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勞教所的酷刑摧殘和奴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通訊員吉林報導)下面是一位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訴述九台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種種迫害。

一、楊興理被惡徒用針滿身扎

法輪功學員楊興理被綁架到這裏,被分到封閉大隊,被強制寫「五書」的主要過程:首先讓他坐板,晚上,護舍對他拳打腳踢、踹他,最後看他不為之所動,就用縫衣針,使勁往他身上扎,滿身扎,很痛苦的。

在楊興理不順從強加的不公平對待和無理的傷害時,在大隊幹部的慫恿、唆使下「普教」管事的人對楊興理多次毆打,最厲害的有三次,而起因是「普教」管事的人總打罵法輪功學員和別的「普教」,楊興理多次向大隊反應,「護廊」、「護舍」的知道後懷恨在心,找機會報復。

大隊幹部雖然嘴上說會處理的,但是實際上根本不管,還肆意放縱犯人打人的行為。多次毒打迫害給楊興理本人造成了嚴重傷害。

二、沈為良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法輪功學員沈為良,他在被大隊施於壓力,謊言欺騙下要了減期四十天,前提條件是必須寫「五書」。不長時間,沈為良精神出現異常,瘋瘋顛顛的,大隊不僅沒對他合理看護,還指令兩個「普教」強制看管他,還用語言刺激他,甚至不聽他們的話還大打出手進行毆打。當他動時,惡徒們還用繩子或手銬把他綁起來、銬起來,藉口是認為他煉功。本來他就是精神壓力太大了,才出現不正常的行為,這對他恢復正常一點好處都沒有,只能起相反作用。

有的法輪功學員向「大隊」反應「普教」對他的傷害,大隊不當回事,還找藉口說怕他出事才把他綁上。兩名「普教」在大隊的指使下還照樣用粗暴的行為對待他,使沈為良精神更加異常,行為上吃衛生紙,甚至泡好的方便麵,倒入了剛尿在尿瓶裏的尿,摻在一起一塊吃。當時,我們好幾名法輪功學員看到後,心裏有說不出來的難受與痛苦,而我的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來了,我在心裏想是甚麼樣的精神壓力與摧殘,才能使他的行為會是這樣呢?誰能說清楚呢?

有一天沈為良不吃飯,大隊還給他強行插管灌食,折磨他。後來有法輪功學員跟他談話、交流幾回後,漸漸的他心裏的包袱放下了,精神才逐漸正常。

三、李文軍遭受的摧殘

大法弟子李文軍,為了抵制當地公安機關對他的綁架、非法拘留、勞教的迫害,在拘留所絕食二十天,被強行送入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入所後,他堅持信仰法輪功,認為這是對他無理強加的迫害,自己沒有罪,以絕食抗議迫害。大隊經過所裏同意,對他強行插管灌食,他的身體極其消瘦,嘴、喉、氣管、胃,及其它內臟都造成了巨大傷害,經常出血,長時間躺著,腰和臀部破皮,淌膿水。

惡徒們灌食時用很長的膠皮管,從鼻孔裏往胃裏插、順,灌的食物是玉米麵加多鹽,後期加點豆奶粉,再不就是勞教所的醫務人員給強行注射藥物。後來,大隊多次向所裏反應,所裏看實在不行了,住所檢察官也來看過,最後決定以保外就醫的形式,所裏派車送他回家了。

李文軍在極其難以忍受的痛苦中,堅持反迫害長達九個多月,他所承受的痛苦與辛酸無法想像,難以訴說。

四、超強度的奴役迫害

再一個就是超強度的奴役迫害。我在封閉大隊被關了十個多月,每天幾乎都是起早貪黑的幹活,從早晨五點十分到車間幹活,六點三十分開始吃早飯,七點到車間幹活直到十一點二十分吃中午飯,飯後十二點到車間幹活至十六點三十分吃晚飯,晚飯後五點至七點三十分還到車間幹活,有時晚八點才收工,時間長達十二小時零四十分鐘,有時長達十三小時。週六和週日不休息。

幹的活有好多種:給模型船廠組裝船;做像冊、影集;給鳥廠做鳥、蝴蝶;給印刷廠做紙拎兜、賬本夾子、台曆、掛曆;做人壽保險盒等。這些活幾乎都是累眼睛、胳膊、腰、腿、屁股,每個人都給定了數量,要必須完成。特別是上面規定車間不讓在樓上生產,封閉大隊就搬到二樓右側當車間,大約時間是十月份,幹活時間還是很長,勞動強度又加大了。大隊幹部還總以活急,商家著忙要為由,加班加點幹,給管事的記錄的護廊、護舍施壓給好處,以此來給大隊整體學員施壓,不斷的加大勞動量,如:做賬本夾子時從開始400個不長時間就長到500個,幹這活時一幹一忙活一身汗,一天下來累得渾身都疼,睡一宿覺都緩不過來。

五月份一大隊空心磚要人,我被分到一大隊呆了幾天就出工了,磚廠雖然幹活的時間相對封閉大隊短,大約八個多小時,可是勞動強度大,活又髒又累,說實話磚廠哪個環節的活都不輕鬆,裝磚、拉水泥、卸磚、擺磚頭、掃現場等等。最苦最累就是裝車組,大磚大約40多斤,小磚大約30多斤,一裝一身汗,又是夏天烈日當空,汗水接連不斷的往下流,用手巾擦都擦不過來。擔心中暑,買來了白糖、醋,每天溫度高時,給大家配一些糖醋水。

在這樣的溫度下幹活,勞動強度又大,身體的付出可想而知,不是誰都能承受的了的。法輪功學員孫佔國裝磚,裝了一會兒,他就沒有力氣了,他幹不了這活,就過去跟張大隊商量。張大隊說:「等卸車組的人走以後,就把他換下來,讓他去卸車,並且讓他再裝幾天磚。」他強忍著裝車,裝的又慢,每天裝的磚又多,不快裝又裝不完,同時天又熱,裝車的一組五人(兩個普教,三個法輪功學員),兩個普教多幹活心裏不平衡,還罵罵咧咧的。

法輪功學員苑景和,在左半身麻木不怎麼好使的情況下,還強制他裝車。他在裝車時,摔了跟頭,他如實向大隊反應了自己的身體狀況,大隊認為他是假裝的,還強制他繼續裝車。一次收工後,到勞教所診所看了看,又向所裏申請出了外診,醫生卻說他沒那麼嚴重,沒事,大隊就讓他繼續出工,到工地張大隊讓他光摞板,後來磚廠曲廠長跟張大隊說了情,才給他換了活。

再一個活就是拉水泥,活又髒又累,勞動強度也大,每天生產的大、小磚的數量都在增長,相對來講水泥用的也多,拉水泥車還有危險性,胳膊、雙臂都得有勁,還得會使勁,因為裝完水泥車前面沉,需要用雙手抬住,勁又不能太大,勁大了車就後挑,又是上下坡。一天下來,弄的滿身水泥,只要露在外面的皮膚,沾上水泥就洗不掉。還有擺磚頭,這活表面瞅著挺輕巧,實際上擺一天磚頭下來,腰酸腿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