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門前的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我是瀋陽市的一名普通大法弟子,現在想就瀋陽市皇姑區邪黨法院和和平區邪黨法院,對大法弟子非法開庭迫害一事,我們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發正念的親身體會,談談自己的一點感悟:

一、皇姑區法院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們接到同修通知,明天(二十二日)皇姑區法院,對大法弟子陳新野、趙湛波兩位同修非法開庭迫害。因為我們對皇姑區法院的地理位置不清楚,接到通知後,我便和孩子(大法弟子),馬上趕往皇姑區,通過他人指點,我們找到了皇姑區邪黨法院,在那裏我們發了四十分鐘正念就回家了。第二天,我們八點剛過來到了皇姑區法院,剛一進門,屋裏已經來了很多大法弟子了。我覺得一樓人多,便直接上了二樓,二樓上也已經有很多人了。我們找了個地方開始發正念。這時我聽到身邊的人議論著,我得知他們都是同修,因為他們提到的人名都是被綁架同修的名字。為了能看到被非法庭審迫害的同修一面,我們又來到了一樓,這時一樓裏的人更多了!屋裏已經站滿了人,樓梯上也是,南邊有個小走廊也都是人。一看法院門前與門外兩旁也站有大法弟子,我們找個角落面對牆開始發正念。過一會兒同修被帶進來了,警察喊著「靠邊」「靠邊」,推著同修往前走。認識他們的同修和他們親人都喊著他們的名字,很多同修都落淚了。我伸手撫摸了一下同修的胳膊和衣服也落淚了(我們的情都沒有放下)!雖然我不認識他們,但這半年來,通過真相材料上的照片,和他們的經歷,我對他們已經很熟悉了。那天同修出現的場面真的很令人吃驚,是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所從來沒有過的,對邪惡是個極大的震懾,是它們所無法意料到的。我心中的震撼也是無法言表的!

遺憾的是那天的場面令有一部份同修太激動了,話太多了。

下午一點多鐘,我有事離開了法院,剛一出門,停著的警車門拉開了,下來一個警察,笑著對我說:你走啊?我也笑著答應了一聲,我看到車裏還坐著幾個警察,他們都在打盹,其中一個警察睜開眼睛,向我點了點頭又閉上了眼睛。在大法弟子的強大的正念場之下,這些警察已經沒有了邪念了。我想勸那位下車的警察三退,他正在接聽手機,他見我看他便向我擺了擺手,示意再見。我等了他幾秒鐘,心想算了吧,這是個特殊的地方還是注意點吧,便走了。回想起這一念之差,卻錯過了一個生命被救度的機會。

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皇姑區邪黨法院對吳葉鳳等六名大法弟子(後來得知趙國良等三名大法弟子沒在其中)進行非法開庭迫害,通知要求:大法弟子這次不要進到法院裏面發正念,要求在法院外圍發正念。不管在哪裏發正念我們都是主角,早上我們來到了皇姑區法院,邪惡這次也做了充份的安排和部署,法院門前站著好幾個警察,他們驅趕著來往的行人,不准靠近法院門前,還有「六一零」等人員在門前走動著。因為皇姑區法院沒有院,大門口就是馬路,兩旁都是商鋪飯店等,這次大法弟子來的更多,聽說連撫順、蘇家屯等地的同修也參與了。大家三三兩兩一群一群的來回走動著,說話的人少了。看得出來還有很多農村同修也來了!天氣很冷,看到他們心裏很感動,大家都在默默的發著正念,互相之間傳遞的就是眼神和微笑。到了下午走動的大法弟子都定下來了,法院門前路兩旁,站滿了大法弟子,人們不再走動了,大家站在那裏,面對法院,形成了一道神聖的風景線。大法弟子一個個像巨神般站在那裏,真是一副神畫!此時好像空氣都凝固了,都被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場所抑制了。邪惡沒有了藏身之地,受不了了。惡人叫囂著:不審了,明天大搜捕……等,一幫一幫的竄到了法院的北面,真是黑壓壓的一片。這場面引來了很多圍觀的群眾和附近的居民。人們詢問著:出了甚麼事了?怎麼來這麼多警察?警察躲閃著人群,他們在歸堆,不敢面對人們的詢問。我們大法弟子開始向圍觀的人們講真相,告訴他們今天法庭上發生的事情(法院非法開庭審判迫害大法弟子,而且不准大法弟子家屬旁聽、不准律師到庭為大法弟子做無罪辯護等),並且向人們講述大法洪傳全世界的形勢,告訴大家天滅中共就在眼前,三退保平安的天理……大法弟子講著、補充著。邪惡已經受不了了,顧不了這些了,紛紛上車逃跑了。

