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對待被所謂「轉化」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0日】我的姐姐曾經很精進,在2000年10月去北京正法,被抓後在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轉化」,2001年中秋節前因「表現」好,被提前釋放。她多次在中央電視台亮相,說了許多不好的話。

她回來後,本地一些很「精進」的同修對她很反感。在和她談了幾次不歡而散後,都紛紛表示不想再和她接觸了。

當時我覺得她會回到大法中來的,只是時間的問題,可是一年多過去了,情況沒有變化,我對她的態度越來越不好,直到春節前,一位和她同去北京的男同修K告訴想和姐姐談談,他也覺得姐姐一定會回來的。春節期間K和姐姐談了一次,K告訴我談的非常好,在談之前他做了充份的準備,提前幾天每天發正念清除自身的不好的因素,也清除姐姐身上不正的因素,但他去之前也不知道結果會怎樣,結果談的狀態非常好,彼此都在看自身的不足。雖然姐姐對發正念和清除舊勢力的安排這些問題上還沒有認識到,但已經有了很大的轉變,而在這之前去談的同修,有的幾乎要和姐姐吵起來。

後來K告訴我說:你姐姐並不像你想像的那麼不好,有很多都是你自己的觀念。當時我發現真的是這樣,我只看到了她的不好處,而沒有看到她任何的優點,這種觀念讓我一見到她就覺得彆扭,我以前和她談的時候也是爭的面紅耳赤,後來索性不談這個問題。通過K的話,我發現了自身的狹隘。我們沒有「邪悟」,邪悟者確實有自身的根本執著,而且可能還對大法做過非常不好的事,可是要更大範圍、更徹底地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我們就不能計較這些,自己的慈悲要能容得下他們,並且自己的正念要有足夠的威力去糾正他們。試想,「邪悟」者也是受了邪惡的迫害才會那樣的呀,他們也是受害者,我們大法弟子應該有慈悲心,應該慈悲他們,而不是看著他們滑下去而袖手旁觀,坐視不理呀。他們沒有完全喪失理智的時候,是知道大法弟子純正的狀態是甚麼樣的。所以如果我們對他們產生厭惡、無可奈何的心理的時候,他們能夠感受到,我們抱著這種心理去和他們談,只能把他們越推越遠。

我改變了想法,我認識到了從前對姐姐包括本地區其他被「轉化」的人的不正確/不夠善的態度,我知道自己錯了,我的思想打開了一片新的天地,那種不好的物質以及這種物質形成的場去掉了。今天K對我說,你姐姐打電話告訴我:我妹妹現在對我的態度非常好,好的不得了。我聽了感到很驚訝:我說我沒和她說甚麼呀,只是日常的一些話而已,也沒有甚麼噓寒問暖的。我立刻明白了,我對她的看法轉變了,她明白的那一面能夠感受到,當我們真的對一個人好的時候,你真的不需要說任何的話她就能夠知道。

由此,我想到那些遲遲還沒有歸正的「邪悟」者,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由於我們這些未「轉化」者對他們的那種排斥的心理,認為他們無可救藥了,形成一種障礙,如果我們沒有這些觀念,真正用一顆寬容、慈悲的心來對待他們,我想他們一定會回來的。

(註﹕本地區被「轉化」或「邪悟」者,沒有一個是出來以後故意和同修接觸,然後再出賣同修的,給他們看師父新的講法和新經文,也沒有舉報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