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神奇的大法中獲得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得法不久的新學員,但就在這不久的時間裏,我經歷的變化卻是翻天覆地的。如果沒有偉大慈悲的師尊對我的呵護,我肯定早就不在這世間了。慈悲的師父救了我,也救了我們全家。

我今年三十五歲。學法之前,醫生診斷我得了癌症,已經轉移。說我活不了幾個月了。濟南、北京我都去了,醫生們都這麼說。這對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無論從精神上、身體上都無法接受。看到親人為我痛苦,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我很無助。在醫院做化療,受盡了折磨,花了無數的錢,但這好像不過是每個癌症患者死前必經的過程,好像在我也只是在等死罷了。我簡直不想活了。

在我最絕望和艱難的時候,我丈夫對我說:「你修法輪大法吧!」由於受邪惡的造謠宣傳,我開始不大相信,認為醫院都治不好這個病,修法輪大法就能好?我半信半疑的答應了。我丈夫通過認識的學員給我請了《轉法輪》和師父的講法錄音光盤。我開始看書。當我讀了一遍《轉法輪》讀到了最後一頁時看到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時,我好像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就想:我不能死,我要修煉,只要走上修煉的路我就有救了,因為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這是「性命雙修」的功法。

我一遍又一遍的學法,看師父的《洪吟》。從法中我找到了人生的真理,並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會了五套功法,當我完成五套功法的時候,我渾身出汗(以前我是從不出汗的,每天手腳都冰涼),感覺很舒服。我不斷的學法,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並堅持每天煉功,發正念。我的身體不斷的被師父給淨化著。學法時心情都非常激動,有一種說不出的幸福感。常問自己為甚麼沒有早些學法,真是學法恨晚。

修煉之前我不知為啥活著。師父的法講的太好了,做人就應該像師父講的那樣,從好人做起,處處為別人著想,放下名和利,堅修大法到底。我找到了生命中要找的東西,我是幸運的,沐浴在大法中,心中有說不出的一種自豪和欣慰,如果沒有這次病魔,我怎麼會走相信大法而走進修煉的門,我怎麼能知道大法這麼好,又怎麼能知道惡黨對法輪功的宣傳全是造謠和欺騙呢?現在我知道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這就是機緣。

我在學法的路上,偉大慈悲的師尊一次次的點化我,借別人的口指點我,還在夢中為我加油,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更要精進。在我走進大法幾個月後的一天半夜裏,我看到了一個很大的法輪,於是我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就在這時,我看到了兩隻手伸進了我的嘴裏,抓出了一隻魔,這時這個魔還想跑,師父就把它定在那裏。我看到那魔變成碎片,我喊了一聲:「滅!」又喊了一聲:「師父!」於是我就醒了。這是師父給我除掉了病魔。起來後我就感覺到一身輕,身體被淨化了。沒過幾天,師父又給我除了一次病魔。這回是抽的筋,徹徹底底的把病魔給清理了、消滅了。我終於感覺到了沒病的滋味,身體和心情都非常的輕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為我清理了身體,並加持我闖過生死關。是慈悲的師父救了我,如果沒有師父和大法,一個常人無論怎麼都過不了這麼大的難的。醫生不是說了嗎,那時我也就只能活幾個月了。

我再也不需要藥,不需要進醫院。親戚和鄰居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我的性格也變好了,再也不會像之前那樣渾身沒勁,天天以淚洗面了,現在的我,每天都樂呵呵的。我的家人全都特別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我要按照師父講的從做好人做起,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跟著師父圓滿回家。師父在《洪吟》<師徒恩〉中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只有正念足師父才能幫助我們走過一切魔難。我在學法的路上不斷淨化自己的思想。《洪吟》<苦其心志>中說:「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我要放下各種名利心,做好師父為我們安排的三件事,助師正法。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師父給的,我是為得法而來到這世間的,現在得法了,沒有甚麼可遺憾的了,就只有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好。 「心懷真善忍 修己利與民 大法不離心 它年定超人」(《洪吟》〈圓明〉)。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法,是正法大道,只要真正是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嚴格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定能圓滿跟著師父回去。

我奉勸那些被惡黨迷惑的人們快清醒吧!別再聽信惡黨的謠言了,人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別再迫害我們大法學員了。我們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怎麼能像惡黨說的那樣呢?惡黨宣揚無神論,他們不信神、佛、道,不敬天地,最終會得到報應、走向滅亡的。快退出黨、團、隊,讓自己有個真正的美好的未來吧!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學問太淺,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向偉大慈悲的師尊敬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