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同時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每天面對茫茫人海,無數迷中生,感到自己救度的人太少了,速度太慢了。特別是我們這個縣城,學員少、得法遲,我們的責任也就更大,擔子也就更重,應該以一當十,採取多種形式救人「搶人」。最近幾年,不管嚴寒酷暑,不管颳風下雨,哪怕是年三十,年初一,面對面講真相,從未停過。主要講天安門自焚偽案;「四﹒二五」中南海事件、澄清邪黨造謠誣蔑的自殺殺人等情況。至今估計講了五六千人,其中局級以上幹部一百多人。

講真相、勸「三退」要做到事半功倍,我悟到要做到:不忘自己的使命感和責任感。我們都是史前有約,下世助師正法的,世人都是師尊的親人,讓世人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黨黨團隊,是救人的唯一希望。二是不忘發正念。我除了四個整點發正念外,每天還增加五、六次以上,出去之前都要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談話過程中也不忘發正念,我多次感到師尊把有緣人領到我面前,「三退」都很順利;三是不忘向內找。有時人家不肯退,甚至反感,固然原因很多,但我們必須找自己的原因:是否發正念思想不穩定,是否心態不純,是否講高了,是否語氣不和善。總之不能怪別人,不急、不怨、不氣、不恨、更不能灰心,將來有機會再講,如沒有機會,也為別人講打下一個聽真相的基礎。

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喜得大法的。記得當時南京一位朋友寄來一本《轉法輪》,上午九時收到,完全被書裏面法理吸引住,真是愛不釋手,連夜看完一遍。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不到半年時間,高血壓、肝腫大等五六種病一掃而光,至今十三年沒有吃過一粒藥。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以後,形勢突變,我的心也波動起來,開始幾個月做的不好。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跌跌撞撞走到了今天。從二零零零年開始講真相,從未間斷,但講的力度不大,人數不多。零四年九月師父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發表,這時我驚醒了,感到自己太差勁,離師父要求距離太遠,從此精進了許多。

通過學習師父一系列經文和講法,我看到自己存在一個嚴重問題:就是勸「三退」的事沒做好,只是在親戚、朋友、同學之間進行,而不敢與陌生人講,主要是怕心作怪。從去年年底開始,把講真相和勸「三退」緊密結合起來。一般每天勸退七、八人,十幾人,機緣好的也能勸退二十多人。

我能做到三個不怕:一是不怕花時間,每天早上、下午雷打不動走出去,把講真相、勸「三退」溶於生活中,與各類人士廣泛接觸,賣糧油的、賣水果的、賣蔬菜的、賣小食品的、賣冷飲的、賣早點的、修鞋的、理髮的、縫紉的、掃路的、收廢品的、踏三輪車的、接送學生的、散步的、晨練的、築路的、修自來水管的、到縣城打工的等等,我都不放過救人的機會。多種蔬菜的攤子,我只買一種蔬菜,多走幾家。有時早晨就能勸退四五人。對階層比較高的熟人、朋友、領導、我總是登門拜訪,一般一兩個小時談完。

二是不怕跑路,我有時步行,有時騎自行車。近幾年我們這個縣城大街小巷基本跑遍。十多家菜場、露天菜場、輪流光顧。二零零七年開始,騎車到附近農村,把福音直接告訴農民。有時也幹些力所能及的活,邊幹邊談,時間充裕,可以談透一點。我親身感受到農民的純樸,絕大部份都能接受真相,「三退」率達百分之八十以上。

三是不怕花錢。不管是到南京、上海、安徽,還是到各市、縣親友、同學、同事家,我都能把講真相放在第一位。到醫院看望病人、拜訪熟人、朋友從不空手,我覺得花一、二十元、幾十元能救一個人、幾個人太值得了。平時身邊總帶著煙、水果糖,感到容易與人拉近關係。買東西不還價,有時還多給一些。有一個外地的遠房親戚年老有病十多年了,我每年都去看望兩次,少則每次一百元,藉機和當地人講真相。有一次去一個城市親戚的親戚家,跟公共汽車只需一元錢,跟三輪車需要三元,但那人要五元,我二話沒說,我覺得他能接受真相,多花一點錢算甚麼。當然不能走極端,人為的浪費錢財,給自己與家人的生活造成困難。

