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的悲慘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河北省遷安市有這樣一個家庭,夫妻本來都是九十年代的大學畢業生,膝下有一子,夫妻恩愛,家庭和睦,其樂融融。可是自從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這個家庭從此再沒有安穩過,夫妻聚少離多,孩子總是在缺少父愛或者母愛的環境中生活著,失去了童年的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年邁的父母,也因兒子、兒媳婦、女兒的多次被綁架和非法勞教,而整日鬱鬱寡歡,愁眉不展。

這個家庭就是遷安市大法弟子李青松一家,李青松現在仍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已有十五個月的時間了。

李青松原來在農經中心上班,工作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業務精通,人品出眾;在父母面前是個好兒子,從不跟父母大聲說話,總是順著老人的心願做事;在妻子面前是個好丈夫,對妻子體貼入微,關心照顧;在兒子的眼裏更是個好父親,只要是合理的要求,儘量滿足孩子,呵護備至,從不打罵孩子。就這樣一個好人,自從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已經是多次被非法關押。

他於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二零零零年年底,遷安市公安局在惡警隊長彭明輝的帶領下和單位一同事,對其進行非法搜家,搜出一本《轉法輪》,並先後把李青松和妻子帶到公安局,強行寫保證,並對李青松非法拘留十五天,罰款三千元,對他的妻子罰款一千元。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公安局多次提審李青松,惡警彭明輝、王士武(已於二零零九年正月遭惡報死亡,年僅四十八歲)對其進行扒光衣服,用電棍電擊生殖器的迫害,用皮帶抽打一百多下,彭明輝對其妻子也同時用電棍進行電擊迫害。

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單位領導迫於邪黨的淫威,不斷給他施加壓力,在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遷安市國保大隊長彭明輝,惡警浦永來、哈福龍等人,和李青松的單位聯手把他和妻子共同抓到看守所,而後對其勞教一年。在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裏,李青松受盡了諸如坐小板凳、三個電棍同時電擊等酷刑迫害。在李青松和妻子被非法抓捕後,遷安市公安局又進行了非法搜家,並把一台價值五千元的電腦強行沒收。

在二零零三年九月初,李青松和他的妻子在發放大法真相傳單救人時,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夫妻雙雙再次陷入牢籠,夫婦兩人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個月後,又轉到洗腦班,洗腦班是共產邪黨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場所,在這裏的大法弟子不准互相說話,吃、喝、拉、撒、睡都在工作人員的監視下進行,長期沒有任何人身自由。這裏的大法弟子只要煉功就被打,打人最狠的、罵人最兇的是「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組織,類似「文革」期間的「文革小組」)的頭目楊玉林,他對李青松拳打腳踢,謾罵侮辱。李青松在轉到洗腦班半個月後,眼睛視網膜不明原因出血,在家人強烈要求下被釋放回家。妻子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1年零2個月的時間,遭受毒打,三天三夜不讓睡覺,洗腦迫害,眼睛出現視物模糊,雙下肢麻木,沒有知覺。

可是邪黨對李青松的迫害仍然沒有停止,罪惡的魔爪再次伸向李青松,他於二零零四年再次被綁架,沒有任何法律程序,被直接送往唐山市荷花坑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後又轉到邯鄲市勞教所,在邯鄲市勞教所中又遭到非人的迫害,衣服被打的都是大窟窿、小窟窿的,血漬斑斑,至今身上的傷疤還依稀可見,二年期滿後,在家屬強烈的要求下,邯鄲勞教所勉強放人,但是遷安的惡警們又把他關押在遷安市洗腦班,幾天後才回到家。

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其妻子因發放大法真相資料救人,再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又被勞教二年,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市開平勞教所。還差幾個月的時間就可以與家人團聚了,可是還沒有等到回家,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遷安市的惡警們又在傍晚翻牆闖入李青松的老家,將姐弟二人都綁架到遷安市洗腦班,姐弟倆絕食抗議非法迫害,二十多天後,再次先後闖出洗腦班回家。

可是,幾天後的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遷安市的惡警們再次綁架了李青松,又遭到了電棍多處電擊的迫害,內衣內褲又都是血跡斑斑。李青松被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至今,已經十五個月的時間了,期間遷安市法院幾次開庭,因為李青松無罪,但是遷安市法院仍不放人,造成了嚴重的超期羈押的現象,使無辜的好人在邪惡的黑窩內過著度日如年的生活,要求立即無罪釋放。

這是嚴重的違法行為,遷安市的相關人員已經構成了犯罪,在此正告那些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們,趕快清醒吧!如果再繼續參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上天給你們的機會越來越少了,當報應到來之時,已沒有後悔的機會和時間了,好好想想吧!是你的命值錢?還是你短暫的權力值錢?假如命都沒有了的話,其它的你又能談的上甚麼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