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勞教所奴役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九台勞教所是吉林省勞教委直屬部門,是吉林省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黑窩,在這裏目前有三個大隊非法關押了120多名大法弟子,封閉式迫害大隊非法關押了40多名,半開放式管理一大隊非法關押了40名大法弟子,開放式管理大隊非法關押了42名大法弟子。這些大法弟子來自於全省各地,其中以松原為最多,約佔三分之一左右。

一、近期嚴重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

嚴管大隊被非法關押的吉林市大法弟子李文君,因不放棄信仰,不寫「五書」被嚴管迫害,現在正在絕食中,勞教所的惡警夥同普教邪惡之徒,給大法弟子灌食,詳情待查。

一大隊近期被迫害嚴重的大法弟子:

1. 張國志:九台大法弟子,由於寫講真相資料於8月29日被惡警迫害;

2. 解學:吉林市大法弟子,60多歲,8月29日轉到九台勞教所,因不寫「五書」,被嚴管大隊迫害,這位學員有嚴重的腦血栓後遺症,半個身子不好使;

3. 謝忠河:樺甸大法弟子,65歲,9月12日關押到九台勞教所,因不穿「號服」被嚴管大隊迫害。

對於關押在嚴管大隊的大法弟子,惡警們利用普教人員,24小時不離身看守,吃飯不准下樓,上廁所、洗漱都隨身監視。每天早晨強迫學員4點起床,坐在地板上,面向牆壁、雙手背後身體坐直的坐著,除上廁所吃飯之外一直坐到夜裏12點才允許睡覺。被嚴管迫害期間的大法弟子每頓飯只給半個饅頭,半碗粥或菜湯,直到寫「五書」放棄信仰為止。

到目前,解學仍在被嚴管大隊迫害當中,謝忠河因不穿號服,被幾名包夾惡人拉扯強行穿號服,但在謝忠河的正念下,惡人沒有得逞,解學現在仍在被惡管大隊關押迫害中。

對於堅決不決裂的大法弟子,惡警們夥同惡人(普教人員)用繩子把雙手、雙腳綁在床頭上,呈大字型,或把學員弄到洗漱間把衣服扒光,用涼水沖澆,直到說於法輪大法「決裂」為止。

有的剛被關押到九台勞教所的大法弟子受到不同程度的恫嚇,如不「決裂」就綁單手指吊起來悠、或兩手綁在床上抻起來,下邊坐一個盆。

二、九台勞教所一大隊奴役大法弟子

一大隊非法關押了40名法輪功學員,年齡最大的64歲,每天外出工做混凝土空心磚。每天早晨5:30分起床、洗漱,6:20分下樓吃飯,僅5~6 分鐘的吃飯時間,有的吃的慢的學員都是邊向外走邊吃,約7點左右到工作現場,從上石料、砂石、水泥,到運成磚碼垛,都由被勞教人員完成,磚塊最輕的有 8~9斤,最重的有36斤,每天裝卸磚的人員要裝卸1~2千塊磚,中午11:30分左右回勞教所。午飯後12:20分出工,下午4:40分左右收工。

超負荷的體力勞動,每天都累得大法學員精疲力竭。在夏天高溫烈日下,胳膊被曬出了水泡,脫了一層皮。生產事故頻發,有的學員被砸傷了手、腳,砸掉了手指、腳趾甲,手指或腳被砸腫的很嚴重,還得照常出工。

最初外出工人員每人一根麻花,後因麻花漲價,轉為出工一天給一元錢補助,而參與的幹警,每出工一天補助35元。外出勞務的勞教人員每天每人勞務費40~50元,大部份錢都被扣所裏拿走了,如今磚場已經幹了4年。

勞教所規定每週一到週四都可以接見家屬,但由於外出工的需要,一大隊近期規定僅週二可以正常接見,其它特殊情況可下午三點後接見,從另一個層面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

三、九台勞教所在生活上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九台勞教所的「學員」食堂,夏天每日三餐,冬天每週六、日二餐,早餐米粥和兩個饅頭鹹菜,午餐、晚餐都是茄匯、海菜湯、白菜湯、倭瓜湯等,主食兩個饅頭約四兩。夏天室內蚊子蒼蠅橫飛。端上來的饅頭落一層蒼蠅。海菜湯每年要吃3~4個月,每頓都能吃到很多的沙子、石頭。

勞教所裏喝不到熱水,長年洗不到熱水澡,用的都是冷水搓身。學員接見不讓往裏帶日用品和食品。而讓學員買小賣店的東西,而小賣店的東西都很貴,一盒牙膏在外面3元多,在這裏7元,一卷衛生紙外面1塊5左右,這裏是3元,這裏的所有商品都是外面價格的1到2倍。

四、九台勞教所「半開放式管理」一大隊幹部名單

姜敏  教導員 警號:司法2200566
盧延輝 改造大隊長  現已調離
陳樹國  幹事  警號:司法2200433
張國會  生產大隊長
張景文  幹部  警號:司法2200525
王宏英  幹部
譚長青  幹部
劉宏春  幹部
曹豔春  幹部
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主要由盧延輝、陳樹國、姜敏具體部署、實施,夥同惡人一同參與

九台勞教所
雷立峰  所長  0431-82515877(辦)
孫某某  教導員  0431-82515355(辦)
石強  副所長兼書記   0431-82515838
孫某某  副所長   0431-82515922
劉某某  副所長  0431-82515358

五。大法弟子楊德輝在九台勞教遭受迫害

2008年7月4日開始,楊德輝每天凌晨4點起床至半夜12點,除解手、吃飯外其餘時間全部被迫坐板,每頓飯只給半個饅頭,是盧延輝指使兩個普教包夾他,其中李振濤用飲料瓶裝滿水,捅楊德輝的兩肋,造成楊德輝不敢側身睡覺半個月有餘。還讓楊德輝坐木條和不足半公分的床邊上,為強迫他寫「五書」,盧延輝將楊德輝打倒在地,楊德輝還堅持不寫,盧延輝就指使普教楊曉光、李振濤等人將楊德輝兩腳分別綁在床的四角,腰部墊上鋼盆,揚言不寫「五書」整死也沒人知道,隨便編個理由往上一報就完事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