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劃卡員的錯誤選擇所造成的後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一個人一生都有無數次的選擇,幾乎所有的選擇都是自己作的主。有時由於自己的錯誤選擇,可能造成「一失足成千古恨」的結局,也可能對他人造成一種落井下石的悲劇。我們看看一個劃卡員的錯誤選擇所造成的後果吧。

這個劃卡員是山東濰坊高密市人力資源市場樓內的一個劃卡員工。由於這個劃卡員的錯誤選擇造成一名法輪功修煉者的死亡。

據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報導,山東省濰坊高密市大法弟子王麗,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到高密市人力資源市場樓內劃下崗失業補償金卡時,劃卡員看看王麗的卡,胡亂劃了一下,說電腦內數據出錯,與卡不符,叫王麗稍等,自己去到對面樓上給王麗查檔案。這個劃卡員沒走幾分鐘,開來一輛警車,下來兩個便衣將王麗拖入警車內拉走了。隨後把王麗非法關押在高密市看守所。

原來這個劃卡員不是去給王麗查檔案去了,電腦內數據根本就沒有錯,他這是去給派出所警察報信。這是高密市經濟開發區派出所與高密市人力資源市場樓內劃卡員工串通的結果。是警察利用其他人的工作便利條件進行犯罪的一種途徑。

王麗的親屬十月二十八日去高密市看守所送衣服時,被告知:「人已死亡,是心肌梗塞」。看遺體時卻發現身上傷痕累累。遺體存放在火葬場的冰櫃中,由四個武警看守。經多渠道調查得知:王麗被非法關押期間,拒絕回答提審惡警的非法審問,於是惡警對王麗嚴刑拷打,最終把她打死。

王麗年僅三十八歲,是原高密市鑄鋼廠職工,居住在鑄鋼廠職工宿舍。她從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為避免中共邪黨的抓捕,自二零零一年開始一直流離失所。

在這個案子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完整的犯罪鏈條:先有人誣告,後有人實施非法抓捕,遭到綁架後又遭到酷刑審訊,在惡人異常殘酷的施暴中奪走了王麗的生命。當然,直接致死王麗的兇手是真正的主犯,可是,那些協從者就不負有法律責任嗎?沒有對王麗的綁架就談不上王麗的被害,而沒有對王麗的惡意舉報同樣也沒有對王麗的綁架。所以,在這個案子中,我們看到真正的始作俑者正是那個劃卡員。

當然,沒有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就不存在這樣的問題。可是難道有了中共的迫害,參與者就可以逃脫自己的罪責嗎?行兇者逃脫不了,綁架者逃脫不了,誣告者也照樣逃脫不了。

對於這個劃卡員來說,他有多種拒絕助紂為虐的理由。他可以在警察要他配合誣告時就可以拒絕:作為一個劃卡員來講,他的工作不過就是劃下卡,給人發失業補償金而已,根本沒有義務去配合派出所這種利用他的工作條件去綁架他人的犯罪行為。即使拒絕不了,他也可以睜隻眼閉隻眼,只負責劃卡就可以了,怎麼還會找個藉口,先把王麗穩住,再跑出去通風報信呢?如果他真是一個有良知者,他完全可以告知王麗警方的圖謀。但是,種種方便的條件他都沒有利用,而是選擇了和警方配合去做這種落井下石的事。

作為這個劃卡員來講,他可能不會料到自己與警方的一個小小的配合會導致一個青年女士的死亡,也可能他至今還不知道被他惡意舉報的那個人已經死去。也很有可能因為他的誣告得到了一點獎金,但是自己拿到的一點獎金卻與一個年輕女士的死亡相聯繫,這難道不是令他痛悔終生的事嗎?當親朋好友們得知他這個人竟然是這樣的一副德行時,該怎樣鄙視於他?這是他沒有想過的。

在對大法弟子十年的迫害中,有多少人扮演了像這個劃卡員一樣舉報大法弟子的角色?幫助中共迫害善良,他們自己不就是受害者嗎?當這場迫害結束的時候,有哪一個參與者能洗清自己的罪惡呢?

法輪功修煉者們會記恨這些參與者嗎?不會的。在被迫害中他們心中掛念的正是那些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世人。他們節衣縮食、風餐露宿的講真相,不就是想讓同胞們都來認清中共的罪惡嗎?他們慈悲的淚水會為這些不知珍惜自己也不知珍惜他人生命的迫害參與者而流,因為後者是真正地在走向毀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