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轉化」的認識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1日】看到同修在明慧網發表有關如何正確對待「轉化」的文章,我也來談一談自己的認識。

同修在有關文章中例舉了很多「轉化」的「類型」。形形色色,千奇百怪。把這些邪惡曝光出來,讓其無處藏身,是對它們的一個有力的消除,這對幫助為其所困、所騙,尚在魔難中的一些同修從法理上清醒過來應該是有用的,對在某些問題上有模糊認識的同修理清思想也會有所幫助。

但是這些「轉化」的「種類」太多,太複雜,看了不一定記得住。如果把這些作為常人式的「預防針」是不合適的。破除複雜的表象尋找根本,我發現唯一指導我們的,能讓我們清醒、堅定的在正法之路穩健前行的唯有法。每個人的路不同、執著不同、邪惡鑽空子的方式方法不會相同,在邪魔面前、任何人這一面的聰明、辦法、對策,都沒有用,都不堪一擊。同化了法的本性一面、以及尚在同化中的一面只有時時不離開法,才能清醒、理智、智慧的看清邪惡的無數欺騙伎倆,才能做到對宇宙真理有堅不可摧的正信。

在勞教所時、面對形形色色的各種欺騙、謊言、邪悟,我根本不去在其中與它們糾纏,我知道我頭腦中裝的是法、那麼任何邪惡在這裏就沒有立足之地,我不停的背法、背我所能記住的師父所講的一切。在任何時候,那怕是惡徒強制我們訓練時我都在背《洪吟》或經文,沒有任何生命在任何時候有任何辦法能阻止我每天靜心學法。在因為自己的執著有漏而造成的魔難中,我最痛苦的是我在正常環境時沒有將《轉法輪》背下來,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天天靜下心來學法,但是師父講給我們的都是法,在那個特殊環境中我不斷的從《洪吟》、還有經文中明白法在不同層次的內涵,時常為突然體會到師父的慈悲和明白又一層法理而淚流滿面……。由於堅持不斷的靜心學法,讓我體會到了法偉大的內涵。法賦予我智慧,各式各樣的謠言、轉化者的歪理在我面前顯得極其拙劣、可笑。很多時候我頭腦中會清晰的自動反映出我以前沒有背過的法的某一句、某一段,讓我明白那些歪理錯在哪裏,是如何斷章取義,歪曲事實。讓我如此深刻的理解到「博法理可破謎」和「法能破除一切謊言」的更深內涵。正是因為心中時時裝著法所以才能從那個環境中堂堂正地走過來,而沒被那些歪理、邪悟等所迷惑。同時我看到的所有在那種嚴酷的環境下沒被「洗腦」的同修無一不是在任何環境都能靜心學法的。無一例外。師父說:「再艱苦的環境、再忙的情況下,都不能忘了學法,一定要學法,因為那是你們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證。」(《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其實轉化中出現的種種所謂邪悟都是另外空間舊勢力和邪魔爛鬼極度敗壞的思想在那些放不下執著而被鑽空子的人這兒的真實反映。這些想法不是被洗腦者自己先天本性的真實想法。他們中很多人在接受那些歪理的時候是神志不清的,主意識極弱,他們背後真實地存在著迫害、控制他們的邪惡因素。而這一切都是由於有放不下的執著所造成的,最初,因為各種放不下的執著、怕心,他們自欺欺人的有意邪悟時,其內心是痛苦和掙扎的,任何一個生命都有明白的一面,更何況一個曾在大法中修煉過的人,師父根本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不管以前是誰、和舊勢力有甚麼「簽約」、舊勢力安排了甚麼。在「被轉化者」走向反面的初期,都會以各種方式點化、阻止,挽救。只是他們自己逐漸放棄了自己,而被邪魔控制、代替……。

面對轉化中出現的歪理邪說以及落入這種圈套的人,我們應該清醒的認識到其背後一定有邪惡的生命和因素,不管我們能否看到,我悟到此時都一定要堅決的發正念鏟除其背後的邪惡物質存在,我在勞教所時不管面對邪悟者、惡警、惡人及那些烏七八糟的誹謗材料、音像製品,我都是持繼不斷的發正念。我天目看不見,但我從法中明白:任何東西,哪怕是一句話在另外空間都是物質存在的,所以對邪惡要堅決正念鏟除。

印象最深的是兩件事:一是有一回惡警強迫我們聽一份偽造的所謂「揭批材料」,那一次我稍微放鬆了自己,發正念不堅決,就被鑽了空子,感到了很不好的東西,頭暈。我立即加強正念鏟除,但用了很長時間才消除這種狀態。後來聽好些同修說起也有同感。不同的邪惡破壞能力不同,對待任何邪惡都不能掉以輕心。

另一次是一個姓X的猶大,此人當時協助惡警「洗腦」不遺餘力,堅定的同修有機會就勸誡,但其毫不醒悟。有一回,我因不配合邪惡被「罰站」。此人看到後,假惺惺的表示同情,說想跟我談談心,並說去找兩個凳子,「坐下來談、真心交流交流」,我當時清楚他想動甚麼腦筋。他走後我動了一念:這不是講真象的好機會嗎?如果他還有救,讓他來找我吧。後來他來了,口裏說:「說服我,說服我」,表現一付謙虛的樣子,但又一張口露了馬腳:「你們師父如何如何……。」我一聽非常難過,我堅決的說:「你連師父都不認了,我們無話可說,凳子你拿走。」他發現說漏了嘴,慌忙改口:「就叫師父、就叫師父。」我看著他真是可悲又可憐、轉念一想既然來了說說也無妨,我發現他的歪理一套一套的。不知怎麼,在說的過程中,我忽然想到他背後可能有壞東西,動了怕心,一念之差我馬上就感到頭暈起來了,我意識到不對,我心裏喊:師父,幫幫我!……同時對此人發正念,頓時、我感到頭頂上一股熱流通透下來……頭腦一下就清醒無比,那一刻我知道了慈悲的師父時刻就在我們身邊啊……。然後我聽他說:哎喲,頭怎麼這麼暈呢。

後來,他完全在認認真真的聽我說了、以至於圍在旁邊的惡人都發現了這個問題說:到底是誰給誰講啊?他走的時候我看得出來他有些戀戀不捨……。

接受了所謂轉化的人,由於執著從順水推舟的主動邪悟,到最後一步步的被邪魔控制,逐漸迷失了本性真我,越陷越深……但他們真正的生命是何等悲傷,但他們畢竟又不同於其他的生命,偉大的師尊以無量慈悲等著他們迷途知返,他們的眾生苦苦期待他們的猛醒……。我們用正念鏟除迫害、控制他們的邪惡,從法理幫助他們清醒、重樹正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