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修成大法的一粒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二零零七年,我外出賣梨,與我省趙縣的一個老鄉和廣東湛江的一個黑社會頭目同宿一室,我給他倆講法輪功是甚麼,講大法在世界的洪傳形勢,講天安門自焚的真相,講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那位老鄉說:大哥,我常年在外做生意,在家鄉有時看到標語和傳單很反感,特別是看電視演的天安門自焚案,使我仇視法輪功。今聽你述說,我明白了真相,請幫我退出中共邪黨的團隊組織。

那位黑社會頭目說:我從幾歲上學起,從來都是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小時候老師管不了,長大了老師不敢管。從十四歲就玩手槍,十六歲當海盜,有自己的快艇。往北京販賣海鮮時,吃喝嫖賭,吸毒,曾在北京橫行,後因賭敗落。又因做生意被騙,幾年來在各地派人追殺騙子。大哥,我這一生沒服過誰。跟你接觸以來,聽你給我講這麼多,我真的從內心裏佩服法輪大法,佩服你們這些煉法輪功的人。請幫我和我的幾個弟兄都退了邪黨的少先隊組織。我要改邪歸正,做一個好人。

師父給我們安排著給有緣人講真相,救度他們,也是讓我們在做的過程中去掉怕心、分別心等,各種人心,修出慈悲心。這一切是師父幫我們圓滿自己的世界。我們就應該按著師父的要求做好。

我今年五十七歲,是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日榮幸得大法的,當天從一小書店請回師父的教功錄像帶與家人一起觀看。從此後,我一日兩包煙半斤酒的嗜好一下就戒掉了。得法前,我曾於一九八五年開始讀過《道德經》、《金剛經》、《黃帝內經》和一些假氣功書,想了解生命奧秘,為此曾花上千元錢買過大量的書籍,得大法後,我燒的燒,賣的賣,這些東西全部都處理掉了。因為大法解開了我的迷,使我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就是返本歸真。開始煉功的前些天,每天的凌晨二、三點鐘,似在夢中出現或男或女的老者教我練他們的功,我堅定的對他們說:我只煉我師父教的法輪功!他們再也不出現了。我知道這是干擾和考驗我對大法的堅信成度。

我的妻子也棄佛教居士而修大法,相繼三個孩子也修煉大法,再相繼又有幾個鄰居來我家學煉,我家自然就成了學法煉功點。隨著大法洪傳的洪勢,我們又由煉功點走到大街上晨煉,讓更多的有緣人得法。當時我們每天凌晨四點鐘開始煉四套動功,中午飯後在各小組學法,晚上在各小組學法、煉靜功。每個學員都能體會到大法煉功場的強大能量,都達到了無病一身輕,都體會到了在大法修煉中時時在提高的巨大變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頭利用中共邪黨開始鎮壓法輪功,謠言四起,鋪天蓋地,大有天塌之勢。當天上午我們正在開法會,聽到迫害消息,我們開兩輛拖拉機二十多人趕到火車站,買票了也不許上車也不給退票。下午,我們一行九人騎自行車於晚上十點多趕到省政府,去信訪辦,第二天返到家。二十二日村書記找我到村委會,當時電視裏正滾動播放著邪黨的造謠誣陷和謊言,我告訴他這都是假的,是指鹿為馬,這是欺騙和毒害。我給他講大法的真相,講我修大法後的身心變化,證實大法的純正美好,證實師父的慈悲偉大和佛恩浩蕩。

二零零零年,省政策研究室一行三人在市、鄉兩級有關人員的陪同下來我村找法輪功學員調查:甚麼時間煉法輪功的?誰介紹的?目地是甚麼?有何體會?是否去過北京?何目地?我回答說:我九八年喜得大法,是在買佛經、道教書時看到大法書的,我立刻請全了現有的大法書。沒經任何人介紹,目地就是修煉。看完《轉法輪》後,我不解的一切問題,都從這本書中得到了解答。這本書句句是真理,句句是天機。我煉這個功的目地,就是要按照真、善、忍宇宙的特性修,做一個好人,做更好的人,做一個超越常人,直至達到圓滿的人。學法煉功使我心身得到了淨化,達到了無病一身輕。不管是去北京,還是去石家莊,我們只是向政府說真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師父是清白的!他們邊聽邊作記錄,最後說:好你們就煉吧,別出去了,以免麻煩。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一日晚,我被市六一零綁架(之前曾抄過我家兩次),在六一零的辦公室,我給在場的惡警們講大法的真相,並善勸他們,不要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否則一定會遭惡報,善惡有報是天理。他們都靜靜的聽,被強大的正念之場制約住了。十幾分鐘後,惡警頭賈立超用手和拳打我的臉,後又用鋼絲鎖幾乎抽遍我全身,用鐵管子壓我的小腿。第二天上午又換了一夥惡警,四、五人一齊打,劉光旭用木棍戳我的胸和肋,一肋骨被打折。他問我天安門自焚是真是假?我說是假的,是騙人的。他氣急敗壞的用棍子往我嘴裏杵,同時還有掄棒子打我的。他們列舉人證物證,逼我承認。關鍵時,師父「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的法使我堅定了正念,決不配合邪惡,決不出賣同修,出賣同修就是出賣大法。邪惡的狂打立即停止了。在送我去看守所的路上,賈立超說:你別覺的你是英雄,再抓一人作證,我就判你三年。我心想,不是你說了算,是我師父說了算。我真正體會到慈悲的師父時時在保護著每一個弟子。

從去年十月到今年十月,在這一年裏特別忙,忙自己做的項目,一忙就是數天;忙新建資料點,設備耗材的選購,接送;忙於與資料點技術上的交流,法理上的切磋,忙於修設備,做大法書,一忙就是二十來天,又值陰雨連綿,又值最忙的摘果季節,從安全角度考慮,只限幾人參與。因是第一次做,沒經驗,參照其他同修和明慧的做書方法。實做中,同修們也完善和補充了一些好的方法。最後沒校對,有缺頁和錯頁的,這是對師對法的大不敬。我們要求同修們儘快檢查一遍,及時補好。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有歡喜心、顯示心,發展到證實自我的心,使邪惡鑽了空子,做的光盤出問題。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無論有甚麼特長和能力,都是大法開創的。只有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純淨心態下,才能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否則,是證實人的東西,邪惡就能乘虛而入,干擾破壞。我用大法歸正自己,修去證實自我的心。

我自己還覺的能做到以法為大,把我做的項目放在第一位,把建資料點放在第一位,把做大法書放在第一位,把協調工作放在第一位。表面上如此,實質上是本末倒置了。我雖然天天在學法,天天在煉功,卻不能靜心,往往是流於形式,實質上是不敬師,不敬法。裝不進法就同化不了法,自身就無法改變和提高,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就做不好。發正念倒手自認為是工作太累造成的,其實是放鬆了主意識,是對自己的不負責,是對師父賜予的佛法神通的褻瀆。清除不了邪惡,反被邪惡耍戲。

這次寫心得交流,使我找到了對自我的根本執著,找到了巨大的差距。我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誓約,放下自我,修成大法的一粒子,圓滿隨師還。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