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九台勞教所勞務大隊迫害大法弟子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吉林省九台勞教所勞務大隊成立於二零零四年初,獄警有教導員張國新、改造大隊長李成舟、生產大隊長王偉彬、幹事胡向東,隊長郭一平、張明財、李傑、周凱明等七人。二零零五年初變動為:教導員張國新、改造大隊長李成舟、幹事楊寶林,隊長郭一平、李傑、陳樹果、張國慧。二零零五年春更名為半開放管理三大隊,大約在二零零六年六月份調入生產大隊長姜敏。

勞務大隊是九台勞教所迫害法輪功最邪惡的大隊之一,近幾年來數十名大法弟子遭到他們的摧殘。以下曝光勞務大隊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

一、「強制轉化」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四年春開始對大法弟子進行強制轉化。以張國新為首的惡警們先將王蛟龍用電棍把眼睛電的充血。尚福英晚上在被窩內看經文時被惡警李成舟發現,然後將其送進小號關押,惡警郭一平找孫佔鋼談話,一談就是後半夜,第二天還照常出工勞動,一連好幾天,郭白天還組織孫兆遠、王曉新、張君、孫佔鋼等人參加洗腦班,逼迫聽其講課,回答問題,完成作業等。

此「強制轉化」期間還先後將郝景春、劉長友、李德生、邵長普、李文君等送嚴管大隊(專門迫害關押法輪功的大隊)進行迫害。

二、以「冬訓」為名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開始,以「冬訓」為名,通過座談會、討論會、洗腦班等形式,人人過關,逼迫大法弟子認罪認錯,寫思想彙報等。

孫兆遠在「認罪認錯」座談會上說:「我煉法輪功沒有錯」,惡警李傑當即將其叫去談話,後隔離嚴管,從此成立了「轉化班」,轉化班有兩名普教(非法輪功勞教人員),一名幫教(當時是松原人魏立威)和被「強制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組成。轉化班人員與其他勞教人員隔離吃住在一間教室,每天早四點鐘起床,晚十點鐘就寢,除吃飯方便外,坐板學習王志剛、宋劍鋒編寫的誹謗大法的書,然後由幫教組織討論,談體會認識,寫思想彙報等。如認為誰的認識合格了,就解除嚴管,再換其他人,如認為不合格就繼續嚴管學習。期間大隊惡警還強迫法輪功學員買王志剛的書,當時除李文君、梁聖、王曉新外其他學員都被逼迫至少買了一本書,轉化班從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直持續到二零零五年過年前,期間先後有孫兆遠、王慶林、張君、王青山、鄭玉明、李松林、王希安、崔成松、陳玉柱、范廣聖、李繼峰等近二十人被強行洗腦,每個法輪功學員從轉化班出來都面黃肌瘦。當時看管洗腦班的普教張立波(舒蘭人)經常打罵法輪功學員,大多數人都被他打過,李松林的牙還被他打掉一顆,張後遭惡報被加期。

為了迎接每年年末上級考核,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冬訓」期間教育科對全所法輪功學員進行了一次問卷考核,當時勞務大隊法輪功學員王連春、王曉新、李文君、梁聖沒有配合邪惡,信息返回大隊後,大隊又對本大隊所有法輪功學員再一次考核,這四名法輪功學員仍未配合邪惡,這樣惡警就對這四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先把王連春送嚴管大隊迫害,讓李文君、梁聖、王曉新、看王志剛的書,他們拒看,後將他們送轉化班或嚴管強迫洗腦一個月。

此期間多數法輪功學員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發燒、咳嗽等,較嚴重的是王曉新,當時骨瘦如柴,持續低燒一個多月,以致有一天虛脫過去。

三、對剛被劫持進來的學員和將要到期學員的迫害

每個剛被劫持進來的法輪功學員都要被隔離嚴管,由兩名普教監視坐板,逼學誹謗大法的書,每個人時間不等。

二零零四年,舒蘭法輪功學員王慶林在嚴管期間,被看管他的普教王非(榆樹人)將其頭往牆上撞。二零零五年四月,永吉法輪功學員楊春滿在嚴管期間,由於不配合邪惡,被看管他的柴富(德惠人)毆打,後送嚴管大隊。二零零五年九月樺甸法輪功學員劉玉和不配合邪惡,被惡警戴上手銬。二零零六年二月,琿春法輪功學員李英虎曾被嚴管很長時間。

