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身心全部交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看到明慧網第六屆法會的徵稿通知,我想這次機會不要再錯過,因為我一次都沒有參加過。看了前幾屆法會同修的交流我很感動,也想參加,雖然我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修煉中與精進同修比有很大差距,但不能辜負師父十多年來對我的操心與慈悲苦度,今天就向師父做個彙報,用心總結一下自己的修煉過程。

一、喜得大法

我是九七年走進修煉的,在修煉前是個全身有病的人,經常全身疼痛、婦科病、腎積水等。九七年十月又病了,沒錢看病,借錢打了一個月的吊針,也不見好轉,雙手腫的找不到血管了,飯也吃不下,覺也睡不著,經濟又困難,和丈夫關係又不好。當時我想:不要連累家人了,別活了,死了算了。就在我哭了一個晚上的第二天早上,一個朋友來叫我說:「你好點沒有?聽說下面有一個法輪功的煉功點,煉了對有病的人有好處,你去不去?」我馬上說:「去!去!」晚上他就帶我去了,當時那裏有十五六個人在煉功。帶我去的人只去了一個星期就不去了,我天天去。

我文化低,看書很困難,看《轉法輪》很慢,不認識的字就問同修,問女兒,磕磕絆絆的看完了,我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我找到大法了!我的人生有希望了!我馬上就下決心:我就選擇大法了,誰也管不了我了,我就把身心交給大法,交給師父,誰也改變不了!

我文化低,但我最愛學法,還愛看師父的小傳,經常被感動的掉眼淚。得法兩個月後,我開始消大業,七天起不了床,也吃不下東西,一次只能吃一小片蘋果。我想這是消業,不想吃就不吃,但學法煉功一次也沒少。七天過去,好了。原來雙盤不上,只能單盤十多分鐘,這回可以雙盤半小時了。到九九年又消了三次大業,第一次七天,第二次五天,第三次三天。那時法理明白的不多,只明白《轉法輪》上講的修煉中會消業,消業不是病,是淨化身體。明白修煉是嚴肅的,修煉是要吃苦的。消業中我沒吃一片藥,很順利的過來了。

我家庭經濟很困難,丈夫下崗,女兒把八個月大的孩子交給我帶著,每月給二百塊錢,不夠開支,日子過的很艱難。得法後,我開始悄悄的攢錢,有時候沒錢買菜也捨不得花一分,就想將來能為大法用上。

2、迫害中更加堅定

得法十八個月後,邪惡的鎮壓開始了。九九年「七﹒二零」的當晚,我認識的兩個大法弟子看了電視後來問我:「現在政府不給煉了,怎麼辦?」我說,煉不煉自己拿主意,其它沒有多說。我想:沒得法前我是要死的人,現在找到師父、找到大法了,我就認定師父、認定大法了,放下生死,我就跟師父走到底!

形勢一變,我們這裏原來十多人修煉,現在認識的人都不修了。「七﹒二零」後我改變生活習慣,家人都睡了我起來學法煉功,早上就起晚點。與同修也聯繫不上,看不到任何資料,不知道外面怎麼樣了,自己只知道要以法為師。那時沒有甚麼干擾,只是經濟壓力大。

大約在零二年,聽一個認識的人說現在有資料了,我沒有拿到,急的睡不著直掉眼淚。後來,以前的負責人帶一個同修甲來見我,同修甲給我送經文,因資料很短缺,經常是今天拿來,明天就拿走,要給別的同修看。我文化低,看的又慢,經常看完一遍還沒理解明白就要拿走了。我就用手抄,字寫的又醜又慢,很多字又寫不來,求丈夫、女兒幫我抄,他們一是不耐煩,二是他們寫的字我看不懂。我心裏那個急呀!

後來同修甲被非法抓捕,我資料又中斷了。那時能用來發的真相資料很少,我想自己寫了拿去發,連買紙、筆的錢都很緊張,是求人幫買來的,我寫了二、三個月才寫好,請女兒幫我看看行不行,她說:「媽,你寫的標點符號也沒有,還有好多錯別字,人家怎麼看哪?」我只好求過去認識的同修幫寫,他們又不幫我。我只好自己念,女兒記下,再請會打字的同修幫我打印出來,準備去發。一位同修看了說,寫的不好,太高了,不適合發給常人。我只好作罷,只能用嘴去講真相,講的效果又不怎麼好,真著急。到零四年同修甲出來了,我才又有了資料來源。

