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遷安市大法弟子梁秀蘭再遭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七日】河北省遷安市大法弟子梁秀蘭, 女,四十三歲,遷安市中醫院職工,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前後再遭綁架,現情況不詳。梁秀蘭曾多次遭惡警綁架,在洗腦班和公安局遭惡警電棍電擊、搧耳光等酷刑折磨。

在二零零八年五月,梁秀蘭因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救人,遭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惡警浦永來曾對梁秀蘭惡狠狠的說:「整死你算你自殺,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曝光我們更願意,領導好知道我們幹工作了。」說著把梁秀蘭兩隻手分別銬在兩把椅子上,浦永來和另一惡警每人拿一根電棍,不分頭、腳電了她好長時間,這一個惡警不讓她動,按著她,最後電累了,浦永來就睡了一覺。這時,梁秀蘭的手腕被手銬勒進很深,鮮血直流,手腕馬上腫了。

第二天下午,哈福龍又帶二個人,把梁秀蘭帶到施刑地方,把梁秀蘭雙手用一個手銬銬在後面,背朝上,背上放一把椅子,一個人坐在椅子上,一個人摁著,剩下兩個人一人拿一根電棍,坐在椅子上的往梁下身猛電,還往她的陰道電,還往她腳心等處電,上邊的人電她脖子、乳房等處。梁秀蘭被折磨的遍體鱗傷,胳膊上,大腿上青一塊,紫一塊,直到現在梁大腿裏面還都黑著。折磨完梁秀蘭後,哈福龍哈哈大笑,他們高高興興找飯店「慶功」去了。

之後,梁秀蘭又被綁架到看守所,由於他們的迫害,到看守所後,梁秀蘭每天都血壓高,頭暈。一天,梁秀蘭跌倒在地,抽搐,發燒,後來警察讓她回家,梁秀蘭的女兒來接她,都不認識她了。

在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下午,河北省遷安市惡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又撬開梁秀蘭家的防盜鐵門,非法闖入她的家中,四個惡警強行把梁秀蘭從家中綁走,並非法抄家。在遷安市種子公司洗腦班遭受迫害,梁秀蘭抗議非法迫害,絕食近四十天,後被劫持往遷安市中醫院時,成功走脫。

有一天,身體稍微恢復的梁秀蘭剛剛回到家中,再遭公安惡警劫持。惡警問梁秀蘭說:你還把我們怎麼電你的都上到明慧網,還說我們哈哈大笑。(指上文的事)梁秀蘭質問惡警說:我說的不對嗎?我一點都沒有瞎說吧?你們確實做過那些事,還怕別人說嗎?惡警又問梁秀蘭:你都對誰說過?梁秀蘭說:我見誰就跟誰說,說你們怎麼用電棍電的我,說你們的惡行。惡警們被說得啞口無言。最後,惡警問梁秀蘭:這回你想怎麼辦?把你送到看守所,還是洗腦班?梁秀蘭說:我哪都不去,我就回家。就這樣,梁秀蘭回到家中。

隨著身體的日漸好轉,剛剛準備上班的她再遭綁架,給原本生活很拮据的家庭又帶來了災難,使家人再度陷入痛苦的境地(梁秀蘭丈夫腦血栓不能上班,女兒上高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