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合洗腦班的一切安排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最近看到《明慧週刊》第三百六十一、三百六十六期兩位同修提到解體洗腦班的問題,因為我深受洗腦班的迫害,下面我把我的經歷和大家交流。

我曾被非法關押的洗腦班有正、副主任,正主任主管學員,副主任主管生活;有一名公安專管追查從學員家裏抄出的真相資料等;還有幫教和保安,一個學員配兩個或兩個以上幫教,保安人員比幫教還多。

大法弟子被綁架到洗腦班後,首先就是隔離,除幫教和陪住人員外,不許跟任何人說話。早餐前、晚飯後,在指定地點散步,有陪住跟著,各段都有保安把守著。早飯後,主任、幫教、陪住這些人集中開會,保安在學員房門前來回走動看守著。他們開完會後,由幫教帶著學員上課、看錄像,看完後討論,要不發言,幫教就指名,如果你順從他的安排,一切都聽他的指揮,那就一步步迫著你走入他的圈套。學習一段時間後,他就讓你寫認識,實際就是讓你寫「保證」。這是關鍵的一步,我認為這一步不能參加。第二步是公安找談話,追查非法抄出來的東西的來去處,我認為甚麼都不說。

零七年初我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我準備不配合他們。第二天幫教要我去看錄像,本來錄像我就不想看,看完了,我聽他們發言。我提出找主任,想走,不想繼續參加學習。主任來後,我告訴他說:他們的發言太可怕了,我不參加這種學習。從那以後,幫教就不找我了,讓我在宿舍裏待著。過幾天,又讓我在宿舍看錄像,我跟主任說:我不看。從此有一個多月沒找過我。在我思想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我那種自私、求安逸的思想陷在舊勢力安排的變異思維方式中思考問題而不自知。當時我沉不住氣了,認為這樣下去,我甚麼時候才能回家,就這樣自己把自己打垮了。就像《明慧週刊》第三百六十一期同修說的「洗腦班為何長期的辦下去,其實很多事情都是我們自己的人心促成的」,同修說的太對了。

我平時感到自己在法理上理解的還不錯,從九五年修煉到現在,已經十多年了,無論在任何艱難情況下,我一直堅定信師信法。九九年「七﹒二零」後,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我一直堅持做,從沒間斷過,也從不因為自己歲數大了就放鬆要求。有時也會因為後天觀念障礙著我,修去執著與各種人心做的很不夠。特別被綁架到洗腦班後,生生世世形成的私心根深蒂固,正念稍一放鬆,不知不覺就被私心所左右,就不假思索的承認了邪惡的迫害。

通過學法和看《明慧週刊》在法理上的交流,我深知修煉的嚴肅性,我更應該明白無論甚麼時候,作為一名大法弟子都不能做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給自己修煉路上留下污點。

在修煉路上,我和同修比還有很大差距。同修的文章點醒了我,促使我想寫這篇稿,給自己提供一次學習和提高的機會,同時也讓同修看清邪惡的迫害手段,面對邪惡會更清醒、做的更好。

對不配合洗腦班邪惡的安排,把我過去沒有意識到的寫出來。要理智、清醒的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始終由正念正行主宰自己,行為才能走正。在法的指導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正念破除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要放下生死,隨其自然。我們在做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不應該害怕,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們,特別是對待幫教的騷擾。「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想,大家都能用法理和師尊的要求去做,整體不配合洗腦班的一切安排,那麼洗腦班不就解體了嗎?在洗腦班期間要堅持發正念,除否定舊勢力外,對洗腦班人員發正念最好是集中在某些人身上。記的我在洗腦班發正念時指定某某人,他迫害大法弟子,這樣效果會更好。能使他、她們嘴爛、牙痛、腰背都直不起來,很難受,很想更快離開。

我認識一位在洗腦班很堅定的同修,她不配合邪惡,最後她沒寫「保證」就出來了。寫一段她跟幫教對話:同修說:你說他不好,那是你的認為。我認為大法好,我就要堅定修煉下去。幫教要她寫「保證」,她說:你讓我寫甚麼「保證」,這是你做人標準。她又說:不符合大法標準,所以我不能寫「保證」,我不能做對不起大法和對不起師父的事,你讓我做違背大法的事我不幹,因為大法是最正最正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