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哈爾濱阿城區國保大隊隊長陳玉好迫害詳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三日】我九七年三月份走進大法修煉,百病纏身的我像換了個人似的,折磨我多年的高血壓,心臟病,股骨頭壞死,腰間盤突出不翼而飛,癱瘓在床的我,也能下地走路了,像好人一樣,全家人都為我高興,兒女們看到我病好了,也都支持我煉功學法。可是自從九九年後我多次遭迫害。尤其是哈爾濱阿城區國保大隊隊長陳玉好於二零零八年一月將我綁架後強行送入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為給大法說句公道話,我進京上訪。在北京前門派出所,遭一惡警用警棍劈頭蓋臉的毒打,我全身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我被折磨迫害五天後,被我們當地玉泉鎮派出所和阿城區公安局的人押回,非法關在阿城區第二看守所,迫害二十五天後,才被放回。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晚七點多,我因去朋友家串門兒,順便給朋友送去燙頭用的吹風機,剛一進朋友的家門,就被早已蹲守在那裏的,以姜文力為首的四五個警察,連拉帶拽把我強行塞進警車。我被送到玉泉鎮公安分局,惡警把我手裏拿的吹風機搶走,我讓他們還給我,他們不給,而且說:「是作案工具,不能給你!」國保大隊隊長陳玉好又命令手下姓劉和姓閆的等四個警察,開車拉著我到我家非法抄家,這夥人沒有任何搜查證件。進屋就翻,床、陽台、碗架子、倉房都翻了個遍,抄走師父的法像、空白光盤、大法書、mp3,一次沒用過的打印機一台、兩個蓮花燈等私人物品。我不讓他們動蓮花燈,其中一警察說:「這蓮花燈在你們手裏是罪證,在我們手裏不算甚麼。」我問他們:「姑娘兒子都回來過年團聚,這是我們的喜慶日子,難道我們過年掛燈掛福字還犯罪嗎?」我不讓他們搜,制止他們,他們根本不聽!這哪是人民警察,簡直是土匪強盜,把我家的床板全都掀開了,一看啥都沒有,翻箱倒櫃,折騰了一個多小時。陳玉好又派來兩個警察又到我家拍照,做假現場,故弄玄虛,目的是為了邀功,撈取升官兒,往上爬的資本。我被非法關押進阿城第二看守所八天,受到非人的折磨。整日吃不好,睡不好,吃的是苞米麵糊糊,喝的是白菜湯,看守所裏不給暖氣,凍的我渾身發抖。

二零零八二月一日早八點多,國保大隊隊長陳玉好夥同劉所長、林某某一共七個人開車把我和另一位同修送到哈爾濱第二看守所(鴨子圈),看守所的警察問我有沒有甚麼病,我說有高血壓,心臟病,看守所拒收。但陳玉好不死心,把我送到鴨子圈衛生所檢查,檢查結果是高血壓二百三,陳玉好還不甘心,又把我開車送到哈市第五醫院。有個姓李的大夫給我檢查,一量血壓也是二百三。陳玉好就對李大夫說:「能不能少寫點兒,把血壓降下來。」李大夫說:「不行,她這血壓太高,不能少寫!」陳玉好說:「少寫點兒白不了你!」李大夫說:「血壓太高,萬一出了人命,我們負不起責任,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兒!」陳玉好又說:「再研究研究!」把我又送回二所(鴨子圈)。陳玉好打電話給七處處長,就聽他在電話裏說:「怎麼也得把這兩個法輪功送進一個。」等了好一陣兒,陳玉好又把我送到哈市四所(公安醫院)。在去公安醫院的途中,就聽陳玉好在電話裏請示七處處長說:「是把她們打成團夥,還是單個處理?」那位處長說:「乾脆把她們打成團夥,這樣你功勞大,好競爭處長!」到公安醫院,因我身體不合格拒收。陳玉好央求公安醫院的高主任無論甚麼辦法也得把我收下,當時,院方向陳玉好提出條件,要五千元錢。陳玉好說:「沒帶錢,先收下行不行?」就聽高主任說:「明天你們必須把錢送來,不送錢,明天就把人接回去!」這時,跟陳玉好在一起的劉所長對我說:「你欠的國保大隊的這筆錢,傾家蕩產,賣房子賣地也得還!」這樣,陳玉好為了往上爬,把我硬塞進四所(公安醫院)。那個七處的處長打電話給陳玉好說:「這回你可立了大功了,我們開表彰大會你也來參加吧。」陳玉好說:「我就不去了,別讓法輪功再給我上惡人榜!」

在哈市四所我被非法關押八個半月,後被轉入二所關押迫害。期間,陳玉好帶人向我的家人勒索敲詐三千元錢。我的家人問陳玉好:「我們也不該你的錢,你朝我們要甚麼錢?」陳玉好敲詐未成。

我在哈市二所(鴨子圈)被非法迫害三個月後,於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放回。

再次正告陳玉好及其他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們,你們不能再戴著偽善的面具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為了升官發財而不擇手段,這不僅會害了你們自己也會殃及你們的親人。善惡到頭必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從內心深處決裂遠離這個惡魔(退出黨、團、隊組織),不做中共的陪葬!給自己留條後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