到零五年八月我已經攢下一千元錢了,我問同修甲:「一千元錢能不能買台複印機,如果要錢太多我就不敢想了。我想解決大法弟子看經文難和沒有真相資料發的這兩個問題。」同修甲很吃驚,也很感慨,說:「像你這樣的家庭,你還能拿出錢來做大法的事情,真不容易。有些比你有錢的人還捨不得拿錢出來做大法的事情呢!」就這樣,我們買來了一台八百元的複印機。到快過年的時候,丈夫發現了複印機,問哪來的?我不說,他就跟我吵個不停,說肯定是同修甲拿來的,下次見到他要去舉報他、抓他。要我把東西全部丟出去,要麼離婚,要麼不准我在家住。當時我只有一念,只要我還在家一天,學法、煉功、做大法的事,誰也管不著!只要我在,大法的東西誰也不准動!這時,複印機不工作了,我和同修甲都沒有經驗,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同修甲拿走了。我附近一位年輕同修乙(「七﹒二零」後她不學了,我有資料後拿給她看,她又走回修煉中來了)用她打工的錢又給我新買了一台複印機,我倆合作,我印資料,她去發。到沒有碳粉了,同修乙帶我到電腦城出錢請人加碳粉,又貴又麻煩,每次加碳粉時我在一旁眼睛一眨不眨的仔細看,我回家學著自己加,弄的屋子裏、我身上到處黑乎乎的,幾次過後,我終於學會了。當時同修乙拿錢來,說給我買台電腦,我不敢想:我沒有文化怎麼弄這些新鮮玩意?

隨著我不斷的修煉昇華,丈夫也變了,不再那麼反對我修煉了。二零零六年六月,我想十多年沒回家鄉了,去看看老家形勢,大法有沒有傳到家鄉。準備了六七十份小冊子去到了老家,所有親戚、朋友我都發給他們資料,他們根本不知道大法真相,這次勸退了五、六十人。回來後,我想,大法沒有傳到家鄉,這次資料帶少了,該發的還沒發到,該退的沒有退掉,還得再去一次。到十一月份,資料準備的差不多了:《轉法輪》、講法和煉功磁帶、《九評》書和碟片、真相小冊子、真相護身符、真相碟片,大麻袋裝了兩大袋,很重。臨走的半夜一點,做了個夢,說警察來把我的資料都收走了。醒來我睡不著,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的法徒,甚麼也不怕。上刀山下火海,該大法弟子挑的擔子都得去挑。上車丈夫送我,下車一個不認識的姑娘幫我,很順利到老家。

到老家後,先給近處的親戚講完,又去了遠處親戚那裏。他們那裏是個小鄉鎮,派出所就在街上。我去到一個以前認識的人家,她們開了個商店。母女留我吃飯,我邊吃邊講,她媽媽說,派出所的交待過,有法輪功的就舉報。中途她媽媽說去趟廁所,其實是舉報我去了。她回來說我倆井水不犯河水,就表現出昏昏沉沉的樣子去睡了。我吃完飯又下樓給她丈夫講。結果警車來了,我馬上發正念,警察衝到櫃台前卻沒看到我,其實我坐的位置非常顯眼,是師父保護了我。第二天我一走出巷子又看見警車停在那裏,我想你看不見我,上車就走了。這次到家鄉來回二十天,該講的該退的都做了,資料全部發完。

今年夏天,丈夫領著孩子們回老家去了,我一個人在家。一天送資料時被車撞了,當時摔倒在地上,感覺腰像碎了一樣。司機趕快下車來扶起我說:「我送你去醫院吧。」我喘口氣,慢慢說:「你們走吧。」司機拿出幾百塊錢給我,我說:「我不要你的錢,今天你們是碰著好人了,我是煉法輪功的,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吧。」回到家,身上痛的真難受,動也動不了。到第五天感覺法輪在身上到處轉,第七天丈夫回來了,拉我去醫院按摩,我沒守住心性,心想不吃藥就行,就去按摩去了,然後說要塗藥,我也讓他塗藥了。回家後想想不對勁,我這不是把它當病對待了嗎?我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正念發完就好了。可是因為沒守住心性,前後拖了將近一個月。大法修煉是嚴肅,任何時候都要達到標準啊!

3、放下對情的執著

在二零零二年,丈夫在老家打工時認識了一個女人,到二零零三年被兒子發現告訴了我。師父點化我要我把心放下,我把他叫回住處,甚麼也沒說。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就在我去家鄉講真相時,剛到,汗水還沒乾,一個熟人來告訴我:「你家裏現在一定住著個女人,不信你托你家附近的人打聽打聽。」我打電話給小女兒,讓她回家看看,果然如此。我心亂如麻,定了定神,心想:得把心放下,做完救度眾生的大事,再來處理自己的私事。事都辦完後,我找那人又告訴我一些細節:他們都去哪裏玩過,丈夫給那女人買過甚麼東西,給了多少錢……。

