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掉了埋藏很久很深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看到師父對真相幣做出肯定之後,我就開始做真相幣,開始時是每天寫每天去花,後來就買了一台彩色打印(複印)一體機,做出來還真不錯,在網上瀏覽真相內容,查找更好的製作方法,有時在電腦前一坐就是一天,到下午了突然的想起了今天還沒有吃過飯。隨著經驗的增多做出的真相幣越來越好,從外觀到內容都很好,做出來會拿在手裏欣賞半天,所以就希望更多的人都來使用這樣的真相紙幣。把這個想法告訴了熟悉的同修,我也想辦法弄了不少零錢,這樣除自己用之外別人可以用整錢兌換,也可以拿零錢過來製作。同修拿來錢我會儘快的去做,不耽誤人家使用。

有一次去學法點學法,同修問我:「上次給你的錢呢?」甚麼錢,我想他說的是上個月的錢吧,我不是早就給你了嗎?怎麼今天這樣問?儘管自己儘量克制,但還是不由自主的反映激烈,說了些表白自己的話,並且還要求今後交接錢時走手續之類的話。完全不是修煉人的行為與狀態,儘管同修也說了可能是自己記錯了。雖然也能想起修煉人遇事向內找這句話,可這個時候「向內找」幾個字只不過嘴上念念而已,真正向內找根本做不到。幾天過去了還是平靜不下來,一次又要提這事時,同修表現出的「沒放在心上」使我突然間覺的自己這是怎麼了?這次從學法點回來我開始靜靜的找自己,我為甚麼會這麼激動,到底觸及了自己甚麼,執著根源到底在哪裏,這時開始向內找了。

既然在錢的問題上發生的事,是不是自己在錢的問題上有放不下的執著,想來想去覺得沒有啊,無論對誰在錢物上沒有跟人計較過,出手大方沒有叫別人吃過虧。的確是這樣,無論家人外人都是一樣,娘家婆家人多事也多,多少年來沒有過因為錢物的事有人說我不是的。對同事熟人也是這樣,平時裏給別人甚麼東西或幫了忙從不圖回報,但別人給甚麼或幫了忙倒是念念不忘,心裏總記著,回報了人家才能心安。大事小事只要是欠人家的心裏會不平靜,總怕欠了人家的,並且很是小心謹慎,想到這裏突然間覺得自己找到執著了,就在這裏。「但是我們也不能做謹小慎微的君子,老是著眼於這些小事,走路都怕踩死螞蟻,跳著走。我說你活著都累,那不又是執著嗎?」(《轉法輪》

已經走在了極端上,還不自知,還把它當成自己的優點長處「我不貪財」。為甚麼會這樣,細細想來,原本自己是個甚麼事也不愛放在心上的人,自小對甚麼事也不太跟人計較,不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可是發生在30年前的一件事使我至今還記憶猶新,那是學生時代的事,有一天坐在教室裏,無意中從自己的書桌裏摸著一張卡片(類似書籤),當時看來很精美別緻,我們這個班的同學都是農村來的,沒有見過甚麼,所以看到後都覺得新奇,傳著看,一段時間時不時拿出來玩,因是從我書桌中發現的,所以同學玩過後最後還是交給我,也就自然歸我了。有一天和往常一樣拿出來玩,正好臨班的一個同學也過來玩,看到後說這張卡片和她的一樣(當時自己怎麼想的現在記不清了,或許認為反正也不是我拿你的,或許認為你也沒說這個東西就是你的)沒接她的話,也沒給她。後來慢慢的感覺周圍氣氛不對勁,覺察到她們班同學的「奇異眼光」,似乎明白了是這張卡片惹的禍,這到底是怎麼到我書桌來的,是上大課(二個班集中在一個班上課)她無意放進去而後忘記了,還是有人開玩笑,還是誰有意的,這個同學又在背後說了甚麼?都是同學怎麼能這樣,這件事深深的刺激著我的心,逐漸在自己的心裏留下了深深的傷痛和烙印。但是後來隨著畢業分配各自分散,到了新的環境好像也就淡忘了許多。

隨著參加工作,這是事隔二年後的一件事,同宿舍的也是學生分配來的,上班早二年,關係也不錯,她休探親假,我下班回來看到她帶的土特產知道她回來了(我們都倒班,不在一個崗位),看到她帶回的炒芝麻糖覺得很饞人就吃了。後來見到她時看到有些異樣,看到常在一塊的另一個人也有些怪異,猜想大概是因這個事吧。在這樣的情況下不由的又勾起了二年前的傷痛,這時在自己的心裏深深的埋下了「人心叵測」「世事難料」的種子。自此之後自己變的小心謹慎起來,告誡自己別人的東西一定不能去碰,慢慢的在對待錢物上逐漸使自己走向這個極端,變的謹小慎微起來,戒備心變大,情願自己「吃點虧」也就成了自己的處世法則,幾十年來逐漸滲透到自己的生活中,也就變得自然而然了。