幾天以後,趙國良等四名大法弟子被免除一切刑事責任無罪釋放了。十位律師也聯名將皇姑區邪黨法院以安檢為由剝奪律師辯護權一事提出控告,並強烈要求依法查處責任人。

這是師父的大慈大悲,大法的威德,也是同修整體配合的威力(當然也包括很多同修長期堅持發正念的結果),更是恩師對弟子們的鼓勵和呵護。

二、和平區法院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一點,和平區法院對古春英等四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開庭迫害審理,我和孩子中午十一點來到了和平區邪黨法院,有很多同修早上就來了,聽說有很多撫順同修也來了。和平區邪黨法院整棟大樓面臨大馬路,這座大樓和居民樓是一體,所以它的後面是居民樓,我們圍著和平區邪黨法院走了一圈,找個地方開始發正念,十二點剛過,邪惡開始行動了,幾輛警車圍著法院停下來。還有很多警察帶著協勤人員在四處巡查,監視、看守。法院附近的十字路口、飯店、招待所、棋牌社、居民區大樓頂部平台等都安排了人員看守。連報亭也要進去看看!還有的警察指揮協勤人員到附近的居民樓棟查看,他們顯得很恐懼、膽怯,有點像熱鍋上的螞蟻。對邪惡的這些虛張聲勢,我們已經司空見慣了,用「視而不見」都不足為過。大家都在默默的求師父加持發出最強大的正念,解體這裏的一切邪惡,搗毀邪惡的黑窩……。

我們一直沒有得到被非法開庭迫害的同修的消息,直到六點整體發正念結束,我們也結束了針對和平區邪黨法院發正念。我們錯誤的認為六點以後法院不可能繼續審理了,可是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六點以後到八點,邪惡對李闖同修進行了非法開庭迫害審理。得知這一消息後,我陷入了深思,深深的為同修的孤獨無助和每時每刻都在痛苦的煎熬中感到難過,也為自己沒有對同修負責感到愧疚。回想自己身邊的同修被惡警綁架時,自己能連夜發正念一宿不睡,把同修的事情當成了自己的事,那時是因為同修的一切材料都是我送去的,我怕牽連到自己,才不惜一切的去做。而今天,邪惡對同修非法開庭審理迫害,沒有任何結果我卻不能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負責到底,我感到自己是那麼的自私那麼的狹隘和為私為我,想到自己的距離、境界和過失,心情沉甸甸的。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和平區法院對大法弟子楊淑卿、李芳芳母女倆進行非法開庭迫害審理,法院附近邪惡依然是部署嚴密、如臨大敵。對於邪惡的這些醜劇,我們大法弟子早已見怪不怪了,因為它們甚麼都不是,它們是在為我們存在,是在為我們沒修去的人心、執著在表演在存在。我們大法弟子又一次聚集在一起,心中是那麼的充實,正念是那麼的強,真有「搗毀宇宙中所有邪惡、唯我獨尊的氣勢」!在這裏我見到了幾位老年同修,我問其中一位同修:大姐,你有多大歲數了?他微笑著用手做了個「八」字說:八十多歲了。他還告訴我他是從很遠的地方倒了幾次車才來到這裏的!她的眼神中透著神聖和自豪,我還看到了有的同修抱著孩子,神氣十足的行走在法院附近、門前,在這裏,從每個同修身上,都能看到大法弟子的威嚴和神聖。

當我再一次行走到法院門前,看到警察、警車、和協勤人員時,我心中突然升起一種感覺,我突然覺的他們很可憐,心中升起一種慈悲和責任,一種救度他們的責任,覺的他們也是在被利用、被迫害之中,這裏也有我們沒有修去物質的因素,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點醒我、點悟我,這時我才察覺到這些年來,我從來沒有把他們當作可救度的人、可救度的眾生。儘管是身邊認識的警察也給他們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也盡可能的收集司、法、派出所等人員的名單、電話,但都是形式上做的,沒有真正的慈悲於他們,甚至任何場合看到他們都覺得很討厭、很反感,心中生出一種恨,一直把他們當成邪惡,這也是導致大陸邪惡一直囂張,大法弟子被迫害嚴重的一個因素,想到這些我一下子悟到了一層理,我的身體一下子輕鬆了,一種物質去掉了,我站在那裏發正念,心是那麼的平和,真是像一潭淨水,是我從來沒有感到過的。

今天我把這些點滴感悟寫出來,也是想提醒所有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不是指在法院附近家裏發正念和上班、有特殊情況的同修)都走出來、參與進來,在這裏你會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大法的神聖威德,大法整體的威力,你的思想會得到熔煉,得到昇華,也是我們整體在提高、在昇華,你也在其中,這是不可錯過的神聖機緣呀。

個人體悟,層次有限,如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