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勞教所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7日】大法弟子劉慶是扶余縣五家站鎮學員,曾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九台勞教所。

2002年10月31日,劉慶在勞教所的院子裏幹活,在根本沒有影響幹活的情況下,和大法弟子李強交談了兩句關於修煉中的問題,為此惡警周凱明就從後面打他倆各一拳,當時就把劉慶的嘴打出血。之後,周凱明把劉慶叫到一邊問話說,你知道幹活時不讓說話嗎?劉回答,不讓說話可以,你為甚麼打人哪?這時二舍的惡警郭一平走過來說,聽說你決裂了,劉說,「那是謊言,我根本就沒有決裂。」郭一平就往劉慶膝蓋狠踢一腳,劉質問他,為甚麼打人?郭一平回答不出理由。

中午收工後,惡警郭一平、周凱明二人把劉叫到管教辦公室,周凱明站在辦公室的南面,郭一平站在辦公室的西面,一邊戴手套一邊問劉慶,知道找他幹甚麼嗎?劉說不知道。周凱明說,今天你說話聲大了,說著,兩個惡警就開始打劉,把劉慶從東邊打到西邊。劉背靠著牆,他們的拳頭像雨點一樣落在劉的頭上,身上。劉慶被周、郭二人打的漸漸的昏死過去,當醒來時,已經躺在監舍裏了,昏死多長時間他自己也不知道。劉慶被郭一平、周凱明二人打的滿臉是血,額頭上的皮全打沒了,呼吸極度困難,胸骨、筋骨疼痛難忍,每天都在極度的痛苦中度日。

許鵬,住吉林省松原市。因修煉真、善、忍於2001年被非法勞教,關在吉林省九台勞教所遭迫害。

2001年11月27日下午,二大隊惡警郭一平找他談話。當時許鵬被迫害的正發高燒,四肢無力,頭暈目眩,站立不穩,對於郭一平提出的問題,只能簡單的回答,但始終保持態度和善。可郭一平卻惱羞成怒,指責許不重視他,說在勞教所沒有人敢對他這樣。當時許鵬身體極度虛弱,作為郭一平根本沒有權利逼迫他回答「問題」。

當天晚上,郭一平說要給許抹藥,指使兩名刑事犯把許強行帶到衛生所(許因長期被迫害,身上長了一些疥瘡),許覺得其中有鬼,拒絕了。郭一平記恨在心,又把許帶回二大隊辦公室,指使兩名刑事犯(王偉,扶余縣人,張某某,地址不詳)從兩側架住許的雙臂(許鵬當時身體沒有支撐能力),郭一平兇狠的將兩根高壓電棍夾電許的雙耳根部,一邊電擊一邊不停的辱罵和恐嚇許。電擊長達30多分鐘。當時許的雙耳轟鳴,頭像要炸開一樣疼痛難忍。

從那天後,許雙耳的聽力急劇下降,無法與人面對面交談,甚至連接聽電話都困難。由於郭一平的凶暴殘忍,致使許雙耳殘廢。

孫佔剛,由於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關在吉林省九台勞教所。在非法勞教期間,因不放棄真善忍,經常被勞教所的惡警郭一平毒打。

郭一平很惡,想打誰就打誰,而且越打越凶殘。他把大法弟子的善,視為好欺壓。2003年5月的一天,郭一平、張明才兩惡警把孫佔剛叫到跟前無端的毆打。孫質問他們為甚麼打人?郭一平找藉口說,在整頓期間可以隨便打人。可見九台勞教所的惡警們根本就是在肆無忌憚,胡作非為,執法犯法。

由於郭一平緊跟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斷的向他的家人講真象,使得他的家人明白了大法弟子是冤枉的。他的家人要郭一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郭一平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的繼續行惡。

我們正告郭一平、周凱明、張明才等邪惡之徒,立即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要助紂為虐了,否則,必遭天譴,殃及家人。後悔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