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陽惡人迫害蓋光起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山東萊陽大法弟子蓋光起,男,現年56歲,學大法後,身心受益無窮。99年7.20中共邪黨瘋狂迫害大法後,蓋光起多次進京上訪,為大法鳴冤說句公道話,遭到地方惡人多次非法關押,強行勒索、酷刑折磨,三年非法勞教、暴力洗腦等迫害。

吐著藍火燄的大電棍直朝他的面部、嘴伸過去……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原嵐子鄉派出所張少華、劉京濤帶一幫惡警傍晚時分,非法闖入大法弟子蓋光起家中,將他與另一位大法弟子一起劫持到鄉派出所,隨後將全鄉大部份學過大法的人全部抓到鄉政府逐個問:「煉不煉啦?」說不煉了立即回家,說煉就不准回家。蓋光起和另外十幾名大法弟子都堅持說煉。他們就把蓋光起用手銬銬在鄉政府院子西邊一棵大樹上,因樹太粗,手銬很難銬上,這伙惡人喪心病狂地強行銬上,手銬勒進皮膚,然後惡人揚長而去,到飯店大吃大喝。兩個多小時後,蓋光起大汗淋漓,全身像從水裏撈出來一樣,幾乎暈過去。鄉幹部一個個奸笑的說:「還煉不煉?」「煉!」傍晚,他們把蓋光起非法關入縣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蓋光起堅持煉功,不配合迫害。一次犯人都出操去了,蓋在屋裏打坐煉靜功,一個巡邏的惡警(名字不清楚)發現,用高壓電棍從門洞伸進來電蓋光起的手指頭(正加持手掌平伸),蓋光起毫無動靜,惡警嚇得立即回到辦公室和其他警察說:「8號有個法輪功真厲害,我用電棍電他手指,他一點都不在乎。」一個姓楊的說:「你那是電棍的電不足,看我明天去收拾他。」

第二天中午剛吃過飯,姓楊的惡警拿了一根特號加長充足了電的大電棍,到8號監室外,指著正在院子裏的蓋光起說:「就你是法輪功?」蓋笑著說:「對!」 「你煉煉我看看。」蓋光起說:「行,你看看!」說完就開始煉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全所的工作人員都出來看,監號的犯人也都趴在窗上、門上望。剛煉不到一半時間,楊說:「停下!」蓋心想:「我能盡聽你的?你叫煉就煉,不叫煉就停?說甚麼也得煉完第一套。」

當蓋光起把第一套功法煉完後,楊指著旁邊的犯人說:「把他押過來!」立即上來三、四個犯人扭著手揪著頭髮將蓋強行擁在大鐵柵欄門上,楊目露兇光,從背後拿出大電棍,吐著藍色火燄,直朝蓋的面部伸過去。蓋雙目緊閉,心中默念:「堅修大法心不動」。啪啪啪……大電棍從蓋光起的臉電到脖子,從脖子電到臉,蓋就是不吭聲!喪心病狂的楊下不了台,又將電棍捅到蓋的嘴裏電,仍無效果。

在眾目睽睽之下,惡警楊又掄起七、八十釐米長的大電棍猛砸蓋光起的肩膀、胳膊,邊打邊罵。旁邊一個惡警說:「別把電棍打壞了。」楊下不了台,就又繼續用電棍電蓋的頭、臉、脖子、嘴等處,不行又掄起電棍打,打完再電,大約持續近一個小時,蓋光起一直沒吭一聲,楊像瘋了一樣狂叫:「滾回去,給我擦一遍地。」

蓋光起當時不知講真相,只是消極承受,就立即回去擦地,剛擦2遍,只聽門「銧啷」一聲開了,湧進四、五個大漢,一腳將正蹲在地上擦地的蓋光起蹬倒,倒著拖到走廊上,四、五個人用皮鞋猛踢、猛跺蓋的全身,當蓋被打得近昏迷狀時,又將其拖到2號監室綁在死人床上,手、胳膊、腿都被鐵鏈牢牢捆住,一動也不能動,且不准拉不准尿,還不停地叫其他犯人用皮鞋一個勁的猛打,直到脅迫蓋光起違心地說「不煉了」才罷休。

