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九台勞教所的部份惡人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4日】自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九台勞教所對綁架進來的大法學員實施了各種各樣的迫害。如:超時超強勞動,用人背肩扛建成2個大型魚塘;集體洗腦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人人表態過關;禁止說話和殘忍用刑,在2001年至2002年間,獄警的辦公室內都充滿了皮肉燒焦的氣味。02年期間酷刑打死了大法學員,這幫惡警於是改變做法:對堅定的大法學員與承受不住迫害所謂「轉化」的人「區別對待」,進行個別殘忍用刑以保持恐怖勢態。以下是我02年的親眼所見、親身所感,寫出來揭露這幫惡人的惡行,並希望以他們所得到的惡報警醒那些還在迫害大法學員,助紂為虐的人。

02年九台勞教所的郭俊鵬(所長)及大多數幹警瘋狂的全無人性的逞兇行惡,這種行惡,在接力式的過程中「薪火相傳」,集中營式的管理與文革式的迫害已成為全所幹警的執法理念。

高克:02年教育隊教導員,迫害大法學員手段極其殘忍。有一天外地送來19名大法學員,他唆使犯人組成行刑隊對大法學員施以酷刑折磨,結果除一名堅定的大法學員沒有「轉化」被抬了出來,其餘都違心寫了「保證」。更在2月19日,余幹事當班那天發生了4名犯人將大法學員迫害致死的惡性事件。當時是由犯人張剛(德惠)用鐵片子包的棍子將學員毒打致死

唐波:02年教育隊改造大隊長,03年任一大隊生產大隊長。02年6月迫害張京廣(舒蘭),將張京廣抻綁在床上,不讓睡覺持續一個月。02年11月至03年1月夥同余幹事迫害大法學員,播放污衊大法的錄像及黃色錄像。把大法學員吳桐林(九台)拖到衛生所,夥同王院長灌加鹽水的食物,歷經3個月的時間。03年元旦前,唐酒後值班,下午6點左右進舍毆打劉慧海(蛟河)王雲涼(德惠)王宏宇、鄒俊柱(吉林)。並當眾指著自己的頭髮說:「你看我像不像鬼?!」於05年11月末被診斷為突發性腦血栓,現已調離。

馬廣豐:03年任教育隊改造大隊長至今。03年正月初十後播放污衊大法的錄像。他迫害大法學員崔松(蛟河),戴手銬、坐板、限制大小便,長達20多天;何紅軍(九台)被孟所長親自授意勞務隊惡警毒打一天,後在教育隊嚴管舍迫害20多天;姜林(松原)絕食反迫害被關押於嚴管舍30多天;吳德修(蛟河)大冬天在小號開窗凍了一夜,腳中趾凍掉一個,絕食反迫害3個多月,後保外;孫大為(德惠)絕食反迫害3個多月,後保外;03年9月迫害新收進的大法學員景致新(樺甸)、趙禮堂(延吉)、張勇(吉林)、羅光(磐石),手段包括坐板、電棍、關小號、洗腦共20多天。景致新拒不配合邪惡,被送戒毒大隊隔離,後被送回當地。趙禮堂送2大隊繼續迫害。張勇、羅光留本大隊嚴管。

04年4月迫害大法學員的手段系統多樣,更加惡毒並利用犯人犯罪。手段:

1,散布恐怖消息;2、製造矛盾挑撥是非;3、車輪戰消耗精力;4、長時間不准睡覺或很少睡覺;5、利用家屬達不到目地便大打出手;6、送進嚴管隊封閉迫害;7、反覆洗腦或送其它勞教所,等等。

