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風雨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和我的老伴都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風風雨雨中走過了十年的修煉之路,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很榮幸能夠參加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在此,向師父和同修們彙報一下我們十年來的修煉心得,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有緣得法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三日是我們老倆口的再生之日──我們的鄰居借給了我一本《法輪大法義解》,我從頭到尾看完這本書之後,就告訴我的鄰居這是我一生所追尋的佛法真理,請她給我請一套《轉法輪》的書,我的老伴在看了《轉法輪》這本書之後,也決定和我一起修煉法輪大法,就這樣,我們又請鄰居給請了一本《轉法輪》,我與老伴人手一本。從此,我與老伴兒就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返本歸真之路。

在修煉之前,我患有風濕性心臟病、常年貧血、感冒、四肢無力、只要一低頭就流鼻血,吃了很多藥打過很多針都沒有效果。我的老伴比我還要嚴重,美尼爾氏綜合症、淺表性胃炎、頸椎骨質增生、嚴重性風濕、周身腫痛、咽頰炎、扁桃體炎、支氣管炎,渾身上下沒有一處沒有病的地方,每天早上一吃完早點我們就滿城市的跑,到處找醫生,能去的醫院、能用的偏方、能吃的藥全都試過了,就是沒有效。

我一開始煉功就感到了小腹的法輪旋轉,煉功半個月之後我就走路生風,過去上個坡都費勁,這下走多遠都很輕鬆。我的老伴兒第一次煉功,就明顯感到全身的脈絡「簌簌」的,有很強的能量通過,百脈打通,接著渾身上下的病也都漸漸的好轉和消失了。

我和老伴身體上的巨大變化更堅定了我們學法修煉的決心。我們一九九九年才得法,與大法真有相見恨晚的感覺,在我們之前很多老同修都是九四、九五年得法的,因此我們感到了時間的緊迫。每天一早六點我與老伴就去煉功點煉功,煉完功回到家,除了忙活兩頓飯之外,其它的時間全都用來學法,有時出門辦個事兒都是小跑著,生怕耽誤了學法的時間。那時我每天最少讀三講《轉法輪》,我老伴也至少保證讀一講,每天傍晚我們還要去煉功點煉一次功。那段時間是我們人生中最忙碌但也是最充實幸福的時光,在學法和煉功中,我和老伴的身體、思想境界都得到了很大的昇華,我們真正的感到了我們像再活了一次,生命真正的看到了希望與光芒。

二、黑雲壓頂,走出去就證實法

雖然我們一九九九年一月份得法,到「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我與老伴實修的時間只有六個月,但由於前期打下了堅實的學法基礎,因此為我們後期正念正行、跟隨師尊正法進程做了良好的鋪墊。我和老伴從師父的講法中深刻的體悟到:現在個人修煉圓滿已經不是目地,證實大法才是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

二零零零年年初,一天早上我與老伴上街遇到了兩位同修,打了個招呼,就被街道巡邏的保安給圍住了,然後就把我們帶到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之後,我們先給接觸的警察講我們自己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的巨大變化,給他們講述大法的美好,講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後來我們被帶到了政保科,在政保科警察給我們做筆錄,我們還是照實講我們修煉大法身體受益、道德提升的例子。我和老伴當時的心態都很祥和,沒有一點怕,講完之後,警察就把我們送回了家。

第二天中午,來了三個警察到我家抄家,當時搜出了兩本《轉法輪》,我和老伴就對警察說:「這書是我們老倆口的命根子,你們把我們的命根子給搶去了,以後讓我們怎麼活呢?」警察很坦率的告訴我們:「書不能還,上級有交代,殺人放火的不用管,就管法輪功。」當時我單位保衛科的人也來了,我當著警察的面說:「修煉是我們個人的事,廠裏的人都不知道,與他們無關,有甚麼事你不要去找他們,直接來找我,我們一人做事一人當。不牽扯其他人!」保衛科長回廠之後就把我的話給傳開了,他說:「像這老倆口才是真的漢子,一人做事一人當,不牽連別人。」也因為這樣,全廠對我們老倆口都充滿了敬佩,也為我們以後給他們講真相打好了基礎。

