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弟子精進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一)

師父好,各位阿姨、叔叔大家好,我叫吟吟,今年十歲。

現在我四年級,每天下課回來吃完點心,我和妹妹就跟媽媽一起學半小時法。我明白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從天上來的,而我們修煉是為了回到天上。可是過程中還要吃苦,譬如我很糊塗,有時會連累班上和我同組的同學沒拿到獎勵,雖然他們會責怪我,可是我都會忍住,而且向內找到自己的一顆粗心。

修煉讓我身體健康。從小到大除了看牙醫外,我從來沒吃藥,消業的時候也會覺的不舒服,可是媽媽會提醒我不要去想它,多學法、多煉功,師父已經幫我承擔很多了。前陣子我也出現了A型流感的症狀,可是當天我還是照常打坐一小時並且學法,才一天的時間就全好了。我知道是師父幫的忙,真是神奇!

其實在五套功法中對我來說最難的功法就是打坐,因為我的腿粗粗胖胖的,常常掉下來。可是最近我已經盤到一小時了,雖然在快結束時也會很痛,可是我想到要把不好的東西去掉才能回到天上的家,所以只好忍到最後。當然自己也要向內找出自己的不對。有一次我打坐到一半就很痛了,仔細想想,因為那天我沒忍住和妹妹吵了一架,難怪會那麼痛。

修煉中除了自己要回家,還要救度眾生,所以大法活動中我也會幫忙發資料,像是退黨資料。一開始我沒辦法像弟弟妹妹那麼勇敢,可是媽媽說有我的眾生在等我,所以我只好鼓起勇氣先請妹妹陪我一起發,後來漸漸的我就可以自己發了。

另外,神韻來的時候我也會幫忙發神韻的資料。記的有一次我們在動物園門口發,雖然很冷但是因為要讓大家知道神韻的美好,我和弟弟妹妹及媽媽還是把帶來的資料全部發完了。發的時候,我都會說:「您好!這是來自美國的神韻藝術團。」很多路人覺的我很了不起。

我覺的我還有許多地方做的不足,像是煉功常常會忘記閉眼睛、不太敢跟老師和同學講真相,還有像是顯示心、歡喜心、怕心等。我也曾經妒忌妹妹得到柔道冠軍,後來我想一想,可能是自己沒那個福氣,所以就放下了。師父說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一定要好好把握這機會,好好證實大法,讓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

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叫洪蓮,今年九歲。

媽媽說我從小就是一個很有個性的孩子,我覺的對的事情就是對的。我知道修煉可以提高,還可以回到天上。雖然知道要消業,可是我有的時候還是會跟弟弟打架,最後媽媽常常要我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想一想。

媽媽說我是一個做事很細心的人,所以我常常受不了姐姐的粗心,有的時候我覺的自己比較像大姐姐,對她會沒有耐心。可是媽媽說:「神安排的事情都是很有序的,都是要讓你們可以回家的。她當老大因為她可以有這麼大的容量,你當老二因為你要學著聽別人的,弟弟是老三,因為他要學會等待。」我覺的媽媽說的話有時候很難接受,可是因為師父說要忍住,所以我就沒說甚麼了,可是我也知道自己還有一顆不願意人家管的心。

小的時候有一次全家要去香港參加遊行,因為我們全家報名的很晚,所以座位不夠,需要有一個人當天來回。那個時候媽媽心裏想我們每個人都不能缺席,又想到我是最獨立的小孩,所以就把我留下來先託給也是同修的阿姨帶,再請另外一位同修阿姨帶我去香港。一路上我其實很想媽媽。到了香港參加完一天的活動,晚上我又要搭飛機回來了,可是因為我跟爸爸媽媽不同班機,所以我們又必須分開,一分手後我真的忍不住哭了。回來以後帶我的阿姨說她沒看過這麼堅強的孩子,那是因為我知道去香港遊行是證實法。

