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件事情體悟明法理的重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自己在修煉過程中,自認為能時時用法來指導自己修煉,可最近遇到的兩件事情,我才認識到自己仍存在法理不明的地方,有些只限於口頭上,並沒有從思想中真正做到。

(1)對「真」的最新認識

在中國大陸,我可以說是一個知識份子,每年都要取得「繼續專業學習」證明。今年我單位領導因為我搞個體生意,就中斷我的繼續再學習,報名時不讓我知道。當我知道此事時,已經學習結束開始發證了。我親戚知道後都說該領導最壞(此人多次整人,確屬最壞中的一個)。當時我的思想翻騰著:如果我沒有得到「繼續專業學習證」可能不允許上崗,就等於失業了一樣,也就甚麼都沒有了……,此人真壞、真惡。

正當我有點憤憤不平時,立即想到自己是一個修煉人,怎麼能這樣認識問題呢?應該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衡量這件事情。即使他對我不公,我也應該對他「善」,對他「忍」,這樣我心裏明白也能把握好,可怎麼用「真」來衡量他呢?這時我糊塗了。難道他真是壞人嗎?這是常人的認識啊!那時我無可奈何的想:「如果是我欠了他的,我就還了,也可能自己在這方面有執著心才遇到這樣的事情;或許是自己不該得到這職稱,那就不要了。」

當我有時間再想這件事時突然悟到:用宇宙特性來衡量,欠了他的我還給他,這不就是「真」嗎?修去各種執著心,不也是「修真」嗎?失去不該得到的東西,不同樣是「修真」嗎?此時我才對「真」有了新的認識。當我再學法時又悟到:破除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不就是「返本歸真」嗎?也是修真的表現,時時為真理(佛法)說話不就是說「真話」嗎?放下私心,放棄自我,不也是歸真嗎?師父讓我們講真相,也是修真的過程。我們不講真相,就沒有修真,就不是「真善忍」法理指導下的大法弟子。看來我真的應該聽師父的話,做好師父要求弟子做的一切。這時我覺的自己這顆心徹底的放下了。

明白法理後,心裏好輕鬆。第二天朋友幫助我聯繫,告訴我可以破例繼續專業學習。我再次悟到:當我們處於魔難之中時,一定要從法理上提高上來,達到標準了,一切都迎刃而解。

(2)看修路、明法理、去執著心

前一段時間,我家門前修路,為了多要錢,聽說施工單位故意拖延時間,給大家的生活帶來不便利,周圍的常人都非常不滿。用法來衡量我很平靜。當施工單位鋪瀝青路面時,看到過路的行人踩踏沒修好的路面時,施工人員管也管不住。那時我心裏開始憤憤不平了:這路面還沒有修好,這麼多人踩踏,路面不就破壞了嗎?為甚麼不繞著走呢?特別是機動車在上面搶行時,好像我的心被車壓了一樣,特別心痛。當時都克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指責、辱罵、暴力等各種惡念不斷往上返,我認識到自己的執著心又暴露出來了。

師父講過:「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轉法輪》)我認識到:只有明白師父的法理,才能指導自己真正修煉。我想起了相生相剋的法理,也許是相生相剋的理才促成這樣的狀態,我為甚麼這樣執著呢?我認識到這是中共長期絕對化的灌輸的結果,要說好就全好,就不准說壞,要壞就全壞,中國人說甚麼、做甚麼都願絕對化,原來自己仍存在中共的毒素。

我又想起師父講的法,進一步認識到:鳥兒能在天上飛,魚兒能在水中游,它們的生存狀態是符合這一層法理的。魚兒你不讓它在水中生活行嗎?不行,因為它就是那樣的生命,所以才能做出那樣的事情。人也是一樣,他就那麼高的心性,才出現那樣的行為,你不讓他那樣做都很難。當明白這些法理後,我心中豁然開朗,那些不好的念頭消失的無影無蹤,明白師父的法理真清淨。

通過這兩件事情,我認識到:能找到執著心並努力克制它還不夠,能明白高層次上的法理才是關鍵。當我們明白高層次上的法理後,我們那部份就同化法了,後天形成的觀念和各種執著心還能存在嗎?它自動就消失了。我覺的明白師父講的法理最重要。

以上是個人層次的認識,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