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找技術同修中找到我該修去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不懂技術的老年同修,所以每當遇到技術上的問題,就很想找技術同修前來幫助解決。因我地區有懂技術的同修這一方便的證實法的條件,而且打個電話就來,來後一般都是手到病除。客觀上,可能因為我遇到的技術上的問題,對於懂技術的同修來講,多數都是屬於「小兒科」,可主觀上,對於我來說又是個大問題,如不及時的解決、排除就會影響到我做證實法的事。所以,時間長了,在我思想中便產生了一種觀念:每遇到點技術上的問題,很自然的一念就是先想找技術的同修,以至於對此都形成了依賴和執著而還不自知。

最近的一天早上,我急需想從大硬盤裏面提東西(大硬盤好長時間沒用了)做當地真相資料,在提之前,我想到了技術同修說過,一般先用明慧網下載的升級的「小紅傘」對硬盤殺一下毒(即:掃描),防止有病毒侵入電腦。

這一掃描,還真的出現了「病毒符號」,一看還都是不認識的英文,我就傻眼了,同修是說過:要是病毒點「刪除」、要不是或叫不準的點「拒絕訪問」或「忽略」,也交待過在哪一行的位置上,可因為我不會識別哪個是病毒、哪個不是病毒,所以哪個地方都不敢點。怕點錯了,一是把有用的文檔給點沒了,二是興許會給電腦正常的運行造成影響,給下一步做真相帶來不便。於是,我一律點「確定」這沒事安全,結果是出現一個我就點沒一個,等掃描完了,一統計共點了九個。

這時我想:「怎麼這麼多病毒呀?乾脆大硬盤別打開了,文檔也別提了,還是先找技術同修來給看一看吧,我便將大硬盤彈出來,去公話亭給技術同修打了個電話:「你有時間過來一下?」她爽快的回答:「過一會我就來!」於是,我停下手裏的活,放心的等著技術同修的到來。可快要等到中午了人也沒來,心想:技術同修很忙,可能遇到了要緊的事過不來了,第二天她肯定能過來。我便安排做別的證實法的事了。到了第二天過去了沒來,第三天過去了,技術同修還沒來,我想:以往找技術同修最長的時間沒有超過兩天的,可這次是不是因為太忙把我打的電話給忘了?到了第四天早上,我有點著急,便給技術同修又打了個電話:「你今天有時間嗎?」同修反問我一句:「你等著著急嗎?」聽同修這麼一反問,我竟脫口而出:「我要不著急能給你打電話嗎?」說完我便把電話給撂了。

撂後,我很懊悔自己,今天怎麼跟技術同修那樣通話呢?這也是我以前從來沒有過的表現,話說的似乎是很隨意、很隨便的,但讓人家同修心裏會怎麼想,我意識到這話裏面竟隱藏著對同修未能及時來而存有不滿意、不慈悲的抱怨心、急躁心、不善的心嗎?這時,我的耳朵裏又響起技術同修回話反問自己「你等著著急嗎?」的聲音,這回話的反問,一下子敲醒了我。使我頭腦似乎有些發熱,但很清醒、冷靜。我有一種預感,它似乎是再用這種反問的通話方式提醒我甚麼?

我開始在自責中向內找,從中我發現自從找技術同修配合、解決技術上的問題,證實法以來,隨著時間的推移、次數的增多、頻繁,自己在潛意識中,還真的、不知不覺的對技術同修、對技術產生了興趣,並逐漸的形成了較強的依賴心。由於依賴心的形成,在做好三件事、證實法時,就忽略或很難做到「做事先考慮別人」(《轉法輪》)。一旦找技術同修,沒能如願而至時,就會用人的為私的心去分析、埋怨、甚至去傷害技術同修;由於執著也就很少能替技術同修著想:在一個地區,在技術同修甚少的情況下,一天之內將要有多少技術上的問題、多少技術開發證實法的項目、多少個人修煉環境上的和技術之外的人不可能知道的事,需要時間去做,而恰恰由於自己的依賴的執著,而佔去了技術同修那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救人的時間,你想這會給技術同修的修煉增加多大的負擔、帶來多少麻煩哪!這方面的教訓我地區以前也是有的。當然,這不是說遇到技術問題都不去找技術同修了,意思是說不要形成依賴和執著。

就拿我地區來說吧,如果同修都像我這樣,對技術同修依賴、執著起來,那麼技術同修不僅忙不過來,而且也是在干擾技術同修的修煉,說重了是在毀技術同修啊!因此,我從此次找技術同修的過程中,我十分清晰的悟到:每位同修都能修去對技術同修依賴、執著的私心,是多麼的重要。它不僅是為技術同修騰出寶貴的時間,去做更多的證實法的事,而且是真正的在為技術同修負責,說到底也是對自己做證實法的事負責,從整體上來講是對大法的負責,從而圓容我們師父所要的、同修所想的、自己所應該做到的。即:心性向著「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大覺者的境界昇華。

當我悟到這時,技術同修很快的趕來了。方知接我電話後,她又同時接到遠地農村同修的電話,急需解決。她一權衡,我遇到的技術問題一般都好處理,需要的時間短,早晚就能做;而農村同修遇到的技術問題多是費時的,又正好趕上是自己休息時間,處理完了也不影響工作,所以將我的事排在了後面。今天一聽電話那著急的樣子,也著急了,特請假趕來的。

聽後我十分內疚的對她說:「以後我儘量少找你,到網上去諮詢,給你多節省點時間。」她忙著說:「那可不行,還得多找我,我想過沒有?我能解決的讓明慧同修去解決,會給人家造成多少麻煩,那不是給人添亂嗎?況且我們同修之間還有一個切磋問題,這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有技術問題我當然要來,沒有技術問題我還要找時間來和你切磋呢。今天我就又沒白來,我也從你身上看到作為技術同修心性不到位的地方,你遇到的技術問題,我確實是當成『小兒科』了,可對於像你這樣不懂技術的同修來說,又確是個很大的難題,所以,我今後一定按師要求的去做,事事都不能敷衍。」

個人的點滴體悟,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