惡警抓起牛皮鞋對著他左右開弓,鮮血順著嘴角流下來……

二零零零年正月,蓋光起第二次進京證實大法時,他和另兩位大法弟子準備把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掛在天安門城樓上,他先上去看看地形時,因胸前佩帶法輪章,被北京公安分局惡警非法帶到分局,問哪來的,因有第一次進京的經驗,一說出地方、姓名馬上就被當地押回迫害,蓋光起堅決不說姓名地址,惡警用打背銬、頭觸地、腚朝天、雙手長時間上舉不准動等種種刑法,也沒問出他是甚麼地方的人。

最後沒辦法,聽口音像是膠東人。傍晚時分,招遠市一夥惡人說:交給我們吧,寧可弄錯了,也不能漏了。這伙毫無人性的惡徒,就把160多斤體重的蓋光起硬塞進轎車後尾部,裏面全是塵土、空氣混濁,令人窒息。惡徒將蓋光起拉到其住處,將他雙手銬在暖氣管子上,開始酷刑折磨。一個五大三粗的惡棍氣急敗壞的掄起胳膊猛抽蓋光起的臉,左右開弓邊打邊罵,打了好一陣子,打累了,坐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兒,一想打得手疼也沒問出來姓名地址,馬上又惱羞成怒,像瘋了一樣,抓起地上的一隻牛皮鞋,對著蓋的臉耳、鼻、嘴左右開弓,用盡全身力氣猛打,鮮血順著蓋光起的嘴角直流!一個多小時後,蓋光起被迫害的面目皆非,鼻青臉腫滿臉是血。最後仍沒問出結果。

打人兇手沒辦法,打電話給萊陽駐京辦事處說:「這有個法輪功,怎麼折騰也問不出哪裏的,聽口音可能是你們那兒的?」萊陽惡人一聽,馬上開車來了一看,認出是蓋光起,隨即將他劫持到萊陽駐京辦事處,一個幹部模樣的人問:「蓋光起,回去還來不來啦?」蓋說:「不還大法公道,我就要來!」對方大怒,立即叫蓋光起蹲在地上低頭不准看,用鞋底猛擊蓋頭頂邊打邊問:「來不來?來不來?」蓋始終說:「來!來!來!」一個字比一個字堅定!

最後那個傢伙不知用甚麼東西猛砍蓋的後腦梗處,蓋頓時兩眼發黑,發出驚人的慘叫,在場的惡人嚇懵了,急忙問:你怎麼啦?你怎麼啦?你是不是有甚麼病?蓋光起立即說:「我是大法弟子沒有病,你剛才用甚麼東西打我打的。」那個惡人說:「你現在沒有病,你以前也沒有病?」蓋光起立即說:「哎呀,我煉功以前不光有病,而且還得過不只一種病。」「甚麼病?」「年輕時得過胸膜炎,晚期化膿已腹水,險些丟了命。四十五歲那年,幫鄰居抬肥豬,把腰扭傷,脊椎脫位,差點殘廢,每年反覆兩次,一次比一次重,有癱瘓的症狀,多虧我得了大法」「好了,好了,不用說了,看來這裏沒辦法收拾你,等回去吧!」

當天晚上,在往回押送的火車上,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蓋光起成功走脫。在身無分文的情況下,又討著飯第三次踏上了進京護法的征程。

惡警舉起凳子朝他的頭砸下去,凳腿飛了一地……

2000年4月份,蓋光起在潭格莊鎮與部份大法弟子開交流會時,被惡人舉報,被當地派出所非法劫持到當地派出所。當天晚上原嵐子鄉政法委委員於洪文帶一夥人氣勢洶洶趕到。一進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手銬把蓋光起銬在暖氣管子上,蹲不下直不起腰,然後於洪文像一頭暴怒的野獸一樣,用雙拳猛擊蓋的頭部、兩腮、脖梗處,用腳猛踢胸部、兩肋,場景令人觸目驚心,邊打邊罵,髒話不堪入耳。一直打了近一個小時,直到蓋嘴角直流血水、奄奄一息才停下。

