,幾經坎坷,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在我迷茫中點醒我,在我跌倒時扶起我,給了我莫大的鼓勵,才使我走到了今天。

要說「佛恩浩蕩」,我能心領,但落在紙上這題目對我太大了,我就談談自己修煉中去掉名利情這些執著心的一點體會吧!

我是年輕弟子,剛剛開始工作。從小我就認為自己清心寡慾,淡泊名利,看到別人為權利爭的頭破血流,自己曾想我將來既不當大官也不發大財,就過自己清靜悠閒的生活。但是步入社會以後,一些隱藏在「清靜悠閒」背後的內心執著一點點的暴露了出來。

我在單位負責人事工作。我們科室只有兩人──我和主任。人事科是很吃香的,一般人進不來。主任年齡大了面臨著退休,所以大家都很自然的認為我將會成為未來的主任,所以平時同事們對我說話都很客氣,笑臉相迎,把我高高捧起。可是突然有一天,我們科室又來了一個新人,和我年齡相仿,而且有堅實的家庭背景。同事們一下議論開了,都說他肯定是衝著「人事主任」這個位置來的,和我要好的同事也提醒我要我「注意」。漸漸的,我的心被勾了起來,回到家跟父母說起此事,淚水止不住的流,好像受到了極大的委屈。父母都是修煉人,在法理上開導我,理我也明白可就是心裏放不下,越是放不下,越是時不時的就有人在我面前提起此事,後來竟有傳言說要把我調到別的科室去。

我的心一下受不了了。但是那種觸及心靈的傷心和委屈也突然驚醒了我。我開始靜下心來向內找,我為甚麼會受不了?我為甚麼要哭?為甚麼會覺得委屈?這麼強烈的名利之心,怎麼還覺得自己沒有名利之心呢?說自己沒有名利之心,那是因為沒有暴露的機會,事實證明,我的求名求利的心不但有,還如此強烈啊!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怎麼能為了常人的名利忘記了自己的使命呢?實在是太慚愧了。作為大法弟子,我為甚麼能在人事部門工作?人事工作接觸最多的就是人,那不是師父讓我來救人的嗎,可我卻差點迷失了。

自己還有如此強烈的名利心,這是我以前沒有想到的。而且舊勢力也就是利用我的這個心,給我安排了大量且瑣碎的工作,讓我每天都有幹不完的活,學法煉功都靜不下來,滿腦子都是單位的事情,每天都覺得很累。當我意識到了這一點,就開始發正念,開始否定舊勢力強加給我的這一切,我可以做好我的工作,但我絕不是為了常人的工作,我是來救人的。這時我很自然的放下了對新同事的戒備之心,願意把手中的一些工作交給他做,把他當作能夠幫助我分擔工作的朋友,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證實法的事,就這樣把所謂的壞事變成了好事。

人都是為情而活著,作為年輕弟子我曾被感情沖昏過頭腦,在情中泡著不能自拔。我嚮往美好、安逸的生活,嚮往常人中的幸福,總是感慨自己感情上的欠缺,心想,別人都誇我「要個有個,要樣有樣」,為甚麼就找不到合適的對像呢,似乎自己的命中就沒有婚姻一樣,特別是看到別人成雙入對的時候,心裏就更不平衡了。但是前幾天參加我妹妹的婚禮時,看到弟弟妹妹們都已長大,都有了自己的家庭,看到他們夫妻恩愛,我突然感到很欣慰,以往的妒忌心、憤憤不平的心消失的無影無蹤,那一刻我心裏豁然開朗,清楚的知道我不屬於人世間,我是要離開這裏的生命,常人中任何所謂的美好對我都沒有了誘惑。

修煉是嚴肅的,法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我們只有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用正念代替人念超脫出來,不能再陷入情中害人害己。想想我們的使命,想想我們的眾生,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人世間還有甚麼值得留戀的呢?同修們,抓緊最後的時間做好我們應該做的吧,師父既然選擇了我們,我們就不要讓師父失望!

初次投稿,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