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真的發自內心去對別人好的時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1日】當我真的發自內心去對別人好的時候,我就突破了自我,我就是在法上的狀態了,這時再來體悟師父講的「洪大的寬容」的內涵才更是真切的。

當我真的發自內心去對別人好的時候,我那瞬間的感受是:太偉大了,太美妙、太輕鬆祥和了,同時也是自在如意的狀態,這時的我會笑自己昔日有為的死死固守自我觀念的一切所為,真是發自內心的感到想笑,在笑著的理解和寬慰中告別過去的不悟。

當我真的做到用心去對別人好的時候,我已經就跳出了人的時空限定,雖然身體還在人中體現但我的思想卻已經是不在人的各種放不下的雜念和觀念的束縛與拖累之中了,已經不再被其控制了,我此時是歸真的,溶於無量無際善的法理之中的,在這樣的純正、歸真的狀態中,再來學習師父講的法,再來發正念除惡,再來講真相救度眾生與在人的狀態中抱著人的觀念死死不放,拼命捆綁自己時所談的學法、發正念、救度眾生的效果是不一樣的,是有著非常非常之大的差別的。

在這種純正的狀態中時,我對法是百分之百的無一點疑義的,我的每一個細胞都溶於法中,師父法中的真正內涵也真實的打進我的大腦裏,刻進我的心中,使我真實的體悟到這法的精深、玄妙、圓融。

當我真的發自內心去對別人好的時候,我才是真正做到了聽師父的話,才真正體會到師父講「洪大的寬容」的內涵,在這樣的狀態下,我才看到任何矛盾都會在這樣的寬容與善的力量下而解體掉與不復存在。同時在這樣的狀態下我才衝出各種邪惡舊勢力的假象束縛,沒有怕的感覺,沒有舊勢力低下的各種邪惡安排的概念,我想不起來它們安排的怕與各種低能觀念,不是真想不起來,而是我感到我作為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太純正了,太聖潔了,太偉大了,它那骯髒、低能、變異的物質對我無法形成任何負重,也根本不配我來想起它,我也真的犯不上來想它。

舊勢力千方百計的最大限度的限制我們的能力,把我們限定侷限在它那種模式和框框中,就是怕我們純正出來,嫉妒我們偉大起來,怕我們覺悟起來,即便它所謂的幫我們「提高」也是在它那種陰險的妒忌本性下的一種虛假的表演與造勢罷了,它為了達到它那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是真的。而且是不擇手段的不惜毀掉它自身以外一切生命為代價的。

看透了它們的本質,看清了它們的一切邪惡與變異我毫不猶豫的徹底放棄它們的所強加給我的一切安排,我就是要純正起來,我就是要覺悟出來,我就是衝破你舊勢力的束縛釋放發揮我純正本性的威力與能力,我就要用那顆真心用純善來寬待、容忍別人,包容一切,用「真、善、忍」的力量來善待一切。

當我真的發自內心去對別人好的時候,我是真正幸福的,我是溶於無限永恆之中的,我是真正融入了大法的美好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