當時,真相資料《江澤民其人》等都出來了,資料點供應不上的時候,我和老伴就到街上的複印店去複印。雖然迫害邪惡,但是我們從沒遇到過說不給印的,有時候還叫複印店多印一份,送給店裏的老闆看一看。複印好的真相資料我們就背著到廠裏去發,一個辦公室一個辦公室的發,每個辦公室都發一份。我們發資料並不是只發這一次,之後出的真相光碟《風雨天地行》,零四年的《九評共產黨》,一直到今年的神韻光盤,只要有的,我都和老伴一起去發,將真相資料送到那些與我們有緣的人手中。

在抄家之後,廠裏保衛科換了人,又來過我家幾次,我和老伴就和他們說:「法輪功的事情你們就不要管了,你們也管不了,上面要是問下來,你們就把事推給我們,你們就說你們管不了。」這樣幾次之後,廠裏就再也沒來過,也再沒有干涉過我們煉法輪功的事。當我們去給他們送真相資料時,他們都很樂意的接受。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外地來了兩位同修,通過和他們交流,我們意識到了自己做的還很不夠,要主動走出去,證實大法、維護大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在之後的又一次交流中,我們被警察發現,被帶到了國保大隊。到了國保大隊之後,我們還是和警察講,我們原先的身體狀況如何,通過修煉法輪功的短短時間,渾身的病都好了。警察問我們:「你們煉法輪功的怎麼說的都一樣,異口同聲,都是原先的病通過煉法輪功煉好了,都是這樣。」我就告訴他們:「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不說假話,事實就是這樣,這就是大法的神奇!」在國保大隊裏,我們向不同的警察反覆的講述著法輪功的真相,通過我們自己向他們展示著大法的美好,一直到凌晨三點多鐘,警察才把我們老倆口送回家。

那次我們也向警察要了他們的電話,兩天之後,我就給警察打電話,問他們說現在有真相資料,問他們看不看?警察說看。於是我就和老伴把真相資料送去給了警察。從那以後,只要有適合警察看的真相資料,我和老伴都風雨無阻的將資料送給他們,通過不間斷的這樣做,再加上我們講真相,有幾個警察在明白真相後主動的提出調離原崗位,再也不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同修中也說:「你們老倆口把國保大隊的警察說的一批批的都調走了。」那些沒有調走的就對我們老倆口說:「你們法輪功我們也不管,只要沒有人舉報!」以前一個國保大隊的網警在我們反覆講真相之後,調離了國保,但此後一直來找我們老倆口要資料。我們區「六一零」的主任經過我們不斷的講真相、送真相資料,最後他不再幹這個了,他和我說:「我現在是真的明白了你們法輪功是為我們好,你們是無私的奉獻,我們還多多少少的要一點利益,而你們甚麼都不要,我今天終於明白了。」不僅如此,他自己退了黨,還把他的父親也給退了。

三、更大面積的講真相、讓大法深深的紮根於此

二零零二年,邪惡的迫害登峰造極,原先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被破壞了,同修之間接觸也越來越少,彼此不知道對方的情況,整體的力量很弱。當年七月份,有同修建議大家能夠一起到公園、郊外這些常人比較愛去,人比較多的地方更大面積的面對常人講真相,同時也能帶動更多的同修一起走出來證實法,跟上正法進程。我當時一聽,覺的這個建議非常好,就毫不猶豫的和老伴一起加入到這個講真相的行列中去了。

第一次我們去的時候只有三位同修,對周圍的環境也不太了解,慢慢的,隨著學法的深入,參與的同修也漸漸多了。令我們驚喜的是,郊外、公園這些地方的遊人非常多,而且各種職業、各個年齡階層的人都有,教師、大學生、小學生、公務員、警察、外地來旅遊的遊客、退休的老年人……。尤其週末的時候,更是人山人海,成群結隊。我和老伴背著滿滿的真相資料,一大早就趕到遊客最多的地方。這些資料根據不同年齡、不同職業都事先分好類。在公園景點,我們主動的為過來的遊人接水,熱情的同他們打招呼,趁這功夫,就一邊講真相,一邊發真相資料。大學生我們就給他們《風雨天地行》等;小學生我們就送光碟或者護身符;老師我們就送給他們《九評共產黨》;針對不同的人送不同的真相資料,有時在郊外掘到的一些野菜,我們也隨真相資料一起送給有緣人,他們都非常感動說真是遇到好人了。除了來遊玩的人我們講真相以外,住在周圍村子的放牛娃、放羊的小孩我們也發資料,主動的和他們講真相,他們接到真相資料非常激動,像是得到了珍寶一樣珍惜,自己看完了就從村頭一直傳到村尾,整個村子都傳看一遍。在一些離市區較遠的農家樂,我們也逐一的去講真相,開始先給店裏小工發真相光碟,後來慢慢的就給老闆真相資料,還給他們講大法真相,把幾處的農家樂都給講完了,老闆和小工接受了真相,一接到我們給他們的真相光碟就非常高興,常說:「今天又有新碟看了!」其中有一家農家樂的老闆明白真相後,專門給我們法輪功騰出一大間房子,供我們同修之間交流學法用。

