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煉功 全家都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二零零三年,我有幸得大法。得法前周身大小病二十多種,吃不下飯,走不動路,睡不著覺,總覺得人生沒有甚麼意義,又苦又累的。學法後,慢慢悟到一些法理,對人生的意義才有了一些認識。

兩位老學員給我洪法,講法輪功的好處,我聽後就感覺良好,吃了一個大饅頭,回家又吃了一大碗麵,這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兩週後,偉大的師尊就把我所有的病都給淨化了,至今五年多時間我沒吃過一粒藥。

剛開始煉功時,丈夫怕邪惡迫害,極力反對,還以離婚相威脅。不久他見我不僅一切病都好了,體重增加了,脾氣也好了,尤其是高度近視的我,現在連眼鏡都不用戴了,也就不反對了。

一九七五年我就可以說是高度近視了,左眼600多度,右眼700多度,一米開外就看不清人了。現在學大法後,晚上看小本的《轉法輪》都很清楚。師尊還點化我三次不用戴眼鏡了。前兩次眼鏡往下掉,我不悟,又扶上去;第三次就掉到地上摔爛了,我才悟到是師父點化不用戴眼鏡了。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這話一點不假。不僅我本人通過修煉體會到了大法的超常,全家人都受益匪淺。我煉功後,自己一身的病好了不說,連丈夫幾十年的痔瘡也好了,腰椎盤突出也好了。

兒子開車出兩次車禍,尤其是在石中場那次,可以說是神奇歷險。當時前面飛快的駛來一輛摩托車,車上坐著三個人,摩托車路線走錯了,與兒子的汽車相撞。

兒子後來說,在那一瞬間,看見三個黑影一下彈起三米多高又掉下來,兒子都嚇哭了。媳婦來叫我,說兒子出車禍了,我當時的第一念是:「沒有問題。」

趕到現場一看,地上躺了兩個人,另一個是輕傷。人們忙的不可開交,有的掐人中,有的翻眼皮。但我一點不怕,我彎下腰去給地上兩人說:「快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會有問題的,一點皮外傷。」

人們叫了救護車,把傷者送到縣醫院住了一晚,受傷的三人都覺沒甚麼問題,要求出院。其他病人都說我們運氣太好了,神佛供的高。其實這一切都是師尊保護我們。我想,不管是新學員還是老學員,只要是真誠學大法的,都有很多神奇故事的。

我自己受益了,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才對,所以得法後,我也與老學員一起出去講真相。我們利用買菜、購物等一切方便條件,向世人講大法的美好和神奇,講惡黨的邪惡嘴臉以及「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命」的天機,許多世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惡的各種組織。

我哥是邪黨老黨員,有五十三年黨齡,從當少年兒童團團長開始就深受邪黨的毒害。我去過幾次與他講,每次他又是搖頭又是擺手,叫我不要說,說他一聽腦袋就發昏。一會兒又說,甚麼我都信,就是不信你們法輪功。對於這樣的人確實難度要大一些。

去年正月我又與另一同修去他家,我叫同修發正念幫他,我又去給他講,他還是不聽。我就坐下來開始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剛開始邪惡因素過來干擾我,使我心裏難以靜下來。我不承認這些,又加了一念:邪惡邪靈算個甚麼東西,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這樣一想,一下就感覺好了。

過了一會兒,我哥叫我給他調助聽器,可怎麼也調不出聲音來。我說助聽器壞了,我這有個小收音機(就是mp3),你聽不聽?他說能收幾個台?我說收全世界。他要聽一下。我給他調出《九評共產黨》給他聽,大嫂在旁邊也想聽。

幾天後,我哥來到我家,一進門就大聲說:「么妹,把本子拿來,給我寫起,我要公開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我被它欺騙了幾十年!」之後,大嫂也來參加我們小組學法。

幾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一直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遇到必要時就求師父加持幫助,我也明明白白的感覺到師父就在我們身邊。請師尊放心,弟子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抓緊時間救人,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隨師把家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