在實踐中,我覺得要做好講真相、勸「三退」的事,要去掉三個心:一是怕心。怕不安全,怕別人說是參與政治,怕被別人扣反黨帽子,怕別人不接受。這個怕那個怕,實質是私字在作怪。解決的根本辦法是學法,特別是反覆學習師父幫我們去怕心的經文。師父說:「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師父在《走出死關》中講:「修煉就是去掉執著、去掉人不好的行為與各種怕心,包括怕這怕那的人心。」「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如何把怕心去掉,學好法是關鍵。過去讀《轉法輪》近千遍,但往往趕進度,思想不夠集中,有時會走神,有時會溜號。為了儘快溶於法中,從今年正月二十開始,我每天讀一講,背一頁書,雖然年到七十,記憶力差(還是人的觀念)但我一定堅持下去,同時結合學師父的經文和其他的講法。現在自己感到怕心越來越少,去年奧運會前後,我講真相勸「三退」一天未停過。今年邪黨兩會期間,有人打電話給我說:城鄉都有便衣蹲坑,我根本不動心,和平時一樣去做。

第二個要去掉所謂的自尊心。我過去曾做過邪黨書記,當了幾十年的幹部,在社會上有一定的地位。但性格內向,不善於交際。這對講真相是個很大的障礙。師父在《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中教導我們:「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相。」師父說:「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洪吟二》〈快講〉)。我是弟子,就要聽師父的話。有一次在路上主動和一老一少搭上話,還沒講完,他們橫穿一條馬路,我也跟過去,那老頭大聲呵斥,當時感覺沒面子,心裏很委屈。從做學生到走上工作崗位,都是在表揚中走過來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我無禮。但很快想到《轉法輪》中的一段法:「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頓時心裏平靜了。這點事算甚麼,這不是去我的那個自尊心嗎。其實就是去那個高人一等的虛榮心。我應該感謝他才是,現在我能很自然的和各類人員拉上話,就是和撿破爛的、要飯的打招呼也不覺的丟臉,並能把握時機,適時轉入正題,救人的效率越來越高。

第三要去掉急躁心、急於求成的心。去年到一個城市,上午到兩個老幹部家,其中一位是市級幹部。由於師父的加持,自己心態也正,三退很順利。下午去一個四十多年前的老同學家,平時是互有來往的好朋友,真相以前講過幾次,這次以為水到渠成,可是出乎意料,勸他三退他根本聽不進去,還說了對師父不敬的話,我急躁心起來了,不冷靜了,和他發生了激烈的爭論,結果不歡而散。回來向內找,為甚麼會發生這個情況?一是上午順利,產生了歡喜心,二是急躁心突出,缺乏耐心,三是爭鬥心明顯,缺乏慈悲心。悟到了,當晚打電話向他道歉。我打算以後還要和他講。

多次教訓使人逐漸成熟。我有一個親戚,向他講真相能接受,但就是不退黨,態度十分堅決。並教訓我:你從小家裏很窮,不是××黨,你能上大學,能當幹部嗎?我耐心的擺事實講道理,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最後還是把他勸退了。

我有個不好的習慣,與人說話總是喜歡把自己的話講完,不耐煩聽別人講完,這會影響三退效果。認識到就改,這次到一位老幹部家,能否勸其退黨沒把握。見面後,聽他講家庭情況,然後聽他講各種病的治療情況,我專心聽,並表示對他同情。等他講完了,我再講。結果出奇的順利,夫婦二人都「三退」了。

現在已經到了正法的後期的後期了,我每天都背誦師父的一段話:「放下任何心,甚麼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一定不辜負師尊慈悲救度,不辜負眾生的期望,越最後越精進,更加努力做好講真相勸「三退」的事。

上述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