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對同修的一點建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近幾年,許多小弟子掉隊了,有的變的還不如常人孩子,有的甚至變的像常人中的壞孩子一樣壞。我也是小弟子,看到這種現象很痛心。

很多同修家的孩子小的時候都很好,和大人一起出去煉功、學法,迫害開始後,還有很多小弟子和父母一起到天安門證實法,講真相

小弟子一般的到了學齡期都要去上學,於是就有很多大人同修擺不正小孩學習與修煉的關係,使小弟子掉隊了。

常人講「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我們修煉人講「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可是有的大人同修在潛意識中感覺自己前途無望了,自己這輩子就這樣了,於是就把自己的期望寄託在孩子的身上。這顯然是常人的想法和執著。

上小學可能問題還不明顯,一旦到了初中,特別是高中矛盾就突出了。上了中學課程多,作業也就多,於是有的大人同修會對孩子說:「先學習吧!」或者是:「等忙過這一陣子,考完試再學法吧。」當然,是學生就應該好好學習,但是要知道該怎麼學。正常學習,努力工作,做好自己分內的事,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常人眼中大法弟子就是好,為我們以後講真相和給未來人類留下的道路奠定基礎。

但是大陸學校教的那一套黨文化的東西,對於以後工作謀生基本上沒甚麼用。惡黨最大的目地是用它給學生一遍又一遍的洗腦。我覺的大法弟子都應該明白這個基本道理。中國大陸每年有成千上萬的大學生找不到工作,中國的應試教育毒害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年,謀生的本事沒學到不說,就連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也被家長、學校以「學習」的名義忽略了。學校用這樣的黨文化來教育小弟子,請問大人同修:你們放心嗎?

再說,即使是從常人角度講對孩子的學習這個問題都不應該執著,更何況從修煉人角度上講。師父講過不要走極端的法理。在學校學的課程對理解法是有一定幫助的;大法弟子走的每一步都是給未來人留下的路。大法小弟子還是要上學的,但是修煉一定要放在第一位!只要大法弟子放下執著,擺正修煉與學習的關係,使小弟子也能處理好這兩者的關係,這對我們小弟子來說就是在樹立自己的威德。更何況大法弟子以後的路是由師父給安排的,誰都動不了。師父安排的當然是最好的,那麼大人同修你們還執著甚麼呢?

可能大人同修忙於做三件事不了解中國大陸學校的具體情況。學校是教育學生成人,或是培養人才的地方。「大學生」一詞曾在人們心中無比神聖。但是如今人類道德大滑坡,連學校也不能倖免。如今中國大陸的學校完全商業化了,學校挖空心思想著怎麼收學生的錢,學校之間互相攀比的只是「升學率」,全然不注重道德的教育。其結果導致校園暴力事件不斷,校園內談戀愛公開或半公開化,每年體檢時總能檢查出懷孕的女生,等等,等等。在這種環境的污染下,很多學生的思想也極壞,平時聊天都離不開色情、暴力之類。可以這麼說,如果殺人不犯法,還可能會有一些學生想去嘗試殺人呢。

小弟子每天長達十來個小時在這樣的環境下被污染著,加上長期不學法,怎麼還能保持良好的狀態?我見過很多小弟子上了高中或是大學後完全把自己混同與常人了,甚至像常人一樣壞。早戀,夜不歸宿,做些像常人一樣骯髒的事情。每每想到這裏我就無比的痛心。我不知道大人同修你們痛心與否。假如圓滿回家那天你們都走了,把自己的孩子丟下了,你是甚麼心情?很多小弟子投胎時(能看見的同修看到的)是看在你是修煉人的份上才投到你家的,希望你能督促他,使他能有機會在師父傳大法時修回去,免於淘汰。我們每天都講「救人」「救人」,卻連身邊的小弟子都沒救了,這能說我們盡到責任了嗎?

還有一個問題想和同修們交流一下,那就是關於校園內講真相的事。其實校園講真相應該是小弟子或者是大法弟子家裏的孩子做的。同修在家裏和孩子講明白了,孩子自己就可以去學校講。但是由於小弟子們做的不是很好(起碼我們地區是這樣)就使校園講真相情況相對來講就差。可能有些大人同修有思想障礙,怕小孩出去亂說影響到自己的安全。但是我們不能過份的謹慎,不讓孩子去講真相。小孩也是生命啊,學校的孩子們沒有機會明真相,將來他們被淘汰了不也是很遺憾的事情嗎?師父不是說了,現在的很多小孩其實是很有來頭的。

我建議小弟子在安全的情況下開開交流會,這樣對提高有幫助。前段時間我去參加了相鄰地區的一次小弟子交流會。雖然大家以前做的都不好,但是通過這次交流我看到了小弟子們都有精進的決心了。

交流會不要過於頻繁。有條件的地區最好是組織小弟子集體學法。因為小弟子每天在學校裏接觸的都是常人,平時學習緊張起來休息時間又少,不像大人同修那樣總能在一起交流。小弟子們通過互相切磋會使很多問題都得到解決的。

最後,我還想就真相資料的內容談談自己的想法。因我發現同修們印的資料很多都是教人向善的或者修大法後出現的一些神奇現象。常人讀後效果如何?

當今很多常人不信神。尤其是學校裏的這些學生,儘管看到資料他們會搶著看,但是沒有人相信,相反往往看後還說些不敬的話。他們覺的大法的那些神奇的事情是我們「編出來」騙人的,很多寶貴的資料就是這樣叫他們毀壞了不說,他們對大法的印象還是停留在電視上造謠宣傳的那樣。

所以我就想,發資料能不能因人而異呢?比如明慧週報的《晨光煦語》版,就是針對學生讀者的。如果有更多適合學生們的真相材料發到學校和學校周邊地區,就更好了。

想到這麼多,也就寫了這麼多。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