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兩次遭勞教折磨 精神失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訊員湖北報導)原大連理工學院機械系博士生黃紅啟,一個原本文靜的書生,只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遭到中共邪黨無休止的殘酷迫害;他曾兩次被非法勞教,在中共邪黨最黑暗的人間地獄中煎熬了五個春秋,遭受了無數的酷刑迫害, 身心受到極大摧殘,承受了常人難以承受的苦難,導致嚴重精神錯亂失常。

黃紅啟,男,三十八歲。湖北省武漢市黃陂藉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瘋狂迫害大法時, 正值黃紅啟在大連理工學院做畢業論文的最後半年。作為一名大法弟子, 他走出來講真相、護衛法,於九九年九月被遼寧省大連惡警綁架拘留, 同年十二月被非法勞教兩年半,被關押在大連市教養院,並被學院無理開除博士生學籍。在勞教所,他拒絕惡黨「轉化」,多次遭到惡人的毒打、頭頂扎針、皮鞭抽、電棍電擊生殖器、坐老虎凳等酷刑,耳膜被打穿而失聰,被野蠻灌食導致鼻子致殘。

二零零三年七月,武漢市國安再次綁架黃紅啟,用黑布蒙上他的眼睛多處轉移關押、恐嚇,並許諾十萬元現金等物做條件,威逼利誘他當特務,遭到他拒絕。惡警在六個月的時間就把他迫害得精神失常,神志不清,精神失常,極度恐懼,見到警車、警察就害怕,時時懷疑有國安跟蹤監控他,回到家中緊閉門窗,拉上窗簾,不敢外出。

二零零六年正月初一,黃紅啟乘火車去南方尋女友。正月初二的下午四點鐘左右,在州火車站被廣州鐵路公安處一黃姓惡警劫持,強行帶到位於廣元西路三十號, 廣鐵路公安處非法審查關押。二月十四日,黃紅啟的父母千里迢迢尋找到該公安處,惡黨人員那景寓、范紅濤稱:「因為黃紅啟手提電腦中有法輪功的東西, 身上帶有一本《九評》,所以被關押了。」

幾個月後,黃紅啟的家人接到廣州邪黨人員電話稱,黃紅啟被判勞教二年,被非法關押在廣州市花都赤坭鎮第二勞教所。黃紅啟在勞教期間再一次受到殘酷迫害,惡黨份子幾個人按住他的頭往牆上撞,按在地上跪著用腳踢踹他的腰部,心身再度遭受到極大摧殘,造成他精神加重失常,他的父母去看他,他語無倫次,不認識父母,而且酗酒抽煙,尤其發病時抽的更兇。勞教所害怕承擔責任,提前兩個月將他釋放。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黃紅啟從廣州市花都赤坭鎮第二勞教所出獄回家。黃紅啟回家後,精神極度緊張,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在家裏住,誰一提起他被迫害的事,他就嚇得渾身發抖,臉色蒼白,不敢回答。

儘管如此,黃陂區「六一零」的邪黨人員仍然不肯放過他。二零零八年六月,黃陂區「六一零」的副頭目韓貴武多次給黃紅啟的家人打電話,威逼黃的父母無論如何要把黃紅啟送到洗腦班,把人交給他們一夥去洗腦迫害,否則就去他家抓人。黃紅啟又一次被嚇得渾身發抖,想去躲一躲而又無處可去。最後因黃紅啟父母年老多病,「六一零」的不法之徒害怕出人命才放棄了此次惡行。

兩年多來,黃紅啟的病情時時發作。近期再度嚴重發作,感覺到處都是國安特務跟蹤監控他,把自家的家具、電腦、門窗都砸壞了,幾次在外面被人打得滿身傷痕。他的家人擔心看管不住他,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把他送到黃陂區魯台精神病院住院治療。

一個學有所成的優秀青年知識份子,竟被邪黨迫害至此。凡是得知黃紅啟悲慘遭遇的人,無不流下同情的淚水。

善惡有報是天理。其實,參與迫害的無知之徒是最可悲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