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清除銷毀附著有共產邪靈的文化垃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徹底解體中共、徹底制止迫害,是正法收尾的必然結局。像大掃除一樣,從各層空間、各個方面清除共產邪靈和中共惡黨的邪惡因素,是我們大法弟子在這歷史的最後時刻助師正法的一項重要內容。也是我們平穩的做好三件事、儘量多搶救人的一個重要方面和重要方式。因此,我們要以大法為標準,本著對自己負責也為別人著想、為後人著想、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對共產邪靈的依附點和藏身處進行徹底的清除、剿滅。盪污滌垢,讓玉宇澄清,還眾生一片藍天!

我個人體悟,共產邪靈的依附點和藏身處,一是受中共邪黨操控的各級組織、機構和組成人員,二是社會上和家庭中那些思想不好的人和有不好思想的人,三是我們尚未修去的各種人心和執著,四是依附於各種文字、書畫、音像的文化垃圾製品等等。對於前列第一、二項,我們通過發正念、講真相、勸三退等證實法的方式進行清除;對於第三項,我們通過多學法、向內找、修心性逐步剿滅;而對於第四項,特別是在我們大法弟子生活空間場內附著有共產邪靈的文化垃圾製品,則應人人動手,立即清除銷毀,不給邪惡留下喘息之機和喘息之地。師尊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教導我們:「但是如果每個大法弟子不去針對個人、個體去講真相的話,不去在社會上去講真相的話,那麼常人表面的這種思想轉變過程,神不會給他們每個人做的,所以人表面的這方面的東西,大法弟子是要去做的。」從這一法理中我悟到,即使法正人間那一天來到了,神也不會直接動手給我們清除我們生活空間場內的文化垃圾製品。是人做錯了的,該人自己把它做回來。這也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和必須做的事情。在此我想把自己這方面的一點體悟與同修切磋,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走進大法之前,我是一個酷愛讀書且兼以寫作的常人。平生唯一好,就是藏書、集資料。將近大半輩子走過來,積累了不少。實修之後,用法理衡量,我知道這其中有很多不健康甚至是有害的東西。但對這些我親手珍藏的資料,現在要把它們其中的一部份甚至是一大部份淘汰、放棄,實在一時難以割捨。對它們進行清除、銷毀的過程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也是一個修煉自己、提高心性、不斷昇華的過程。記的剛開始,我曾一再自欺欺人的寬慰自己,認為這只是一個寫作人存儲的一些參考資料而已。師父和佛道神,一定能夠理解。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家庭修煉環境總是正不過來,弄的身心俱疲,苦惱不堪。慢慢的我發現我的這種心態不符合修煉人的心性,是屬於那種一手抓著神不放一手抓著人不放的情形。我把一大堆附著有邪惡因素和共產邪靈的東西保存在自己生活的空間場內,讓那些不斷散發著的黑氣和邪惡因素包圍、浸染著自己,我如何修煉、提高?於是痛下決心,清理書櫥,淨化環境。

因為我在走進大法之前曾信過幾年佛教,也研習過一段時間的基督教,一度還頗有心得,積累的資料也不少。所以我首先清理的是那些涉及不二法門的書籍資料。第二步清除的是共產邪靈和中共惡黨的所謂政治、理論類書籍,和為邪黨頭目們歌功頌德的那一類東西。那些整本的還容易辨別、剔除,而那些夾雜在其它書籍中的散篇文章和圖片,如果不是一本本的翻檢目錄、一頁一頁的過眼過手,有時還發現不了。有時一本不錯的書,扯下那麼幾頁、幾十頁或者封面、封底之後,還是弄的鬆鬆垮垮淘汰了。第三步清理的是那些誨淫誨盜、教人學壞的糟粕,以及那些涉及術數、命理、風水、面相等三教九流的東西。第四步剔除的是那些被邪黨文化浸染了的文學、藝術、哲學、歷史及社會、倫理、心理學方面的書籍、資料。

對於那些質次品和實用性不強的東西還較易割捨,最難下決心的是一些古本、孤本、珍稀本和精裝本。好多都是過去花高價托人從外地購得。好多外觀精美、嶄新的藏書僅讀過一遍。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拷問自己: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你今後還看不看、用不用、欣賞不欣賞這些東西?用大法來衡量,你把這些東西留給後人、留給社會、留給未來,合不合適?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由於自己悟性比較差,還受過師尊一再的慈悲點化。在最近的一次清理之前(今年四月下旬),我夢見家裏廁所的兩面黑色水泥牆壁上趴滿了好多蠕動的蛆蟲(現實中的廁所牆體是白的)。我甚覺愕然就四處搜看,發現兩面牆體上大約齊人高處各有一個小黑洞,那些骯髒的東西正源源不斷的從裏面爬出來!醒後我明白是家裏還有髒東西!於是我一個、一個房間的挨著牆體搜尋,也沒有發現啥。過了一會忽然悟到,臥室和書房裏(供有師父法像)靠牆擺放著的幾大櫃子藏書、資料,是不是就是那兩個滋生骯髒、腐敗物質的「黑洞」呢?我一時還拿不準,就記下了一個紙條擺在桌面上,提醒自己過一段時間後要再淨化一次書櫥。誰知當天夜晚又得一夢:客廳地上堆著一大堆淘汰出來的藏書、資料,我在點火焚燒。那麼多的書燃著後居然沒有起大火危及房子。我還推開窗子讓煙往外散。醒過來後我立刻明白了,趕緊放下手裏正做的其它項目,花了整整一天時間,逐櫃、逐格、逐本的把藏書、資料又翻檢了一遍,把那些附著有共產邪靈的文化垃圾又剔除了一百多斤。為了不讓這些東西繼續害人,我把它們一本一本的扯爛、撕破(一如以往銷毀的方式),然後請廢品站拉走。

其後我在學法、抄法時,師尊特地給我點示出了三段法理。而在此之前我曾多次通讀過這些講法,居然就是沒有注意到這幾段講法:「一般常人社會的課本,技術書等沒問題。但那些下流的,不好的書不用說保存,買都不要買,更不要看,嚴重影響人類的社會道德。那些氣功書只要不是我們這一門的一定不能保存。」(《轉法輪法解》)「普通的一個常人畫一筆,我就知道這個人是個甚麼人、他有甚麼病、有多大業力、思想情況、家庭情況等。而被畫的人也在畫中充份體現出其本人的一切思想和他身體所帶的一切因素,包括業力的大小。誰把畫的這個人物畫掛在家裏,那麼畫中人物的業力也從畫中散發出來,這樣的東西掛在家裏,那人是在受益呢?還是在受害呢?業力是散發的,他和那個人是連帶的,是源源不斷的往掛畫人家裏散發的。人們看不見物體的連帶關係,其實人們都會感覺到不舒服。」(《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我覺的,這些附著、藏身於我們生活空間場內的文化垃圾製品中的共產邪靈和邪惡因素,實際上就是舊勢力邪惡迫害的一個組成部份和能量來源。徹底解體中共、徹底制止迫害就必須徹底清除、銷毀這些附著有共產邪靈和邪惡因素的文化垃圾。如果我們大法弟子對自己生活空間場內的這些附著有共產邪靈的文化垃圾熟視無睹、無動於衷,任憑它們向外散發著黑氣,滋生著那些骯髒、腐敗的物質毒化我們的空間場,把我們包裹、浸染在其中,那麼,在你修煉的整個過程當中,甚至在你臨近圓滿的最後關頭,你不僅可能會不斷有干擾、迫害或麻煩事出現,而且你的圓滿也極可能在最後被毀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