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路上救人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七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是七十一歲的大法女弟子,於一九九七年得法,算來至今修了已有十二個年頭了。當我看到第六屆大陸網上法會的通知後,就馬上動筆寫出我的修煉心得交給能上網的同修發往明慧,用我的切身體會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緣結大法 走上歸真路

我住在一個小縣城,早在一九九六年時,兒子就經常從國外打電話回來,讓我們老倆口修煉法輪大法。老伴文化較高,就在九月份開始修煉了,修煉只一個星期,他就把剛批回來的幾箱藥給扔了,人也紅光滿面,精神煥發。我從老伴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發自內心的敬佩大法。一九九七年五月的一天,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只斷斷續續讀了大約四年書,在得法時《轉法輪》好多字都不認識,老伴就讀書給我聽,後來我開始自己讀法,遇有不認識的字就問老伴。不久我就會讀《轉法輪》了。後來又參加了集體學法,在師尊的呵護和同修們的幫助下,感覺提高很快。那時每天至少要讀一講,有時讀三講,每天參加晨煉,真是受益匪淺。從此,我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之路,修煉法輪大法成了我生命不可缺少的重要部份。

二、利用多種形式講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後,儘管電視上謠言鋪天蓋地,但我對大法的信念依然如初,沒有一絲的動搖。隨著經常看同修傳來的明慧網文章,知道該怎麼做了,師父要我們向世人講清真相,儘量救人。從二零零一年下半年開始,我就天天堅持向有緣人講真相,風雨無阻,八年如一日,沒有節假,不分寒暑。

那時,真相資料十分緊缺,恰好師父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七日發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經文,師父說:「每個學員除了參加集體活動之外,平時都要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主動性,在講清真相中樹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個人的路。所以,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遵照師父的教誨,我就自己動手寫真相短語出去貼,以解決資料緊缺的問題。我用毛筆工工整整的在紙上寫上「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是正法,千古奇冤在中華!」等短語,一寫幾百份。同修們還鼓勵我字寫的好,就都從我這裏拿出去張貼。

後來我悟到寄信也是一種很好的講真相的方式,在能夠得到資料後,我就開始寄信講真相。我走到哪裏,看到電桿上有明星教師的名單,學校門口有優秀老師公布榜,都一一記下名字;還有我認識的一些科、局級幹部、學校校長等,我都根據不同的對像選取不同的材料,分別給他們寄信傳遞大法真相和福音,收到了好的效果,為我以後的講真相勸三退打下了較好的基礎。

去年奧運期間,老伴單位的邪黨人員上門騷擾,叫我不要到外面到處走動(指不出去講真相發資料),就在家裏呆著。我心想,我長著腿呢,你叫我不走,我就不走了?我還救人呢。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我先前給他們寄過資料,講退黨他們也明白,其中有一個早先給辦了三退的就說:好好好,我們聽聽真相也好。我對他說:你再不要配合他們,到我家來了。他當場答應「好」,以後他們就真的再沒來過。

在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我與甲同修結伴在農村向世人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打了黑報告,警察將我們倆人綁架到派出所後,問我名字,找我要身份證。我想起師父說的:「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就一概不配合,只給他們講真相。警察折騰來折騰去,折騰了四、五個小時,最後一無所獲。剛開始他們挺兇,叫我坐在他們對面,像審犯人一樣審我,我不配合,依然坐在原來的位置不動。一警察偽善的說,我們一同事的妻子是風濕病,你教她煉功吧,我知道他是設圈套,想照像,弄所謂的非法關押「證據」,我說現在不教,等法正人間時大家在廣場公開學!

警察沒法,換了一個又一個,各種面孔都出現了,也不管用。後來我猛然悟到,這不就是舊勢力安排的所謂考驗嗎?我這不是在消極承受嗎?我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把心一橫,就對折騰我的警察說:我是大法弟子,你們不配問我話。那警察脫口而出:「啊!你是大法弟子啊?那我就不問你了。」後來就真的再也沒敢動我。警察將我和同修綁架到縣看守所,因我沒報名字,他就對看守所警察說我是啞巴。我立即震懾警察道:啞巴你們都敢抓?

在看守所,我們全面抵制迫害,先前也有兩名同修被非法關押。我就與同修切磋說:我們不能嘮常人嗑,分分秒秒都要用來背法和發正念。同修們也悟上來了,這樣我們四人形成一個整體,一刻不停的發正念、大聲背法。

與此同時,外面的同修也及時上明慧網給邪惡曝光,海內外大法弟子全力營救,十四天後,迫使「六一零」放我回家。在放我那天,國安、縣「六一零」逼我兒子代我寫「保證」,還要兒子支付每天二十元的生活費。我兒子的一位朋友是公安局辦公室的主任,正在這時他趕來了,對國安人員說:她沒讀過書,不寫;讓我兒子交錢,他又說,不交。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闖出了看守所,而且在三天之內,其他三位同修也先後平安回到家中。