第二天天亮,又將蓋光起非法押送到縣看守所迫害,蓋光起不配合、不簽字、不畫押,一直絕食、絕水抗議。在絕食第七天上午,萊陽市「610」一姓劉(劉凱)和另一名惡警(姓名不詳,個子不高,圓臉)提審蓋光起,劉先用軟的以關心的口吻說:「蓋光起你圖甚麼吃這個苦,不吃飯、不喝水,把身體弄壞了誰替你遭這個罪,練點別的氣功還不照樣身體健康,為甚麼非得煉法輪功?算了吧!」

但當聽蓋光起回答說:「砍頭不要緊,只要真善忍。抓起我一個,還有更多人!要我不煉法輪功,門沒有!」這時,旁邊那個惡警氣狠狠地說:「活埋了你!」蓋說:「怕死不修法輪功!」對方暴怒隨手抓起一把破椅子,朝蓋的肩膀猛砸下來,只聽「砰」的一聲,對方又舉起凳子朝蓋的頭部狠命砸下去,只聽「轟隆」一聲,凳子被打爛了,凳腿飛了一地。

蓋光起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後,萊陽「610」又非法將蓋光起轉移到城南村一個洗腦班迫害40餘天。期間原嵐子鄉於洪文與一姓遲的鄉幹部曾三次竄到洗腦班毆打蓋(每次都是拳打腳踢、邊打邊罵)。每次臨走都說:「使勁煉,有空我就來揍你!」

40多天後,蓋光起不放棄修煉,又被拉回嵐子鄉政府大院最後一排房子的一個小倉庫裏,銬在排椅上,扒光衣服,以於洪文、李曉東為首鄉幹部用皮管子、木棍等狠命輪番抽打蓋光起,打得蓋光起後背、臀部、大腿沒一點好地方,長時間青紫發黑。折磨一下午,打累了才罷休。

在非法關押期間,每頓飯只給2半饅頭和一點鹹菜。最後鄉黨委副書記李曉東和於洪文看拿蓋光起沒辦法,就竄到蓋光起家恐嚇蓋的家屬:必須交5000元錢才放人,否則蓋光起不用想回來!蓋光起的家屬在鄉政府的淫威恐嚇面前,無奈的把家裏進貨的2000元錢和向親戚借的3000元交給了鄉幹部,甚麼手續也沒給,蓋光起才被放回家。

先後被綁架到邪惡勞教所、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嵐子鄉派出所趁蓋光起進城進貨回來的半路上,在嵐子鄉水泥廠南攔車,強行將車上的蓋一腳踢倒,戴上手銬拉到派出所猛打一頓。蓋光起質問:為甚麼非法抓人?所長張少華氣急敗壞地將一摞傳單猛摔在地上,惡狠狠地說:「看看,這就是證據!」然後不等蓋分辨,把門「銧」一摔走了,下午又將蓋光起非法送進縣看守所迫害。十天後,一天晚上半夜,將蓋光起不給任何手續與其他三位大法弟子押到山東王村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五年正月二十二日,蓋光起和妻子正在家吃中午飯,萊陽市「610」夥同姜曈鎮派出所李通等,開兩輛車,以談話的名義將蓋光起劫持到萊陽黨校洗腦班,非法關押47天,蓋光起絕食抗議綁架,不配合邪惡的任何指示要求和命令。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大法弟子整體正念加持下,2005年3月8日上午9點10分,蓋光起正念闖出洗腦班。

善良的人們、敬愛的父老鄉親,在中共邪黨統治下,做一個好人何其難,修「真、善、忍」竟能遭到如此迫害!按憲法賦予的合法權利辦事竟能受到這般迫害!一個小小的鄉幹部就敢隨便抓人、打人、亂罰款!真是天理何在,正義何在?!

敬愛的父老鄉親,在共產邪黨的統治下,中國人民的「人權」何在?「信仰自由」何在?!共產黨的幹部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侵犯人權、為所欲為,這不是標準式的無法無天嗎?

張少華:原嵐子鄉派出所所長
其妻:張東紅 龍禧食品有限公司職工(原萊陽糕點廠)
其兒:張斌 萊陽試驗中學學生
宅電:0535-7219209

於洪文:原嵐子鄉政法委委員(現姜曈鎮副鎮長)
其妻:萊陽火車站電信局職工
宅電:0535-7213618

李曉東:原嵐子鄉政工書記
宅電:0535-7219363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