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為甚麼能夠進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人體器官的指證,很多人不敢相信:中共真的邪惡到這種程度了嗎?把一個鮮活的生命的器官摘除掉而不顧這個生命的死活,這還有一點的人性嗎?是甚麼使得人喪失了人性變成了惡魔,那些握著手術刀的醫生不就成了殺人罪犯了嗎?

關於中共邪惡的成度,《九評共產黨》有很透徹的陳述和剖析。能夠經常看明慧網的世人當然也不會懷疑中共邪惡的程度的。明慧網上的真實迫害案例何止成千上萬,十年的明慧記載了中共十年的罪惡。那真的是慘絕人寰、無與倫比的。最近明慧網上有一個小案例,可以佐證中共醫生的罪惡。

湖北武漢市大法弟子高順琴被綁架進洗腦班。一天下午約二點半,洗腦班幾個惡人胡善萍、高金榮、徐德喜、周志英、車建華互相傳遞眼神,然後動手拽高順琴,強行將她按在一個小會議室的桌子上,一姓王的女醫生立即給高順琴打了一針。

這時高順琴看到在會議室門外的惡徒有胡紹斌、陳崎屹、余國旋,臉上透著得意的表情,就問:「給我打的甚麼針?」陳崎屹說「破功的針」,高金榮說「營養針」。高順琴又問醫生,該女醫生說「不知道」。高順琴說:「你是醫生打甚麼針不知道,為甚麼要打?我又沒病。」醫生說:「是他們(指胡紹斌一夥)叫打的。」

當天下午四點半,洗腦班惡徒們將注射了毒針的高順琴關進一間又矮又黑的房間,逼她站立、兩臂抻開、呈十字形銬在固定物上。因打了毒針加上這種酷刑,高順琴感到頭昏、心慌,全身不適,向當班醫生反映幾次,該醫生根本不理。直到晚上十二點多,惡徒才讓她上廁所暫停這種酷刑片刻,接著又將她的雙手腕銬在大會議室的窗框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八點左右才打開銬子。

洗腦班惡首陳崎屹看高順琴無「轉化」之意,就讓惡徒將她雙手腕吊銬到食堂小餐廳的窗框上,白天九點多鐘到夜裏十二點,吊銬十五、六個小時。吊銬中,高順琴頭昏、目眩、心慌,她一次次通過看守人員向當班醫生反映,醫生根本不理不問。

這就是中共醫生的作為。令人無法理解的是,怎麼醫生打甚麼針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甚麼醫生?一個身體健康的人需要打針嗎?連甚麼針都不知道她就敢打,這說明甚麼?難道一句「他們叫打的」就可以推脫掉自己的罪責嗎?

其實像這種情況發生在中國還真的不是甚麼新鮮事兒。只要是中共叫做的,肯定就有人去做,根本不去考慮事情的結果和自己應承擔的責任。他們認為自己的工作是黨給的,工資是黨發的,爹親娘親都不如中共親,那真是黨叫幹啥就幹啥,只要有中共撐腰,殺人放火也在所不辭。這些忠實的黨奴,說白了就是中共的馴服工具。有了這樣的馴服工具,中共還有甚麼罪惡不能得到實施。中國人民災難的根源是中共,可是這些中共的黨奴卻恰恰是造成中國人民一切苦難的直接兇手。

這些人沒有自己的思想,沒有自己的判斷,一切唯黨的馬首是瞻。這些中共的黨徒,黨性異常的強,而人性卻是非常的弱。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如果要他拿起手術刀來去摘取法輪功修煉者身體的器官時,他還會推辭嗎?只要有了中共作掩護和藉口,甚麼罪惡都可能在中國實現。

其實,法輪功修煉者讓人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時,不就是在幫助人擺脫中共的控制嗎?要想擺脫中共,只有從思想上先擺脫才行啊。擺脫了中共的控制才能做一個真正的人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