在「大鍋飯」的時候,公家的東西別人都愛拿,我就不拿或者很少拿,不是不想拿,是怕別人說,怕人懷疑的心理變得越來越典型,多少年來都這樣。記得以前一塊上班的幾個人商量著家裏安個電視天線(用鋁線握個圈接上信號放大器盒),一個開門市的人他那裏有信號放大器,人都熟悉,要了幾個放大器我們一人一個,他也痛快的答應了,後來各自家裏都安上了,可是不知怎的,自己心裏總放不下,後來就說出給人家錢的事,可是別人幾個根本沒有給他錢的打算。本來這個事一不是自己出面要的,二在工作之便經常幫他的忙,他是樂意給的,本不關自己的事卻要多事,弄得一塊的人還不高興。有時為甚麼東西互相推讓時,有人說我「小氣」我還不以為然,心想怎麼是小氣,我甚麼時候小氣過,心裏認為「財迷」好沾便宜的人才叫「小氣」。並且還用自己的這個「法則」去套別人,自以為這是為人自覺悟性高很仗義的表現。還不只這些,在親朋好友中,借了別人的錢會像心上壓了甚麼東西似的,念念不忘,買房子時丈夫借了朋友的錢,人家也說你儘管用吧,不夠再來拿,多少都沒問題。他很誠意也很有錢,丈夫也說不用急著還,甚麼時候有了再給人家,我卻不,湊一點給一點,不到一年的時間竟然還了四次才還清,說今天給人家,當天給不了,就打電話給丈夫催幾次。

還有禮尚往來上也是這樣,丈夫工作上接觸人多,打交道人也多,節假日帶些食品飲料之類的禮品到家裏來也算是正常交往,細細想來自己在對待這些事上也似乎有些反常態心理。拿前不久的一件事為例,丈夫在工作上幫了人一點忙,人家要到家裏來表示酬謝,帶了一點食用品,不認識家門,往家打了二次電話要我到門口接,我都沒去,丈夫打電話又催時才不情願的下去,態度冷淡生硬。對自己親人也是一樣,外甥剛結婚和媳婦一塊到家裏來,帶了禮品,剛進家門就告訴人家走時再把這東西帶走,弄得人家還以為是瞧不上這些東西呢。

像這樣的人情禮往本來是輕鬆隨便的小事,也要搞得如此嚴肅緊張,自己完全走上了另一個極端卻不自知,還以為自己待人接物上是個自覺性高的人,有一種「我不貪財我多好」的感覺。前幾天一個朋友過來玩,說起和某某一起經營時這個人在賬上借了幾萬元,後來她不承認想賴帳,我聽後也是憤憤不平,這人怎麼能這樣,要是我借了人家的錢會怎麼怎麼樣,用自己的「處世準則」衡量一切,並把自己作為「楷模」「典範」去反襯突顯別人。

為甚麼會偏激,為甚麼會極端,就是怕別人說自己好沾便宜,就是怕別人說自己貪財,怕這怕那,歸根到底怕損害自己的名聲,從而變相的用錢物來掩蓋作交換。這些行為表現不就是說明這個問題嗎?現在看來出現「真相幣」這件事情不正是對著這顆心而產生的嗎?觸動了自己護得很緊蓋得很嚴埋藏得很深的執著心,所以反映出來才會如此激烈。找到了就要暴露它,去掉它。這樣的謹小慎微有時也表現在其它方面,我知道這是執著的延伸,現在徹底去掉它,修煉人要的是坦坦蕩蕩。

寫到這要說的是近二天又遇到了類似上述的事,我留心自己的心理反映,發現很坦蕩,自然,輕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去掉了身上這種敗壞物質。

每個人在自己生生世世中,為了名利爭啊,鬥啊,為自己造下了多少業力,今生能得這千古難求的大法,多麼幸運,輪迴轉生中我們不說,單說這一生吧,以往在名利的爭鬥中跌了多少跤,摔了多少跟頭,受到多少損傷,可是都沒有得個明白。自跟著師父得到這大法,就叫我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明白了這法理:產生了矛盾就是在暴露執著,找到它好修去它,也就是去掉一直帶在身上敗壞了的物質。是師父給我們安排了修煉回歸路,法理講給我們,路指給我們,過程中又時時看護保護著我們,是師父慈悲的做著這一切,為我們去掉帶在身上不好的東西(業力,執著)。在我們身上操了多少心,付出了多少,誰又能知道。是師父拉著弟子的手在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每當我想到這些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止不住的往下流。師父啊,弟子有好多話要說啊,可是弟子又說甚麼呢?做好三件事吧,盡心盡力做好三件事,只有這樣,只有修好自己,救度我們的眾生,才能讓師父少操些心,多些欣慰啊。

層次有限,悟得不對,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