有一次我和老伴在車站等車時,我和身邊的一個中年男子一起上車,我就將口袋裏裝的一份真相資料遞給了他,他轉頭對我說:「我是國安的!」我當時一點都沒有害怕,微笑著對他說:「你是國安?我就是要發給國安的。」沒想到,他呵呵一笑說:「我很開放的。」這是我們第一次遇到他,後來我們又遇到過幾次,我又給他真相資料,他告訴我說:「我上著網呢,看到的東西比你給我的還多!」

還有一次,我和老伴在農家樂吃飯,遇到了一對夫妻,一聊才知道男的是省委調研組的工作人員,我就問他說想不想看點資料,他說想,我就送給了他一份《欺世謊言》,他很能接受。之後我們又遇到了幾次,我們又給了他真相資料,他老遠的就向我們打招呼,像認識了很久的老朋友。

我們在野外、郊區也經常遇到一大群遊人聚在一起,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罵中共邪黨,我就和老伴在一旁聽著,看大家說的差不多了,我們就插話了,面對一、二十人,像開大會一樣,告訴他們:「現在天要滅中共,入過黨、團、隊的得趕緊退,我們這裏有難得的真相資料,有緣的才能看到,沒有緣的人就看不到了。」這麼一說,大家就紛紛過來搶真相資料,帶的資料還常常都不夠發,沒拿到真相的人很遺憾,追問我們還有沒有資料,怎麼才能拿到?我們就和他們約好時間,下一次再把資料帶去送給他們,有的當場就把名字交給我們,請我們為他們辦三退。

在我們這麼多年持續講真相發資料中,不管天陰天晴、颳風下雨、甚至下雪我和老伴都從來沒有間斷過,很多人對我們老倆口都非常熟悉了,也多次從我們這裏拿過真相資料。這一路走過來,真的深刻感受到慈悲偉大的師尊無時無刻不在看護著弟子,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沒有其他同修的默默配合,我們是無法走到今天的。

四、整體配合,營救同修

二零零四年我們本地一個資料點被破壞,資料點的同修被綁架。我和老伴知道這個消息後,第二天就和另兩位同修到抓人的國保大隊要求放人。到了國保大隊之後,我們四位同修每個人都向警察講了真相,我們說:「某某(同修)他沒有犯罪,他的行為沒有觸犯法律,你們抓人是違法的。他為甚麼要做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是因為中共踐踏了中國的一切法律、壟斷了一切新聞媒體,剝奪了每一個中國公民的知情權,傾一國之力迫害一群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天理不容,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某某他用自己省下來的錢,打印真相資料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不但沒有違法,恰恰是捍衛了中國法律的尊嚴,做了一個有良心的中國人都會做的事。」警察都安靜的聽我們講完了真相,但最後,他們說:「沒辦法,人還是不能放。」

之後,被綁架的同修家屬為這位同修寫了申訴,我們老倆口就和他的家屬一起把這份申訴親自送到了區「六一零」、市「六一零」,區檢察院、法院、市檢察院、法院和省人大常委會。我們將這份申訴送到了這些地方後,就帶著這份申訴去各個律師事務所找律師,找律師並不是我們唯一的目地,而是向我們本地的律師界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喚醒律師界尚存的良知與道義。我們當時去了很多律師事務所,講法輪功真相,送申訴、送真相資料。在師尊的安排下,我們那個時候就找到了一位願意為這位被綁架同修辯護的律師,通過我們反覆講真相,看我們的真相資料,他非常激動的說:「我命可以不要,但我一定要做這件事情(指為同修辯護),今生能為法輪功辯護這是我莫大的榮幸!」這位律師當時受到了各方面的壓力和威脅,但是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在同修們正念的加持下,他一直堅持到最後走上法庭為同修做了無罪辯護。這件事在當時對邪惡的震懾非常大,同時也給了我們當地同修極大的鼓舞,整體的配合越來越好。

