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清理邪黨書籍及相關資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前文我曾寫到我的耳朵隨著喜歡聽好聽話的執著心的去掉,困擾我兩年多的耳朵奇癢、流膿水的病業也隨之好起來。但過了兩天,發現兩隻耳朵裏那些敗物雖像兩張皮一樣脫落下來,但就堆在耳道裏。表面上不流膿水了,但時常還在發癢。

到底何心、何物還在作怪?學完法後,靜下心來向內找,找了一大堆心但都不準確。今天早晨發完正念又睡了一會,朦朧中似乎看見一爐燒旺的火正在焚燒那兩張皮和敗物。醒來後為之一振,心想是師父在幫我,還想師父夢中肯定在點化我甚麼,但一時還未曾悟到是甚麼……

早晨吃過飯,就想今天上午不出去,想再次清理書房(已清理五次)。在清理相冊時,發現38年前的相冊裏竟鑲嵌著邪黨毛頭的兩張像片,我即撕下來焚燒了。後來從寫字檯的抽屜裏清出了一枚邪黨的徽章,從集郵冊裏清出了多張邪黨毛頭、周頭、朱頭和幾次邪黨召開邪會的紀念郵票多張,還有數本文學史料、教程及替邪黨歌功頌德的中長篇小說,隨即點起爐火將其焚燒和處理。

通過學法我曾經悟到,任何事情都是有連帶關係的。隨著以上事情的處理,我的兩隻耳朵真的不癢了,原來是邪黨因素在作怪,真是無孔不入呀!此時堆在耳道裏那堆敗物也像被清理出來了一樣。真覺得耳聰目明,那種感覺舒爽極了。

師父在《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中告訴我們:「普通的一個常人畫一筆,我就知道這個人是個甚麼人、他有甚麼病、有多大業力、思想情況、家庭情況等。而被畫的人也在畫中充份體現出其本人的一切思想和他身體所帶的一切因素,包括業力的大小。誰把畫的這個人物畫掛在家裏,那麼畫中人物的業力也從畫中散發出來,這樣的東西掛在家裏,那人是在受益呢?還是在受害呢?業力是散發的,他和那個人是連帶的,是源源不斷的往掛畫人家裏散發的。人們看不見物體的連帶關係,其實人們都會感覺到不舒服。」

近來,每當想到師父為我們弟子的付出和承受時,總被心底湧起的一股巨大暖流和感動包容著,我悟到,這就是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同修們,我們有這麼一位偉大殊勝、無所不能的師父,有這麼一部博大精深、佛法無邊的大法,有師父為我們精心挑選的護法神,還有師父賦予我們每個人的神通法力,這一切就俱足我們應對任何艱難險阻的能力,我們還怕甚麼呢?!還未走出來的同修,請趕快放下人心,抓緊跟上正法進程吧,否則瞬間即逝呀!

合十。不妥之處指正為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