今年神韻來的時候,媽媽很認真的發介紹神韻的資料,後來也開始帶我們一起發。有的時候我們一發會發很久,雖然很累,可是我希望他們都能去看神韻,因為看神韻會讓身心受益。

在修煉中,我有的時候做的好,有的時候做不好。有時候在學校別人踢我我會忍住,像是我跌倒了我會想自己有沒有做好,牙齒痛會想到說錯話了。我們班上的同學很喜歡玩恐龍卡,可是我不喜歡,因為我知道修煉人不能玩電動,而且電動對身體不好,那些東西也很暴力。我還有很多地方沒做好,像是亂發脾氣、亂打人、亂罵人,我自己知道很不應該,可是常常沒忍住,所以我要多學法才行。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三)

師父好。各位叔叔、阿姨好。我的名字叫洪法,今年六歲,我是一個小弟子。

師父要我們煉功,可是我覺的很痛,尤其是第五套,我最近才盤到一小時。我一邊盤一邊哭,但是我不放下來,因為沒有好好煉功會有業力,會不能回天上,所以我用手抓住腿。

我有時候在家也會跟姐姐吵、跟姐姐打來打去的。媽媽因為我不乖會打我的手,我因為怕媽媽打,所以都會跟媽媽說:「你會送我德喔!」可是媽媽說:「我沒把你教好,以後送更多人德。」所以媽媽對我很嚴格。

我現在念中班,在班上會幫老師的忙,我會發點心,小朋友打我的時候我會儘量忍住;回家以後我還會自己洗便當。我知道修煉可以回天上。最後我想背《洪吟》〈法輪大法〉給大家聽:「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四)

慈悲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是台北學員,得法十年,剛剛請孩子和大家分享修煉的心得,我也簡單的和大家分享我帶孩子的體會。

師父曾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在我這些年帶孩子的過程裏,我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用生命證實師父的法理,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修正自己。

我大學畢業很快就結婚生子,就像一個大小孩帶小小孩一樣,很多事情沒想太多。「孩子的外套不用帶,反正他也穿不住」;「餅乾不用帶,反正餓了就去買」;「孩子咳兩下不用擔心,反正我們也不會生病」。我的粗線條讓我帶起孩子來很輕鬆。想做甚麼就做甚麼,忙的時候會有婆婆或娘家的媽媽幫我帶。

一直到生老二,這個敏感的孩子常常不順我的意,吃這個不行、玩那個不行,事情做的不夠精緻或沒跟她溝通清楚就開始鬧脾氣,那時候真有一種互相欠債的感覺,非但沒有向內找,還直呼孩子很難搞。就在那時候一個因緣際會下,我進了幼兒教學的領域,從常人的角度從新學習自己角色的定位。在過程中,看到了自己沒有放下自我的心、沒有多設身處地替人著想的心、沒有尊重我的孩子是一個獨立的生命體,說穿了其實表面上好像對孩子很能用法理去教養,實際上我是沒有理解好法的內涵。

就這樣在漸漸修正自己中,我又懷孕了。就在一般觀念中認為生了三個孩子會耽誤做講真相的工作時,我反而開始加入了新唐人電視台參與證實法工作。

有三個孩子,我體會到自己的修煉需要在這其中提高。可是常常我又走了一個極端,過去凡事粗線條,轉變成了凡事想太多。「孩子以後不知道甚麼是端午節,我來包粽子給他們看。」下了班還忙的不可開交;「只買衣服給大的,沒買給小的,她會覺的不公平吧。」買回來才發現穿不完。我沒有給自己創造一個可以真正證實法的環境,也沒有讓孩子從中學習身為修煉人應有的生活態度。

修煉是不斷提高的,我已經習慣在一個層次太久了,所以反過來變成後天的觀念,障礙我做證實法的工作。我靜下心想想,那其實也有一顆對大法不堅定的心,還有自己在修煉上不夠精進的安逸心,沒有意識到要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證實法的路來。

這幾年來,當我可以擺正關係,也讓孩子了解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時,我所參與的一些新唐人電視台節目或大法活動的主持都讓我格外踏實。孩子們也會給我在主持工作上一些建議,並且思考自己證實法的路。

