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光的粒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常人都說親家是對頭,水火不相容。在這裏講一講我在護理兒媳月子裏的一些經歷。

因孩子較大,是剖腹生產,這樣兒媳要在醫院住上一個星期。為了方便,我們要的是單間,當兒媳抬進病房時,臉色蠟黃,下身沒有知覺。當時醫生吩咐:每隔半個小時要給產婦做一次肌肉按摩,看護好不要讓下肢涼著、熱著,以防留下病根。醫生說話聲音很大,大家聽的很清楚,而我那可愛的親家母,就像躺在床上的女兒與她無關一樣,不聞不問,更別說到她女兒床邊去看了,自坐在另一張床上,自娛自樂逗著孩子。

忙到了晚上,姐姐(同修)有一點兒累,對著我笑了笑。我就小聲說,就當她是自己的女兒吧。晚上只有我和姐姐陪護,我就想,現在都一家一個孩子,女兒生孩子,對於常人來說算的上大事了,親家母為甚麼這麼冷淡,不關心呢?真是少見。這時我想起師父說過,大法弟子和常人有矛盾都是大法弟子不對,何必與常人比對錯呢,如果有一個陌生人需要我這樣幫助的話,自己能坐視不理嗎?能把自己的善心用一半留一半嗎?既然不能,為甚麼不做好呢?我要把大法的美好與善良在自己的身上表現出來,讓自己身邊的親人先受益,用自己這份光去照亮感化其他人,這樣不也能證明大法是正的、是好的嗎?使別人願意接受。

幾天後,兒媳的老嬸去醫院探視,當時姐姐(同修)也在場,交談中,老嬸說:你們這幾天所做的一切,我的兄嫂真的是很滿意,作為親友我們也很高興,而且你們又這麼年輕(因我們住在外地是第一次與她老嬸見面)。我和姐姐笑著說:年輕是因為我們修煉了大法,她又問了一句:「是甚麼法這麼好?」我倆同聲說:「是法輪大法!」她馬上就閉上了嘴,漏出驚訝之色,手抬起來又放下:「你、你、你們這麼好的人怎麼學那個?那是害人的,千萬別學了。」接著她就說起她家附近有一個修大法的如何如何不好,看到她一臉驚慌與不解(當時有好幾個親友在場),我們就講起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艱難,中共謊言背後的邪惡,大法弟子的無私,姐是怎樣從一個臥床不起癌症患者通過修煉走到今天的,最後我們說,生命都是自私的,如果不學法輪大法,我也不會這樣做。這時大家都笑了。老嬸說:「原來是這樣的,那你們學吧,一定要注意安全。」

回到家中,當鄰居問起親家母在醫院情況時,她理直氣壯的說,這七八天裏她女兒所需的湯湯水水都是她從熟人飯店弄來的,無視我的存在,更別提我天天打車送飯之事了。當時我和鄰居陳大姐誰也沒說話,都看著她笑了。為了便於她表白,我笑著到別的屋學法去了,這是中共邪黨害了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就連六十歲的老人,說謊都面不改色,心不跳。人真是可憐。

一日,為兒媳做護理的大姐對我說:你這婆婆做的真好,孩子看護的既乾淨又專業,對兒媳婦還這麼好,真是一流的。我說:人要將心比心,咱兒子在人家也是一樣,本來孩子就不多,就當自己多一個閨女唄。此時兒媳婦露出真心的笑。

講一個小故事,在生孩子前兩天,陽台上的晾衣架壞了,親家準備修理,於是從自家帶來一套很髒在家幹活時用的衣服,換下身上乾淨的衣服放在了北屋。這時到了中午發正念時間,我就在北屋發正念,親家幹活中發現有一個齒輪需要換,而且要到市裏去買,親家為了不影響我煉功,衣服都沒換,穿著髒兮兮的衣服走了好幾家商店。當我看見親家手裏拿著零件那可憐兮兮的樣子,真的從心裏很感謝他。

在這裏我想說的是,每個大法弟子都經過了很多魔難,我們的親人為我們也擔心受怕吃了不少苦,也都知道我們是真修的,在他們面前只有做好的份,不要動不動就說自己是修大法的才這樣的那樣的,好像是給大法做的。讓我們用所學到的法理,圓容好家庭,照亮一方,歸正一方。感謝師父的不棄之恩。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向師父合十!向所有的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