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迫害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撫順市羅台山莊洗腦班,位於撫順大夥房水庫旁邊的一座三層樓裏。真是費盡心機選了這麼一個隱蔽的地方,迫害大法弟子。整個房子被樹林掩蓋著,一般人都會認為這是風景區,旅遊度假休閒的地方。為了掩人耳目,這裏掛著「遼寧省關愛學校」、「撫順市關愛學校」的牌子。

這裏四週用鐵柵欄圍著,2003年的時候,前後樓各有一條大狗,目地是看門和增加恐怖氣氛。門衛也是兇神惡煞,揚言「誰要逃跑,我打斷他的腿……」。從精神上、心理上施壓,讓人感覺很像到了「白公館」、「渣滓洞」。

2009年4月,中共花巨資(都是百姓的血汗錢),在各樓層、院外路口、門口設置了很多監視器,包括可旋轉180度的大監視器,外形像個圓燈。

(一)洗腦班幕後操控者

羅台山莊洗腦班從2003年初開班一直到2009年10月份(每月一期,除冬天12月、1-3月外),一直在迫害大法弟子,至少迫害了1000人以上。幕後操控者是遼寧省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辦公室和撫順市政法委、610辦公室。這些邪惡之徒為了升官發財,互相利用、勾結,狼狽為奸,用法輪功當作踏板,向中共江羅流氓集團邀功。

(二)綁架、勒索

洗腦班每期開班,遼寧省政法委、610強制向各市610分配名額,各市610又要強制各單位、派出所綁架大法弟子,撫順的派出所甚至為了完成任務,花錢雇不學法輪功的人進洗腦班,一天20元。每送一個人,各單位要向洗腦班交3500元作為學費、食宿費。有的派出所不給交,讓大法弟子自己交,這是昌圖惡警幹的事,加重了大法弟子的經濟負擔。好人被迫害,還要自己掏腰包,真是可笑之極,簡直就是敲詐、勒索。

這些年來,錦州、朝陽、鐵嶺、昌圖、丹東、葫蘆島、盤錦、遼河油田、大連、撫順都綁架大法弟子,尤其是遼河油田,610和黨政領導,為了名利積極配合遼寧省政法委、610,綁架近百人次送洗腦班迫害,還主動交3500元。

近幾年,大連610邪惡之徒不斷綁架大法弟子,從大連到撫順,惡人們有時連夜往撫順送人,耗費多少人、財、物力,花的都是百姓的錢,卻不幹正事、不幹為百姓好的事,專門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錦州的邪惡之徒更是狂妄之極,臨走時,口出狂言「法輪功不倒,洗腦班不倒」。

(三)軟硬兼施迫害大法弟子

惡人先是用偽善套近乎,好的伙食,勸說等方法。穩定後,邪悟妥協者,就用歪理邪說來欺騙、迷惑學員。不「轉化」的,惡警就撕下偽善的嘴臉,威逼、利誘,親情感化,車輪戰、攻心戰,不讓睡覺,最後就以勞教、判刑恐嚇。

這期間,惡人還花錢請來各類「專家」、「學者」、心理醫生、法醫、遼寧省政法委的、雷鋒的戰友喬安山、輔導過的學生陳亞娟,從各方面想方設法的誣蔑法輪功,還播放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從精神上、肉體上、心理上折磨大法弟子。

(四)目前洗腦班裏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惡警

1、吳偉,男,51歲,原撫順教養院警察,在教養院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隊長。2003年被調到洗腦班,一直到2009年10月,一直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最主要首惡。

2、劉慶文,男,60歲,原撫順教養院警察。從2003年開班一直到2009年10月,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惡人之一。

3、石青雲,女,40多歲。原撫順教養院警察,2003年初在洗腦班做「轉化」工作,非常賣力。簡直就是一個黑社會女流氓,目前在洗腦班主要是給陪教、助教發工資,保存檔案,勒索錢財,3500元交給她。

上述三個惡警在撫順教養院就專門迫害大法弟子。

4、蘇境,女,58歲。原馬三家教養院女教所長,被遼寧省政法委610調到洗腦班做「轉化」迫害。蘇境,瘦高個,非常偽善、陰險、狡猾,她總看明慧網,很多大法弟子都給她講真相,可她就是執迷不悟,快60歲了,還積極的助紂為虐,滿腦子都是中共邪黨灌輸的歪理邪說。

(五) 洗腦班裏迫害大法弟子的三種人

一種是警察、包括撫順市政法委的、穩定辦的,如校長和副校長,撫順市教養院的警察(保衛、防止學員逃跑),還有上面四個做「轉化」迫害的惡警。一種是「陪教」,再一種是「助教」。

中共邪黨利用這三種人來迫害大法弟子,他們雖然不同程度參與了迫害,但也是受中共邪黨欺騙,被毒害的人,實質都是受害者。

「邪悟者」,惡警稱他們為「助教」,他們專門散布邪悟言論,斷章取義、故意歪曲法理,混淆是非、顛倒黑白,妄圖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給他們講真相,可他們執迷不悟。為了那點工資、個人利益,泯滅良心,助紂為虐,真是既可惡又可憐。

「陪教」是專門「看護」大法弟子的常人,是撫順市各單位下崗工人,內退幹部,黨務工作者。男女都有,在50-65歲之間,有幾個人在洗腦班已經幹七年了,他們經過這麼多年的接觸,心裏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可他們每期班都跟著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聽那些誣蔑法輪功的歪理邪說,並且惡警們總給他們施加壓力,灌輸中共邪黨文化,使他們受毒害非常深。有時候,他們挖苦、諷刺、譏笑堅定的修煉者,給他們講真相,根本不聽不信,有時還惡語相加,為了蠅頭小利(他們認為這裏的工作非常舒服,一日三餐免費,時間固定,工作清閒還發幾百元工資,到哪裏找這麼好的工作……)昧著良心配合惡警:向惡警提供情報、監視並舉報大法弟子的思想動態和言行。

有兩個「陪教」要重點揭露在此:

1、陳英,女,60歲左右,矮胖,是洗腦班的班長。古人講:相由心生。非常有道理。陳英從面相上看就非常狡詐、陰毒,不像個好人。我們為這個女人感到惋惜。她受中共邪黨毒害太深,每天都要向惡人吳偉、劉慶文邀功、彙報大法弟子的思想狀況。

2、李春良,男,60多歲,非常瘦,走路輕飄飄的,惡警們開玩笑叫他「小鬼兒」。他是洗腦班的「學習委員」,負責每天強制大家看誣蔑大法的錄像。看完「黨史」錄像,他站起來慢條斯理的作總結,非常荒唐可笑,總覺得講的「頭頭是道」,盡是誣蔑、詆毀法輪功的言詞。他幹黨務幾十年了,也深受黨文化毒害。表面裝得老實、和善,實質上老奸巨猾,骨子裏都是中共邪靈的東西,自己卻還自以為在做好事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