其間被迫害的大法學員有孫立文(大連)、姜豔(德惠)、溫穎佳(延吉)、王貴樹(延邊)、白明旭(九台)、朱玉軍(紅石林業局)、張勇(吉林)、祖彥和、曲興武(汪清)、崔松(蛟河)、張春宵(松原)、張京廣(舒蘭)、王紹福(圖們)、羅光(磐石)、王海軍(吉林)、宋蔭吉(延吉)、吳春延(延邊)、李優存(汪清)等。05年反覆鞏固邪惡至極的所謂「轉化成果」,對堅定的大法學員採取打、罵、體罰、洗腦等方式,被迫害的大法學員有崔松、張勇、曲興武、李優存、劉洪岳(松原)。05年11月指使犯人胡振久(松原)毆打滕世軍(吉林)迫使其轉化。

惡警馬廣豐在06年初因飲酒導致肝昏迷而住院,現仍擔任大隊長。

張新:04年任嚴管隊大隊長。他的迫害手段:坐板、辱罵、放污衊大法的錄像、用刑、讓幾個監室的犯人在迫害大法學員方面相互競爭。04年被迫害的大法學員有邵長普(松原)、李文軍(絕食3個月)、李優存、崔松、金光旭(延吉)、於學忠(吉林)和其他近50名大法學員,並存有記錄。由於嚴格封閉管理,內情知之甚少。05年指使犯人呂天增(德惠)迫害新入所已近60歲的王同春(松原)。據犯人自述,讓王同春跪在鐵床邊框上,讓呂用手揉腿骨,張新坐在一旁觀看,迫其「轉化」。

05年被繼續迫害的大法學員有於學忠(吉林)、吳春延(延吉)、宋旭、姜桂林(吉林)、李文軍(吉林,05年8月26日至06年3月,絕食達半年之久後保外。)

馮偉(2200497)任05至06年一大隊教導員。05年初迫害大法學員伍龍波(吉林)、安鳳波(吉林)、孫大為(德惠)、李文軍(吉林)等。

1、指使犯人張家柱(松原)、王平(榆樹)迫害伍龍波(吉林),用抻綁、毆打、堵嘴進行折磨;

2、指使犯人田德軍(榆樹)、張立波(舒蘭)迫害王喜寬(乾安)、滕世軍(吉林)、曲洪祥(舒蘭),由少峰(松原)、安鳳波(吉林)、張春霄(松原)。使用的手段:毆打、坐板進行折磨;

3、05年10月份,指使犯人田德軍(榆樹)、張立波(舒蘭)迫害安鳳波(吉林)、張洪星(圖們)、孫尚友(吉林)

4、05年11月份,指使犯人張立波(舒蘭)、張東東(榆樹)、孫星(榆樹)、馬建軍(九台)、鄭雲輝(九台)迫害安鳳波(吉林)、崔松(蛟河)、李優存(汪清),手段:開窗凍、坐板、洗腦、毆打、辱罵、侮辱師父、往臉上吐痰。

馮偉現仍任一大隊任教導員。在05年12月初迫害大法學員期間,因妻子、父親突然相繼開刀後有所收斂。

三大隊迫害情況更殘酷:

金光旭:從05年9月28日至10月7日每天只能睡1~2小時,迫害持續50多天,各臟器官嚴重損傷,後保外。吳桐林(九台)、劉洪岳(松原)也長時間不准睡覺。

以上是吉林九台勞教所幾個積極施暴的獄警的罪行,證據確鑿。在沒有人權、沒有信仰自由的中國這只是冰山一角,滄海一粟。現在全所仍然對大法學員嚴格管制,不准或限制說話,從事高強度高危險的奴役、超時勞動,對來接見的家屬進行威脅、迫害,利用流氓肆意迫害等等。這些愚蠢而邪惡的表現,已為他們鋪好了通往地獄之路,為他們可恥的從警生涯增添著骯髒、遺憾。天滅中共在即,能否退出惡黨、棄惡從善,從此不被利用,成了最後的機會。善惡有報,作為大法的弟子,我們依然希望那些尚存良知的你們,能為自己生命的永遠而三思。也警告那些還在作惡的人你們的惡行必將得到正義的審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