二零零四年八月,和龍法輪功學員金鳳天已經到期,但惡警仍不放人,將其嚴管,在嚴管期間,金鳳天的腿被普教夏華(德惠人)打瘸。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舒蘭法輪功學員李繼峰將要到期,惡警要求他寫所謂個人鑑定,惡警說他寫的不合格,將其送一密室由普教張立波看管,東北的十一月份天氣非常寒冷,房間沒有任何取暖設施,又是陰面,張將所有的窗戶都打開,讓李繼峰坐在地板上,李繼峰兩個踝骨都硌爛了,張立波還用打火機燒李繼峰的手指,拳打腳踢是家常便飯。

二零零五年九月,大安法輪功學員吳桐林將要到期,大隊惡警將其嚴管,整天坐板,每天只讓睡一兩個小時,甚至整夜不讓睡,惡警和看管他們的普教還以防止他困為由,逼他摔跤、做操,吳桐林睏得直撞牆,被幫教魏立威打。

汪清法輪功學員金光旭,二零零五年八月由農業大隊轉入勞務大隊,此時他已經在勞教所關押了三年,無論怎麼迫害他都沒有被所謂的「轉化」,來到勞務大隊後,惡警們從九月下旬開始對他又一輪的嚴管迫害,看管他的普教是趙罡(九台人)和楊立懷(榆樹人),開始時每天讓睡一兩個小時,九天後整夜不讓睡,後來金光旭出現幻覺,摔跟斗、撞牆,身體非常消瘦、咳嗽、發燒,從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一直到十一月十日整整五十一天。後來臥床不起,不能自理。

四、奴役迫害

勞務大隊是全九台勞教所奴役強度最大、時間最長的大隊,從來沒有休息日,中午從沒有過午休。

二零零四年四、五月,勞務大隊的奴工生產項目是焊鐵絲,即將廢舊鋼筋、鋼絲焊接起來拉直、做釘子,每天從早上五點到晚上七點,中午不休息,收工回來後還要坐板,有的人累的坐著睡著了。

二零零五年春天和二零零六年春天,勞務大隊曾在一草廠打草捆,此工作也是相當累而且非常嗆人。二零零六年五月,開始在空心磚廠做空心磚,早六點至中午十二點或中午十二點至晚六點,強度也非常大。

每年冬季的奴工生產任務是挑向日葵籽,從早晨起床一直到就寢前除中間吃兩頓飯,規定的任務很高,如完不成任務就被找出談話,用各種方式施加壓力,有時還加班甚至到後半夜。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零零五年三月「冬訓」期間每天還要冒著嚴寒走隊列,為準備二零零五年三月的隊列會操比賽,從二零零五年二月起大隊每天都進行隊列訓練無論颳風下雪,惡警都不讓學員們戴帽子,一練就是幾個小時。

為慶祝「七一」二零零四年六月開始,每天除勞動外還要抽時間練習合唱,唱不好就遭到惡警的侮辱。

這只是半開放管理三大隊(原勞務大隊)迫害法輪功的冰山一角,而且這種迫害還在繼續。


九台勞教所大門

九台勞教所惡警榜:

張國新,四十二、三歲,回族,家住九台市,其妻九台師範教師。
李成舟,三十八、九歲,警號2200537,家住九台市教育小區。
王偉彬,三十八、九歲,家住九台勞教所家屬區,妻白血病,無子女。
胡向東,三十六歲,榆樹人,妻長春某教師進修學校教師,其舅聶文權(省幹部)。
陳樹國,三十歲左右,榆樹人,警號2200433,現家住長春市。
李傑,三十歲,榆樹人,警號2200415,現家住長春市。
張明財,四十歲左右,其妻為九台一學校教師。
楊寶林,三十歲,警號2200437,家住九台市吉林省結核病醫院附近,其妻吉林省結核病醫院職工,其女先天斜視6歲。
郭一平,四十二歲,農安人,警號2200583,家住九台市,妻李詠梅,九台勞教所幹警。

九台勞教所惡犯榜:

柴富:男三十一、二歲,德惠人,2005年6、7月份其父因殺人被判死刑。
張立波:男 二十二、三歲,舒蘭人,因侮辱女幹警被加期(2005年)。
趙立民:男 三十歲左右,九台人。
王非:男 三十八、九歲,榆樹人,吸毒。
趙罡 :男 三十二歲、九台人,判刑、教養共7次。
楊立懷:男 三十一歲,榆樹人,曾因縱火、強姦被判過刑。
夏華:男 三十歲左右,德惠人。
李岩:男 二十二、三歲,九台市九郊鄉人。
楊曉光:男 三十歲左右、榆樹人。
呂昌:三十歲左右,榆樹人。
郎才:三十歲左右,長春市人。
楊立文:四十歲,九台市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