要到家的時候,師父點化我:「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要用大法衡量,不要用人心解決。我拿定主意,用善來化解。到家,我把知道的給他說了一遍,告訴他不是我去打聽的,是別人告訴我的。他都承認了,我讓他到此為止,也再沒當回事,一切都好了。

二零零七年,《修心斷慾》的小冊子出來後,我自己覺的這個問題確實該斷了。我倒是早就不想這事了,可丈夫是常人,怎麼辦呢?我發正念時加入「除欲」的一念,還真管用,我們真的斷了。但有時放鬆了,他就來干擾。現在我正念也強,我們已經徹底斷了。

4、建立資料點

我雖然有複印機,但總歸還是需要底稿。看了同修寫的《讓花香滿園》的文章,同修乙和我商量買電腦。她家庭條件不好,家人反對她學大法,如果買來還是放我家,這倒不是大問題,我主要還是擔心能不能學會。一天同修乙和我去買材料,也許是師父安排,碰巧遇到了會搞電腦的同修,他就像專門在那裏等我們一樣,同修乙一說,他立即答應幫我們,第二天就可以去拿。我本來還有些猶豫,現在也不好推辭了。我把家裏所有的錢都拿出來,電腦抬回家了,臨走同修告訴我「趕快把網線拉好,下次來教上網」。我不知道拉網還要交錢,這時家裏已經拿不出一分錢了。怎麼辦?我趕快給新認識的,才見過兩次面的同修丙打電話,把情況一說,同修丙馬上送錢來了,因我沒交代清楚,還差一百元,我又去借,這才把網線裝上了。這個問題剛解決,我的問題又來了。頭天把電腦拿來,第二天大女兒把才八個月的第二個孩子送來叫我帶(我的生活費都是女兒給)。我可發愁了,兩個孩子叫我管著,怎麼學電腦做資料啊!正為難的時候,同修丙帶我認識了同修丁,同修丁年輕、有基礎,邊學邊用,資料點很快就運作起來了。而同修丙也是才認識同修丁的,這不都是師父的巧妙安排嗎?

二零零七年一月,我家修房子,我就跟丈夫商量專門留一間給我做資料用,丈夫不同意,兒女們也反對。我就纏著丈夫不停的說,丈夫不耐煩了:「好,好,好。省的你整天哭兮兮的(我學法、看資料經常會掉眼淚)。」房子修好了,給我的一間雖然不大,但機器設備也還能擺放妥當。剛開始我只會複印,同修丁負責下載、打印。我下決心要學會電腦,記的有同修做到「從鋤頭到鼠標」,還記的有篇文章說,有一個年紀大、文化差的同修(與我情況差不多)要學電腦,兒女笑話她說,她要學會了,兒女們就改姓,結果她真學會了,兒女們都佩服,說大法了不起。我也有決心學會電腦。我從學拿鼠標開始,現在一些日常的下載、打印、做碟我已經能獨立操作了。我體會在資料點同修的協調配合上特別重要,如果有一些摩擦、爭執,機器就出問題。當我們向內找,心性到位了,一切就都正常了。

建資料點以來我從未怕過,因為師父說過,「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我牢記師父講的話,把法放在第一位,救度眾生的事放在第一位。

我帶著孫子,學法、煉功、發正念、看資料、做資料、做家務,每天忙的團團轉。為趕上發正念和集體煉功,我買了三個鬧鐘,一個早上六點、一個晚上十二點,一個半夜三點半。學法保證每天一講。有時學法跟不上,或漏發幾次正念,拿起書就睏,孩子也容易生病,機器也出毛病。有一次孩子半夜又發高燒,第二天丈夫催我帶孩子去打針,我家離醫院又遠,去了兩天孩子還燒,我法也學不了,功也煉不了,資料更沒法做,把我折騰的又睏又累腦袋發昏,晚上我想,我煉功人怎麼被他們指揮的三件事做不了,不行,發正念清除干擾。第二天我對丈夫說,我不去了,要去你去。丈夫也沒去,結果孩子好了。這樣的例子太多了。修煉真的是很嚴肅的,不能有半點馬虎。

在修煉上,我牢牢記住師父的話:「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我想師父就在我身邊,我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要符合法。我遇到矛盾向內找,注意關心別人,大法的事、家務事都安排妥當,不耽誤。我的生活環境,一切也都在悄悄改變。丈夫越變越好了,變和氣了,聽話了、也不干擾我做資料了,還幫我帶孩子。大法的事需要他幫個手,二話不說的,接耗材、送同修,隨叫隨到,經濟上也慢慢寬鬆了。

我深深體會,只要把信師信法擺在第一位,甚麼都能做好,甚麼都能過去。

順便提一下近期網絡封鎖的問題,可能是舊勢力衝著我們整體有漏而來的。請大陸所有同修發正念時都加上一念:解體邪惡的網絡封鎖。

個人體會,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