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心路上的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

信師信法闖過病業關

修煉後我多次過病業關。幾年前的一天晚上,突然胃痛,接著又拉又吐,從晚上十點多開始,折騰到下半夜三四點好了。開始疼時就像有匹脫韁的野馬在胃裏翻騰,上下跳,疼了一身的汗,肚子如刀割,疼痛難忍。這時我腦子裏只有一念,聽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我咬緊牙堅持,心想師尊說了「佛多大本事啊,一個佛一揮手,全人類的病都不會存在。他為甚麼不做呢?何況那麼多佛,他為甚麼不發慈悲心叫你病好呢?因為常人社會就是這樣的,生老病死就是這個狀態,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都是業力輪報,你欠了債就得還。」(《轉法輪》)心中有法,感覺馬上不一樣,這難似乎沒有那麼難熬了。

所以我每次過病業關時就是用一顆堅如磐石的心,信師信法,這樣也都能順利闖過去。

講真相

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下午,天氣很熱,我和同修一起到一個離家很遠的地方講真相。路上我們遇到一個看上去像個退役軍人似的男士。我邊發正念邊走了過去說:「大兄弟,這麼熱,中午沒休息呀?」他說「我在撿破爛……」我說「咱們碰見就是緣份,我告訴你幾句重要的話,你把他記在心裏。」他看著我點了點頭,我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好像沒聽明白,我又重複了一遍,他聽明白後,問我:「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他說:「上邊不讓煉不是嗎?」我告訴他:「上邊不讓幹的事情多了,它還不讓我告訴你怎樣保平安呢!」他點了點頭。我又繼續和他講真相。他說自己是部隊退伍的,還入了(邪)黨。我說我們有緣才遇見的,趕快退出(邪)黨組織。我告訴他為甚麼退黨能保命,不退,將來就要為它送命。他高興的說:好好,快幫我退了吧,謝謝!我說不用謝,要謝就謝我們的師父吧。隨後我又給他護身符和大法資料,他很高興的走了。

家人明真相抵制迫害

「奧運」前夕,邪黨用盡招數迫害大法弟子。七月,某居委會委員找到我兒媳(常人)說:最近上邊來通知了,有你媽的名字。通知她別煉法輪功了。「奧運」期間不得外出,要求她來參加學習班。

兒媳回來告訴我後,我馬上找自己,想為甚麼出這事,同時請師父加持,全盤否定舊勢力,清除自己空間場一切黑手爛鬼,無論我做的怎樣,有師在有法在不允許它來干擾我。第二天,又來兩人,問我兒子(常人)「你媽在家嗎?」兒子說:「不在」,他們說:「你們怎麼不看著她呢?」兒子說:「你們回去看著你們的媽吧,我們家的人全都得聽我媽的。我媽是一個好人,你們為甚麼一次次找事?她那麼大歲數又看孩子又做飯,可身體很健康。你們的媽有幾個這樣的?」這兩人聽我兒子這麼說,氣呼呼的走了。

作為常人,兒子和兒媳的做的已經很不錯,就是不要對惡勢力妥協和讓步。他們也經常對人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