今年夏天我與乙同修結伴白天到鄉下去發神韻光碟,走到一個地方,看見一戶人家有十幾人正在打麻將,我就裝作問路:請問某某某住在哪裏?我與他是親戚。他們說走過了,還往回走一段路就到了。我就智慧的說,我是來給他送海外華人新年晚會光碟的,蠻好看哩,碰到你們也是緣份,也跟我親戚是一樣的,你們家裏有影碟機沒有?也送給你們看看。世人一聽我把他們當親戚,都很高興,就很友好爭著要光碟。其中有個人問我:「是不是法輪功的啊?」還沒等我開口,又有一人說:「法輪功的我也喜歡看」, 他這一說,大家更加搶著要了,得到了的還連聲說謝謝。

三、救度每一個有緣人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聯繫上了一個從沒來往過的本家族的叔弟(論輩份與丈夫同輩,比丈夫年齡小),決定去給他講真相,便帶著資料上了路。經過好幾次中轉,費了很多周折,好不容易到了叔弟家裏。弟媳婦熱情的張羅做飯,我就忙著給叔弟講真相。給他講明白了,又去給他哥哥講,他哥哥是村裏的書記,我想我一定要救他。弟媳婦就主動帶我去他家,正好哥哥嫂嫂都在,經弟媳婦一介紹,他們都很高興,說真是稀客。我開門見山,告訴他們我這次是送福來的,接著我就開始講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講煉功人不吃喝嫖賭,不貪污受賄;講江澤民打壓法輪功全是出自個人的妒嫉;又講天象變化,講三退保平安。我說:大哥,你是入過黨團隊的人,一定要退了才能保平安的,你看我就幫你退了吧!大哥立即答應退。

剛給大哥講完,他的大媳婦就來了,我想,師父真是安排的巧妙啊。於是我又給他大媳婦講真相,她聽明白了,就讓我給她兩個孩子都退了團隊。她還告訴我,她早就知道了這些事,去年冬天就有人發過資料,現在電線桿上到處貼著三退保平安的真相。我又送給她二零零八年的新唐人新年晚會光碟和真相小冊子。

到了下午五點鐘,叔弟家又來了兩位客人,一個是他的外孫子,正在縣城讀高中;一個是外孫子的伯伯。我就抓緊先跟外孫子的伯伯講真相,問他們這裏有沒有煉法輪功的,他說有,他也知道關於法輪功的一些情況。我問他是否加入過黨團隊,他說他沒加入過,但他的孩子入過隊,他請我幫他的兩個孩子聲明退出,我記下了他孩子的名字,並囑咐他一定要給孩子講明白,孩子點頭同意才算數。我送給他真相小冊子和護身符,他都愉快的接受了。接著給叔弟的外孫子講真相,他也同意退團隊。

第二天早上吃完飯,剛要走的時候,叔弟家又來了一位女客人,說是他們的同族,我想這不正是得救的好機會嗎?我就又給她講真相並送她護身符,叫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高興,還讓我幫她在外打工的兩個孩子退隊。

我要回家了,弟媳婦送了我兩里多路,直到要上車了,她還依依不捨。我就對她說:千萬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祝你們全家平安!

今年四月二十九日,我一大早出去講真相,正遇到堵車,好多車停在那裏。我看見一輛車裏坐得滿滿的,一看他們都是電力部門高空作業的工人,就想著要給他們發《神韻》光碟。剛這麼一想,車就開始疏通,那輛車就開在一家商店門口停住,就好像是衝我來的。我心想,師父時刻在我身邊,我一動念,師父就給我救人的機會。我走近車跟前,就直接問他們家裏是甚麼樣的影碟機,然後分別給他們發神韻DVD和VCD光碟。車裏人人都想要,有一人沒得到很著急,還讓我再回去拿。我就善意的說不誤了你們的工作,等下次有機會再送你吧。

這時趕來一個騎摩托車的約四十多歲的男子,車裏工人說是他們的領導,因光碟發完了,我就給了他護身符和真相冊子,那位領導仔細的觀看護身符,愛不釋手。他問我:「是不是天天都念護身符上面的話,就是爬很高都不會掉下來啊?」我說只要你真心的念,就不會有危險的,只要你相信,我們師父就會保祐你的。他又說:「那您再給我多準備一些,我們單位有一百多人。」這時車裏的人問我還有沒有護身符,我說有的,就給他們一人送了一個。車要開走時,我向他們揮手說:「祝大家平安」。他們得救了,都紛紛向我道謝,然後就高高興興的開車走了。

四、飛機上講真相救人

今年三月十日,我外甥女約我去海南玩,我說要救人呢,沒時間玩。但外甥女一定要我去,我就說:最多一個星期吧,因也想去給我叔弟(老伴的胞弟)送真相看,就帶著《轉法輪》、《九評》、神韻光碟和一些真相小冊子。外甥女說飛機上不能帶這些,我心想我救人呢,邪惡看不見,不准查我包,就全放在包裏。在機場我發出強大正念,解體干擾我傳送真相的一切邪惡,結果順利過了安檢。

外甥女原先就明白了真相,這次一路上我又給她講大法在全世界洪傳的形勢,她很喜歡聽。我還給同車的人發放真相護身符,囑咐他們記的常常念法輪大法好,會有福報。外甥女擔心我的安全,就善意的提醒我說:您在飛機上就不給別人講了,飛機上很嚴。我就安慰她說你別擔心。我想起師父說:「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從古到今各界眾生都在期盼。」(《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我知道自己的責任是來救人的,飛機上如坐有有緣人那也是應該救的,大法弟子走到哪裏都是救人為根本。

