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惡警、法官阻撓律師辯護看中共邪黨的流氓本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黑龍江哈爾濱市南崗區大法弟子栗志剛在家中遭綁架後,家人數次聘請律師為栗志剛作無罪辯護,但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與國保大隊合謀,百般阻撓律師介入。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才開庭,誣審大法弟子栗志剛。期間哈爾濱市南崗區惡警與法官串通一氣,耍盡流氓手段,真是醜態百出,充份暴露了中共邪黨的流氓本性,請看:

自栗志剛遭綁架後,栗母即為栗志剛聘請了當地律師。但南崗區國保大隊隊長王立國及副大隊長黃耀濱對律師進行恐嚇,律師被迫退出辯護。後栗母又為栗志剛聘請了北京正義律師李長明,又被哈爾濱偽公檢法人員以各種非法理由阻撓。在李長明律師據理力爭下,法院表面上同意律師介入,可暗地裏勾結公安機關再阻律師介入此案。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李長明律師接到了南崗區法院辦案人宋成章的通知,稱將於六月二十二日上午九時非法審理栗志剛冤案。李長明律師於是從北京趕到哈爾濱。

六月十九日早八點三十分,李長明律師到南崗區法院找到承辦案件的法官宋成章,提出要複印栗的案卷。宋成章問:你是第幾次做這類案件呀?要怎麼辯護呀?宋成章不讓律師複印案卷,只讓當場看看。李長明律師遞交了栗母的授權委託書後,宋成章改變了主意,說:你的這種情況要和庭長彙報。宋成章出去回來後說:需要栗志剛本人簽署的授權委託書才可以更換辯護人。

上午十點三十分左右,李長明律師同另一位律師來到南崗區看守所準備會見被非法羈押的栗志剛。在辦理完一切會見手續後,一位自稱是看守所所長的人出來說:國保大隊不讓會見。

李長明律師急忙趕到南崗區國保大隊,南崗區國保大隊說:案件已經到了法院,不歸我們管了,我們沒有權力不讓會見呀。

李長明律師同另一位律師再回到看守所時已經是午休時間。因為當天是星期五,下週一就將非法開庭。李長明律師很著急,只好在附近等。下午十三點三十分,李長明律師同另一位律師又來到了看守所,那位自稱是看守所所長的人再次出來說:國保大隊不讓接見。

李長明律師當著那人的面,給國保大隊隊長王立國打通電話,得到的回答是:我們沒有不讓接見。這時自稱是看守所所長的人只好說出實話:是法官不讓見的,我們沒有辦法,你們去找法官吧。

李長明律師又給宋成章打通電話,宋成章說聲「我們在開會」,就掛斷電話,並再也不接電話。李長明律師最終沒能見上栗志剛。

此後栗志剛母親數次給南崗區法官宋成章、庭長董興東、院長孫某打電話,詢問非法庭審日期。最後董興東於十月二十七日勉強告知,將於十月三十日在南崗區法院進行非法庭審。但法官宋成章並未按法律規定,在開庭前書面通知栗志剛的辯護律師,而是在十月二十八日才打電話通知李長明律師,致使李長明律師因與外省案件的開庭時間衝突,險些未能按時抵達。

十月三十日上午八點十五分,栗志剛的父母及律師一行抵達南崗區法院時,獲悉週三法院內部已通知,以後凡是法輪功案件都到遠郊的王崗鎮法庭非法審理。栗志剛母親及律師分別給法官宋成章打電話詢問,宋成章說:地點沒改,還在南崗區法院,你們等著吧。

八點三十分,栗志剛父母、正義律師及眾親屬進入南崗區法院,宋成章稱因臨時電腦系統故障,庭審只能去王崗鎮法庭了。

從上述事實明顯看出,為了阻撓正義律師介入栗志剛冤案,哈爾濱市南崗區法官宋成章與國保大隊隊長王立國及看守所所長等人串通一氣,對律師和大法弟子家屬能唬就唬,能騙就騙,出爾反爾,耍盡流氓手段。人們不禁要問:中共政權的所謂執法者,何以下作到如此下三濫的地步呢?道理很簡單:他們明知迫害、誣審大法弟子是違法的(王立國等惡警曾對栗志剛動用酷刑),但為了保住既得利益,就昧著良心幹壞事,因而懼怕律師、懼怕公理便成了他們的本能。他們的所為不單單屬於個人品質問題,是邪黨的流氓本性在他們身上的具體表現。

大家知道,中共邪黨本是流氓無產者起家,靠血腥和謊言篡政奪權。建政後它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大搞各種政治運動,導致八千萬無辜百姓非正常死亡!它根本不講規則,漠視普世價值,就連自己制定的所謂法律也隨意踐踏。它今天說你是「無產階級革命家」,一夜之間就會把你揪出來「批倒批臭」,過段時間再「平反」,哪有法律可言?法輪功學員修煉真、善、忍,講真相救度世人,完全符合法律規定。但邪黨為了欺騙世人,妄圖給鎮壓披上一層法律的外衣,使鎮壓合法化,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庭審。非法的人審合法的人,能不怕正義律師嗎?能不耍流氓嗎?

歷史和現實充份證明,中共邪黨是舉世最邪、最惡的超級大流氓。它惡貫滿盈,壞事做絕,天滅在即。與流氓為伍,就會隨著邪黨一同遭殃。退出邪黨,才會有光明,才會有未來,才會有幸福的明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