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後天觀念 返本歸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最近通過學法提高,我發現了長期以來一直束縛自己提高的一個後天觀念,那就是我看每一件事,總是首先看到它的反面,用這個反面教訓作為經驗來指導和約束自己的人生,直至修煉。

例如丈夫冬天吃完晚飯要去湖邊鍛煉,我首先想到的是天黑路滑別掉湖裏,甚至想到冬天人少,別遇劫匪,還是別去為好。丈夫苦笑著說,你的思維真怪,劫匪腦袋進水了,去劫鍛煉的人,鍛煉的人是不揣錢的;因為聽說電腦能使人學壞,甚麼裸聊啊、網戀啊……。所以直到後來我為了上大法網站,家裏才不得已裝了電腦等等,也就是說去辦每一件事之前,我的腦中總是把要出現的不好的因素都考慮出來,想出對策,再去辦。所以在常人中我自認為是比較聰明和謹慎的人,正是所謂聰明而不是智慧。

那麼反映到修煉中也是這樣,得法的時候,我用我在人中看到的佛教、基督教中所有的弊端以及自己積累的各種受騙的經驗,從各個角度衡量了大法,認定大法是正確的才走進來,所以打壓後,它們的謊言和所謂轉化對於我來說是很可笑的,這都是我考慮過的。

當然在一定範圍和層次內有它好的一面。比如在色慾方面,儘管我色慾心很強,並沒有放下,但我明明白白的看到犯色戒的後果,所以就忍住了,沒犯錯誤;又比如在丈夫有外遇的那一關上,儘管我心裏放不下,怨恨心報復心都很重,但我明明白白的看到放不下的惡果,我在單位因修大法遭到迫害我還堅定不移而出名,如果在丈夫這件事情上處理不好(我倆一個單位),甚至把他這件事傳揚出去,我認為都會破壞大法在人們心目中的形像,而且師父說過不能離婚,所以我是強為放下,就像佛教中用戒律來約束自己,所以修的很累,而且感覺心的容量擴大的很慢很慢。

那不好的一面就更突出了,剛要盤腿就先想到疼,它能不疼嗎?做證實大法的事回家晚一點,先想到丈夫會盤問,他能不問嗎?講真相,未開口,先想到他不信咋辦,講真相的結果可想而知了。由於開天目的容易自心生魔,師父講的也很重,所以我從不羨慕有功能的同修,甚至走到另一個極端排斥功能,以至於雖然像《蒼宇劫》那種事從未影響到我,但卻發現發正念我總做不好,因為自己排斥功能,又怎能如意運用神通呢?

師父說:「歷史上的正面教訓對人好像永遠也不能引以為戒,相反的人總是為自己的利益引用反面教訓為戒。」(《精進要旨》〈佛法與佛教〉)當時學這段法連表面意思我都不明白,現在想來原來我的結就在這裏。

這個觀念在修煉中嚴重的阻礙了我的提高,體現在總是不能最大限度的放棄自己的一切,總是有所保留,也就是不能最大限度的同化法,侷限了自己的層次。三件事雖在做,但同時這種想入非非、保護自己;事未做,心先求等心態也招來了魔。在修煉中真是患得患失、左右為難,用人心考慮修煉,真的很累。

其實這種思想還來源於中庸之道,我不上也不下,永遠處於不敗之地。這種強烈的自保意識,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就更加阻礙自己修煉,尤其當看到身邊有很多原本修的很好的同修進監獄後因承受不住走向反面,所以就更告誡自己,不上也不下,鬆懈了精進的意志。慈悲的師父一再點悟我,在夢中看見我在天上的一個層次,上面有兩個天神提著大燈籠,用手往上招呼我說:「再上上!」我說:「我不敢!」怕上不去再掉下來。師父對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心急呀,後來在夢中通過各種方式點悟我「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的法理。雖然我也明白但不知怎麼突破。

還沒等做證實法的事,先想到被抓、被打,甚至聽到了它們折磨大法弟子,讓他們吃屎、吃死耗子、甚至強姦……覺的自己可以承受一定程度,但要像凌遲那樣割肉的折磨卻怕承受不了,所以修煉總是用人心在衡量我能做到多少,甚至很迷惑。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雖然我修的很苦很累,但我有一顆向上的心,師父要的就是這顆心,師父在法中一點點開啟我的智慧,一點點的破我的殼,後來在師父安排與兩位看似偶遇的同修切磋時,同修的幫助使我一下子衝了出來,用我的話講就是連上了,我明白了。

其實現在想來,這都是人的思維,沒在法中修。一個人的承受力是有限的,如果用這種人的觀念考慮修煉的事,邪惡就會加大力度迫害你,你終有承受到極限的那一刻。說白了那還是證實自己,不是證實法。其實遇到任何事就想到師父、想到大法,用法理指導自己過關,而不是用人心承受迫害和魔難,即使承受過去了,也是證實自己,不在法上修,沒有大法的力量,更何況人的承受力是有極限的。

而且我還體悟到,我雖然表面真誠、很善良、因修大法後也能忍了,但心裏總有一個保護自己的心、揣度別人的心,這麼看來我所做到的真、善、忍也是大打折扣的。

明白了之後,感覺自己這些年用一個成語來形容是最恰當不過的了──「作繭自縛」,自己的後天觀念正如一個殼把自己包了起來,自己繞來繞去的,就是在這個殼裏轉悠,現在真的有破殼重生的感覺。

「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我悟到修煉其實也很簡單,沒有我繞來繞去、患得患失那麼累,就是──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信,有師在,有法在,我是法中一粒子,我是證實法、同化法來了,不是證實自己,沒有法我個人啥也不是,最大限度的放棄自己的一切,全部溶於法中,全面回歸。

悟到後,第一念是很懊喪、很後悔,覺的這些年修煉時光白白浪費了,後來一想這個懊喪和後悔也是證實自己的執著心,我應該為自己本性歸真而高興才對呀。

以上是我在現階段的一點體會,不很成熟,寫出來希望對與我有類似觀念的同修有所啟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