說來也巧,我們提前三個小時到機場等飛機,可先訂好的八點十分的班機卻沒票了,外甥女急的沒法。售票員在電腦裏查來查去,查了好一陣也沒個結果,眼看馬上就要起飛了,一點眉目都沒有,售票員還在繼續不停的查著,說是十分鐘後有結果。外甥女一想,等十分鐘查出來還不一定上的了飛機呢。我勸外甥女別急,馬上就會查到的。這時我就求師父:師父我是去救人的,請師父安排。真神奇!就在我求師父只一分鐘的時候,查到提前十分鐘的八點鐘起飛的班機上還有兩個座位,我們拿到票飛跑著上了去海南的飛機。

因為是臨時拿的票,因此沒和外甥女坐一起,我想這也是師父的苦心安排,把有緣人送到我身邊。我的旁邊坐著一位四十多歲的女士,我主動和她搭話:「請問你是到海南旅遊去的吧?」她說是的,還說我們是一個旅遊團。我說:「我也是來旅遊的,我們坐在一起真是緣份啊!」接下來我就問她聽沒聽說過三退保平安的事,她說沒聽說過。我就說:其實入黨入團的人多數都是優秀人才。這樣順著世人的執著講,她表現出很願意聽。

我又進一步說,現在好多到香港旅遊的官員和企業家,直接就在香港退了黨,因為他們在那裏了解到許多真相。比如貴州省平塘縣一個風景區裏就有塊億年奇石,怎麼個奇法呢?它就像那個饃饃從中間掰開一樣的斷開了,裏面神奇的現出六個大字。這時我反問女士道:你猜是哪六個字?女士湊過來急切的問道:「哪六個字?」我放慢聲音說,是「中國共產黨亡」,「啊!」女士低聲驚呼。我說這六個字全都不是人工雕的,它是長在石頭上面的,你說奇不奇。按照歷史的經驗,這石頭說話可是現的天機呀,這天要滅它,人們不趕快退出還和它攪在一起不危險嗎?這位女士很驚訝,表示自己入過隊,想趕緊退出,還告訴我她姓李,我說那我就給你取個名字叫李有緣,用這個名字退了吧,她立即點頭同意。我又送給她神韻光盤和護身符,她高興的接受並連聲說謝謝。

事後我從這件事費的周折足可以看出,師父為每一個有緣人的得救都是操碎了心啊!

五、旅遊景點救遊客

到了海南,我把《轉法輪》寶書、真相資料、神韻光碟給了叔弟,我先前就給他們夫婦倆辦了三退,這次又幫他兩個孫子退了隊,一家人很高興。叔弟和弟妹一定要帶我去遊玩,開始我不想讓他們花錢,就說不去,但他們堅持要帶我去玩,我轉念一想,去就去吧,說不定會碰上有緣人呢。

果不出所料,師父早有安排。一個烏魯木齊的小伙子,他們一家人和我們一趟車,我先單獨的給他媽媽送了真相護身符,她說她有風濕病,關節痛,我說我以前也有風濕病,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小伙子的媽媽也認同煉功確實好。一會兒吃飯時我們一車人又坐一桌,就又和這個小伙子坐一起了,我就對他說:你看現在天象變化,全國退黨退到幾千萬人了,高官、中央黨校的都集體網上聲明退黨哩,退了有個好未來啊!我給這個小伙子一講他就同意退了,看來有緣人就等著大法弟子來救啊!

午飯後,我們去看猴島,看猴島要乘坐纜車才能上去。因為遊人多,需要排隊等一個小時,於是我們就在纜車下面等。和我們一起等的還有一個北方口音的男子,看上去約七十歲左右模樣,我就主動和這位男子打招呼,我說聽您口音是北方來的吧?他說是黑龍江的,是屬於公安部的,他怕我聽不懂,又補充一句說,是管犯人的。這時我送他一個中間帶大福字的真相護身符卡片,他雙手接過看了又看,很是珍惜。然後就放在衣袋裏,我仔細觀察著他的變化,想找機會進一步給他講真相。過了一會兒,只見他又從口袋裏掏出護身符來在胸前比劃著,他對我說,回去後要在護身符上穿一根繩子,這樣好掛在胸前。我感到很震撼,全身一陣發熱,淚水都快流出來了,看來世人明白的一面對大法都有著久遠的期盼和無限的敬仰啊。此時,我又進一步給他講大法的美好與大法遭迫害的真相,並勸他退出了黨團隊,又送他一本《選擇未來》的小冊子,他表情很是感激。

以上是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做了一點應該做的,我知道與精進的同修相比還相差很遠。回首修煉的歷程,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帶領我一步一個腳印的往前走,在大法的熔煉下,讓我逐漸走向成熟。今後要繼續努力做好三件事,與同修們共同精進,助師正法,兌現史前的誓約,完成大法弟子的責任。

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向全世界同修們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