在平日的生活中,我對待孩子就像同修一般,先從法理中在常人這一層面建立認識,希望他們負責任、有勇氣說真話、體貼別人、凡事看好的一面。要求他們坐要坐的正,寫字要端正,吃飯要吃乾淨,衣服要穿整齊,講話要看著對方的眼睛。

在課業上,孩子也會接觸到現在科學的理,我從來不會直接否定這些東西,反而以寬容取代,我只是單純的讓他們明白宇宙中還有更高的理,還有另外空間,想要知道更多,除非道德提升上來,凡事都應該抱持著更寬廣的心胸。

在孩子的娛樂上,我儘量為他們選擇適合的節目陪著他們一起欣賞,並且在看的過程中討論看法。而面對許多現有造型怪異的卡通人物,除了告訴他們「美的東西就是美的,不會因為時空而沖淡」,也附帶鼓勵他們堅持對的事情是需要勇氣的觀念。

過去每天晚上睡覺前我會各念一篇歷史故事和一篇《修》叢書等修煉故事讓他們古今參照,並且討論生活中我們是否也能以同樣的正念對待,來加深他們對法理的認識。

和家裏小同修相處,很多時候他們修的比我好。當我跟先生的矛盾沒過關時,同樣常常被爸爸批評的大女兒會說:你要忍住呀。我請教她平常被爸爸批評的時候怎麼忍的,十歲的孩子很成熟的深深吸一口氣說:「像這樣深呼吸就過去了。」

當我忙著寫主持稿的時候,功課很多的大姐姐會跟弟弟妹妹說:「不要吵媽媽,來問我就好。」當我們沒吃飯去發神韻簡介時,小女兒說:「救人比較重要,我們晚點吃。」當我因為大姐姐功課不用心而沒守住心性打人時,妹妹會哭著說:「我不要你打她,你打我好了。」當姐姐打坐放下腳時,弟弟會比我緊張的哭著說:「你趕快盤起來,我要你回天上,你趕快盤起來。」

今年年初,為了推廣神韻,起初我跟幾位同修搭配跑政要,可是由於時間不好控制,常麻煩婆婆來照顧孩子,我改為帶孩子發簡介。當然,對於推廣神韻的標準每年提高,但是在當時我就想了這是一個讓我和孩子參與的方式。我們四個人一組,他們從不太敢發到後來會跟我詢問都是甚麼說詞。就這樣在售票中心、在捷運站、在動物園、在中正紀念堂、在學校門口、在計程車上,小小的手上拿著可以救人生命永恆的希望。我在一旁看著他們把手抬的更高遞給人家、我看他們加快腳步跟上路人的速度,在許多時候他們都跟我分開在人群中穿梭。我心裏只有想:「師父,這些都是您的小弟子。謝謝您給我這麼好的孩子。」

我們都只是孩子這一世的父母,這些法理雖然也都知道,可是相處久了還是會加重了情。幾年前在夢裏,我夢見分離的時候到了,我抱著兩個女兒說我們都要回家了,只是媽媽先走。兩個孩子哭的像淚人兒一樣,我的心好像刀割一般,可是我那時一個正念告訴她們:「師父給你們安排更好的去處。」就這樣頭也不回的走了,我的夢也就醒了。

師父說:「你要想修煉,人的情就要往下放。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東西,常人就是為情而活著。」(《轉法輪》)這些年來我也常常需要提醒自己,不要把情看重了,成了自己與孩子修煉的障礙。

三個孩子三個天體,我自身的狀態也常常反映在他們的表現上。在我更穩定學法煉功後,現在我們每天固定的學法煉功只有老三偶爾會賴皮,週日除了錄影我們儘量帶孩子參加學法組。雖然他們偶爾也會打鬧,可是在說教中,我也會看到自己的執著。

最後,讓我們依照法理,期勉彼此做到《洪吟》〈實修〉「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