在法庭對同修非法開庭之前,我和我老伴按照正常程序去法院申請旁聽證,要在開庭當日為同修加持。我們將各自的身份證複印件交給法官,他收下後但沒給我們旁聽證,後來我們又去,開始法官態度很惡劣,不給我們旁聽證,我老伴就問他:「我們是按照正常的手續來申請旁聽證,你這麼做,你是代表誰呢?」法官說他代表他自己。老伴就接著說:「這是人民的法院,你不代表人民,代表你自己,你為甚麼坐在這裏呢?你這麼做又有甚麼法律依據呢?」幾句話把法官說的沒話了,就把我和老伴的身份證複印件退還我們,然後叫我們走了。可我與老伴人還沒到家,法院就給國保大隊打電話,國保讓我們第二天去一趟。由於之前我們給國保大隊講真相的鋪墊,我們又再一次將同修被迫害的情況講給了國保的警察。此後,國保又叫我們去了幾次,不管怎樣,我和老伴都勇敢的面對,沒有擔心我們所做的這一切會影響自己甚麼,我們知道:師父在看護著我們,同修們也在默默為我們加持,與這麼一部宇宙大法同在,沒有甚麼邪惡能嚇倒、沒有甚麼困難能阻擋住我們前進的腳步!

五、關心被迫害同修的家屬以及落實下落不明的同修

從前面提到的這位資料點同修被迫害之後,本地又相繼有一些同修被迫害。在其他同修的配合下,我和老伴就開始關心周圍的被迫害同修的家屬,同時也逐一落實被迫害同修的情況。

對被迫害同修的家屬,我們老倆口買米買油,買最需要的東西去看望他們,有一次,我和我老伴去看了一個被迫害同修的女兒,她非常感動,對我們說:「在我母親被抓之前,我們家門庭若市,每天來不少的同修,可是人一抓,一下子就冷清了,誰也不來了。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你們,但是現在,你們卻來了。」她的這番話,我們老倆口這麼多年一直記的,也一直激勵著我們繼續走好以後的路。

二零零七年本地連續幾個同修被抓但都下落不明,不知道被關在哪裏。有同修來找到我和老伴,問我們該怎麼辦?我想,師父在往前推我們了,同修的事就是我們的事,一定要做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我當時下定一個決心:我們這裏就這些看守所,我們就一個看守所一個看守所的找,這個看守所不在,就找下一個,找完這裏所有的看守所,就不信找不到同修的下落。就這堅定的一念,我和老伴第二天就出發,拿著同修給我們的下落不明的同修名單,去了一個看守所,問一個看守所,不在的話就又找下一個,就這樣找了好幾個看守所,終於找到了同修的下落。查到了同修的下落,我和老伴就去買了內衣褲,帶著其他同修們給湊的錢送去給這些同修。讓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感受到同修們的關懷,加持在特殊環境下同修們的正念正行。

從那時開始,凡是有其他同修找到我和我老伴,告訴我們有下落不明的同修,我們老倆口就拿著名單開始一個看守所一個看守所的找,憑著大法弟子信師信法的正念,不畏路遠,不怕辛苦,不管多難,一定要找到同修,讓他們知道所有的同修與他們同在,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

有時候,我們連下落不明同修的名字也沒有,但依然憑著正念,在師尊的慈悲點化下,以及其他同修的幫助下,都有了線索。這幾年下來,我們這裏所有的看守所我和老伴都跑遍了,有時為了找一個同修,一個看守所,我們跑好幾次,但我們從沒有覺的苦過,我覺的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事,作為師父的弟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些事,義不容辭。

就在前兩天,中秋節前,我還和我的老伴以及同修的家屬一起去看望了一位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對著監室外的攝像頭與這位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說話,當時,我們感受到巨大的慈悲之場籠罩在我們周圍,深深的體會到師父與我們同在,一直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走的每一步。

一直覺的自己和老伴在修煉路上所做的一切普普通通,也一直沒有要寫一寫交流稿的想法,但是十年正法走到了今天,既然法會是師父留給大法弟子的必要形式,作為師父的弟子,我與我的老伴也不能落下這一課。僅用短短的篇幅簡單的向師尊彙報了這十年來的修煉歷程,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感謝一路走來的同修,以後的路,我們還會一如既往跟隨師父,精進不停,勇往直前!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