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女是來得法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我和老伴都是修煉人。孫女天緣(化名)出生的時候,我想,她轉生到我家可能就是來得法的,我們有責任帶好她。於是,她出生十天我們就給她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天緣現在雖然才五歲半,卻也經歷了修煉路上的風風雨雨。

《明慧週刊》刊登的《家有小弟子》一文對我有很大啟發,提醒我們不能自私,給所有做爺爺奶奶的同修們提個醒:別看孩子年歲小,他們的元神不一定小,生到我們修煉人家就是來修煉得法的,他們能聽懂法。現在我也想就我們如何帶好孫女天緣的一點小經驗和天緣的修煉小故事提供給大家,就算是交流切磋吧!

天緣在聽法的第七天,身體開始散發出一種茉莉花的香味,連續三天。兒子和兒媳都特別高興。他倆雖然未修煉但都非常支持我們,堅信法輪大法好。

那時,我們整天給天緣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只要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她就會安安靜靜的聽,很少哭鬧。她滿月的那天家裏來了親戚,沒有給她放師父的講法,她就哭個不停,怎麼哄都不行。我們後來悟到可能是因為沒給她聽法的緣故,就趕緊給她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她馬上就笑了。在這之前,有一天我們帶她出了一趟遠門,在那裏住了一宿,所以一天沒有聽法。回到家她用手指著桌子上的東西要。我們把桌上的一個玩具拿給她,她搖頭,我們把所有的玩具輪流都給她拿了一遍,她只是搖頭,最後我明白了,她指的是桌子上的錄音機,她要聽師父講法。我趕快放師父講法錄音,她才高興的坐下,靜靜的邊玩邊聽法。

天緣很小的時候,我和老伴就退休了,倆人在家帶天緣,時間充裕。我們幾乎每個正點發正念,偶然忘記發正念,天緣就會提醒我們坐下來發正念;走親訪友的時候她也會自己盤腿坐下,以此提醒我們講真相,那時她還不會說話。待她一週歲多點會說話了,我們就教她讀《洪吟》,二週歲時,《洪吟》、《洪吟二》都能通讀,指哪念哪,並倒背如流。知道的人都說大法太神奇了。

外甥女結婚我們都去了。五年級的外孫有兩個字不認識,天緣就告訴了他這兩個字怎麼讀,外孫不信:這個妹妹不到四歲,連幼兒園還沒上呢,怎麼認字呢?就去問奶奶,奶奶說天緣念的對,是那麼念。這時天緣開始給他背誦《洪吟》,所有在場的親朋好友都說不可思議,這麼小的孩子能背一百多首詩,每個字還都認識,真是太神了。天緣說:「這是法輪大法師父給我的智慧。」我和老伴藉此給大家講真相、勸三退,效果很好,很順利。

天緣四歲我們開始教她讀《轉法輪》。她非常認真學。開始時和我們用一本書,一個字一個字指著讀,剛讀到二十頁時,她說,我也要一本《轉法輪》,以後咱們自己讀自己的就行。我不相信,果然她拿起《轉法輪》就讀,有不認識的字就問。讀到第三講,她說:「師父在夢裏告訴我了,要我自己讀,不用別人教。」就這樣,整本書她全認識了。到去年底,她已經通讀了十遍《轉法輪》,一年多一點的時間她已經通讀了三十遍《轉法輪》了。另外,她還讀了二遍《精進要旨》,經常背誦《洪吟》和《洪吟二》。

因她腦子裏裝的都是大法,所以說話做事都在法上,比我們都強。每當我們執著心特強的時候她就會提醒我們,說:「有一個常人心不去都不能和師父回家。」每當我們外出遇上警車、路過惡黨黑窩她就發正念,她主動要和我們一起去發真相資料,把自己的零花錢存起來,交給大法弟子協調人。一次五元,一次十五元。協調人對她說,你太小了,錢是給你買吃的用的,給你奶奶替你收著吧。她說不行,這錢是做資料救度眾生的,誰都不能給。有時同修坐在一起切磋,說出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話(聊家常)時,她就說:你們的情太重了,我都不愛聽了。

