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二十多天不讓睡覺

——遼寧丹東邵長華、張桂蘭遭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丹東法輪功學員邵長華、張桂蘭在二零零四年被綁架,分別遭到遼寧丹東派出所、瀋陽女子監獄的惡警殘酷折磨。其中,邵長華曾遭惡警二十多天不讓睡覺的折磨。

二零零四年十月六日,法輪功學員邵長華、張桂蘭在丹東市元寶區蔡家溝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時,被人惡意舉報,元寶區九道派出所、「一一零」警察將倆人綁架。

當晚,丹東市「六一零」一頭目認出張桂蘭是曾從濱江派出所走脫的大法弟子時,對她進行了慘無人道的逼供、毒打,幾個警察用電棍整整折磨張桂蘭一宿,打的張桂蘭身上沒有一點膚色,到看守所一個月後都沒有變過來。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邵長華被劫持到瀋陽女子監獄,分配在當時的五監區。惡警隊長趙笑紅十五日早上就把邵長華叫進辦公室,讓邵長華寫悔過書,被邵長華拒絕了。結果惡警和犯人就毒打邵長華,叫邵長華蹲著,不許站起來、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漱、不讓喝水、每頓一個窩頭;並且惡徒二十四小時輪流看著,一直不讓她睡覺。到八月初,邵長華已經二十多天沒有睡覺了,站起來就暈倒。

一天早上,惡人王枚看見邵長華閉眼時,拿起正在刷漿糊的大刷子朝邵長華的臉上打去,當時打的邵長華左眼充血,看不見東西,半個臉成了黑色。惡警趙笑紅怕出人命,那天晚上從半夜一點到四點才讓邵長華睡了三個小時的覺。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已經一個多月沒有洗漱的邵長華身上都發臭了。惡警趙笑紅又把邵長華關進了號子裏,派兩個惡人每天都用各種流氓手段迫害她。八月十七日,邵長華的家人來探望她,惡人蔣怡、姜冬梅她們手裏拿著筆和紙,逼著邵長華寫「三書」,說寫了就可以接見。邵長華不寫,她們就不停的毒打她,抓著邵長華的頭髮往牆上、鐵床上撞,將邵長華打得昏了過去,等醒來接著打。

十月六日,惡警趙笑紅改用電棍迫害邵長華。每天早上八點到十一點半,下午一點到三點半,每當邵長華被電的喊救命時,惡警就哈哈大笑,並喪心病狂的叫囂說:「叫得真好聽,給我使勁電她。」

十月末的一個星期天,惡警趙笑紅把邵長華從號子裏帶進鐵皮房倉庫裏,把邵長華的衣服扒光,兩隻手用銬子吊在房樑上。惡警趙笑紅用電棍轉往邵長華的敏感地方過,從早七點至晚上九點,一刻也沒停止過。九點半拉回監舍,再把邵長華的衣服扒光,讓她蹲在地上被犯人們耍戲。

零五年十二月初的一天,她們把邵長華關進三樓電話亭裏,惡人蔣怡、姜冬梅、高明娟、陳鳳雲、劉曉豔、曹芳等六人把邵長華的衣服扒光,嘴堵上,把邵長華的腰和腿都踢壞,兩面肋骨各斷了兩根。她們一面打著一邊叫囂:「你不是頑固嗎?我讓你嘗嘗各種刑法的滋味。」

目前,瀋陽女子監獄十監區的惡人沈曉麗還在惡警的慫恿下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