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台市萊陽惡人對馬青春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山東省大法學員馬青春是煙台市萊陽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2008年4月14日被綁架,至2008年6月25日被非法送勞教的兩個多月的時間裏,受到萊陽國保大隊、「六一零」、看守所的殘酷迫害、刑訊逼供。

2008年4月14日上午,馬青春醫生正在單位上班,國保大隊的尉海波、劉鵬及「六一零」的宋某、蓋某、尉某、王蕾等惡人非法綁架了馬醫生,並到住處非法搜查,把身份證、手機、MP3等私人物品掠走(沒讓馬醫生確認、簽字,至今未還)。接著把馬青春醫生綁架到「六一零」黨校洗腦班非法關押25天。

非法關押期間,尉某(白胖臉,二三十歲,人稱小尉)、尉海波、於躍進(稱於局長)、蓋某、宋某等惡人多次毆打馬青春醫生。4月14日當天,於躍進揪住馬醫生的頭髮狠扯,打頭、臉、胸部,邊打邊嚷:「我整死你。」當晚用手銬把馬醫生銬在桌子上,由宋某、尉某、李某看守,不許坐,只能半蹲,不讓睡覺,稍有睡意就被宋某打醒。4月15日白天仍不准睡覺,晚上馬醫生不配合非法關押(關押已超過24小時,按法律程序應該放人),並要求回單位上班,尉某上前拳打腳踢,用膝蓋狠頂馬醫生左下腹部,致使痛了一個多月,起身、翻身都困難。

接下來的二十餘天,馬醫生白天黑夜都被用手銬銬著,晚上兩手分別銬在床的兩端暖氣片上,胳膊抻直,只能仰身,不能側身、翻身。每天晚上12點後才允許躺下,早晨不到6點就被叫起。尉某經常晚上喝醉酒後毆打馬醫生,手打疼了就用書捲成卷或用拖鞋底打。白天尉海波也常來打,有時打的嘴角流血,好幾頓吃不下飯。嚴重的毆打不下十餘次,以尉某為主。期間「六一零」孫某(稱孫主任)等人勒索騙取馬醫生父母3000元錢。一惡警還明目張膽的對馬醫生說:「沒有你們法輪功,我們吃甚麼!」

5月9日上午家人來看望,「六一零」人員不讓,馬醫生的母親好說歹說他們只允許看了幾秒鐘,就把她拖出去,可憐她60多歲的老人被他們幾個大男人生拖硬拉扔到門口,衣服都撕爛了,當時幾乎斷了氣,腰疼得好幾天爬不起來。就在5月9日上午,未履行正常法律手續,國保、「六一零」惡警把馬醫生綁架到看守所繼續迫害。

2008年5月22日上午馬醫生被關進看守所一號監室迫害,惡警指使幾個犯人打馬醫生,殺人犯劉天輝狠踢馬醫生右腹部,疼痛一個多月,不能深呼吸,稍一用勁就能引起右腹部劇痛。大約23日上午,分管一號監室的惡警宮廷芳指使羈押犯人隨某等用鐵鏈、銅鎖、手銬、腳鐐等刑具把馬醫生捆綁在木板鋪上,他們稱為「死固定」,幾乎全身不能動:用鐵鏈勒住雙臂腋下向兩邊拽,勒得繃緊,用手銬銬緊雙手腕固定在小腹,雙腿伸直,雙腳用腳鐐並銬著固定。期間惡警宮廷芳吩咐殺人犯劉天輝看著馬醫生,意思是別出了意外不知道。他們這樣折磨馬醫生20小時,期間馬醫生不能進食,不能入睡,雙臂劇痛,渾身出汗。

第二天早晨宮廷芳吩咐犯人把手銬撤去,仍戴著鐵鏈、腳鐐(鬆了一些)。此時馬青春醫生雙臂腋窩下被勒出血痕,血痕下大片皮膚淤血青紫,手腕被勒出血痕,腳踝部勒破皮,腰部酸痛難忍,不能動彈。一年過去了,馬醫生腋窩下的鐵鏈疤痕清晰可見,手腕、腳踝部的疤痕亦可見。

大約5月27日,惡警王寶綱(時任所長)指派宮廷芳繼續用「死固定」折磨馬醫生7小時。包括「死固定」在內,馬醫生被固定在木板鋪上一週,期間大小便由他人接,馬醫生進食很少,每天只小便一次或兩次,五天沒有大便。解開固定後,和其他人一樣被逼迫著做奴工,每天幹活15小時。

看守所非法關押馬醫生30天後,本應無罪釋放。國保大隊惡警尉海波、呂建剛拿著釋放書卻把馬醫生帶回黨校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

接下來半個月的時間裏,「六一零」人員不許家人看望,尉某仍多次毆打馬醫生。期間「六一零」惡警還打了馬醫生的父親,並驚動當地110出警。「六一零」不斷恐嚇馬醫生的父親,說要判馬醫生重刑。之後,老人由於被恐嚇過度,精神崩潰,加上聽信壞人謊言誘騙,配合惡警非法勞教兒子。國保「六一零」不許馬醫生向煙台勞教委員會詢問,未經正常法律程序,在馬醫生本人和家屬未簽字,所列證據不合法的情況下,非法勞教決定下來的第一天,就匆匆把馬青春醫生送去勞教所繼續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