零七年的秋天我們帶她去老家收秋。我們七人乘一輛農用車。當行駛到一個山坡時,因路崎嶇不平車翻了,連人帶車翻到一個坎下。老伴的腿被壓在車幫下,大姐急忙去搬車幫。只見大姐的手剛碰到車幫,車就正起來了,大家感到奇怪,這麼重的車怎麼會這樣呢?天緣笑著說:我求師父,師父就坐著大蓮花來了。師父在半空中,做著向上掀的手勢,車就起來了,說著她就學著她看到的師父做的手勢的樣子給我們看。當時我還不悟,就對她說:「快讓我看看,腿壞了沒有?」天緣急了,說:「看甚麼看,悟性那麼差,有師父保護著腿能壞嗎?」是呀,師父說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那天車上這麼多人,不但沒人受傷,就連一個碰破皮的都沒有。大家都說,真神了,從來沒有聽說過翻車不傷人的。法輪大法真好,真神奇。

天緣從小就敬師敬法,維護大法。每當我們給師父上香時,她就恭恭敬敬的給師父行禮,無論甚麼好吃的或自己最愛吃的都要請師父先吃,自己後吃。一次她高燒好幾天,眼都睜不開,沒有一點力氣,同修給她買了她特想吃的西瓜,她說先請師父吃,對我說:「記著把西瓜放到師父法像前。」

惡黨利用奧運會迫害大法弟子。七月九日,「六一零」、國保科二十多人以找其他大法弟子為名,闖入我家,將我和老伴同時非法劫持,關進看守所。我們求師父加持,不配合邪惡,並給警察講大法的神奇,惡黨的邪惡、黑暗,用善念讓他們選擇美好的未來。對邪惡的要求我們一概不配合。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當天我們就返回家中。回家後,兒子、媳婦、天緣告訴我和老伴說,我們被非法抓走後警察又抄走了大法書籍、光盤和師父法像。非法抄家時,天緣對惡警說:「不許拿走我家的東西,你們這是在犯法,要想國家好,請你們記住三個字。」當時由於兒子、媳婦拉著天緣,惡警還是抄走了大法書籍、光盤和師父法像。每當提起這件事,天緣就說:「我對不起師父,書讓他們(惡警)拿走了」。

自從晚上9點50分開始煉功後,小天緣就一直和我們一起煉功,五套功法每天都堅持煉完,有時她的腿痛的眼淚都掉下來了也要堅持一小時。

她自己給自己規定每天至少讀一講《轉法輪》,必須讀完後才能去玩。今年九月開始上幼兒園了,但每天堅持煉功、堅持通讀一講《轉法輪》。

小天緣五歲半了,從來沒有去過醫院。也有過多次發高燒,連拉帶吐的,有時還很嚇人,我們也有過擔心,其實都是我們大人做的不好,執著心太強,情太重造成的。好多次都是這樣,當我們悟到的時候,她馬上就好了。記得二零零三年非典流行時天緣才幾個月,她連拉帶吐發高燒,不睜眼,不吃奶,兒子和媳婦都嚇壞了,問我們去醫院不?我們說天緣是師父的小弟子,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一定不會出事;如果她去醫院,他們就會把她當作非典處理,那怎麼辦?那不是求了嗎?我們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這樣,第三天她就恢復正常。天緣雖然多次過病業關,在師父呵護下,她都非常堅強。她是開著修的,師父經常鼓勵她,她說:我甚麼都不要,我就堅信大法。

大法的神奇,在天緣身上的體現太多了,師父一直呵護著她,指點她回家的路。

天緣的故事,我們只寫了小小一部份,為的是我們大家共同帶好小弟子。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共同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