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我健康、教我做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自九九年四月走上修煉之路,不長時間心臟病、風濕病、神經衰弱等病不翼而飛。不久七二零大迫害開始了,因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修煉環境,自己主意識不強(受到另外空間靈體的干擾)不敢看大法書,好像精神病似的,把書藏了,連那屋子都不敢進,打坐受邪的念頭干擾根本靜不了,非常苦惱。不煉功以後,舊病復發剛入冬就穿厚棉衣,夏天又怕熱還不能扇扇子,晚上熱的睡不著就坐著,鬧的神經衰弱的不得了,後來哥和姪女(同修)就勸我還是繼續修煉大法吧,只有這條路你才能真正擺脫病痛,二零零五年五月又從新走入大法修煉,得到師尊的呵護,至今病痛全無,沒再吃過一粒藥。

大法給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教我做個真正的好人,我就要證實大法,維護大法,走正正法之路,下面就談談自己證實法的點滴。

公婆雖一兒一女,可是從不把丈夫和我放在眼裏,儘管我怎麼對他們好,都沒改變。原因是想讓小姑子要我們一塊莊基(因擴建公路又給了一塊莊基地,可大隊也不同意給她),就和我們有了隔閡,千方百計刁難我們,有做的不對的事就往我身上推,整天氣的我偷偷的哭。有一次,我幹了一下午活,心想出去玩會可能沒事吧,吃飯前就抱著女兒去鄰居家(親戚)玩了一會,回去卻挨了婆婆的罵、公公的打。因串門怕我聽閒話,還經常把我鎖在家裏,不讓我接觸別人,分家讓我們吃老鼠鬧了的帶老鼠屎尿的穀子,蟲子咬空了的麥子,他們自己吃新打的糧食,我心想,他們不怕他兒子吃出個好歹,我也不怕。分家後有一次丈夫因腿不適在床上躺了半年,又是照顧丈夫又是收秋,還得看門市,每集還得跑二百多里路進貨,就這樣都沒人問一聲,我就對丈夫說,長點志氣吧,老人的房租我們不要他的,自己靠雙手掙的自己花著氣勢。我這樣時間長了,身體支撐不了,落下好多病。經常尋醫問藥,練過其它氣功,可都不管用。

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後,精力充沛,煉功學法基本不間斷,不管時間長短每天必須堅持學法,清洗自己的頭腦,堅定正念,歸正自己。無論如何不能失去大法了。本來剛得法就覺的時間不夠用,又想多學法又想出去講真相。老公公又半身不遂臥床不起了,吃飯還要一口一口的喂,除女兒回家後能替我餵幾頓,其餘沒人幫一點忙,因擴街家裏又要蓋房子,我就給丈夫分了工,我管老人和廠子,他只管蓋房子。我們是給人做加工活,每天下午都要接貨送貨。

就這樣,按照修煉人的要求與人為善、先他後我,經常給老人買點愛吃的,一年四季新鮮水果、糕點不斷。儘管這樣,還是該罵就罵,一時不高興就把大小便弄的滿屋都是。每天晚上回家先要到老人屋裏看看怎麼樣,一進屋就是滿屋子大小便,有時又氣又急,就說:怎麼就不知道心疼人呢,我整天這麼辛苦(完全是常人狀態),等吃完飯得到甚麼時候了啊。因為我安排在晚上學法,早晨煉五套功法,週刊在送貨的路上看。十幾家小廠子是我要救度的眾生。有時看到滿屋子大小便,就會跟他說:是不是又煩躁了?要有甚麼不順心的地方就給我指出來,別憋在心裏,不然會生病的,想吃甚麼就說我去買,念法輪大法好心情就會好了。老公公經常把被子給撕爛了,不管多冷就掏出棉被裏面的棉絮撕個粉碎,急的我哭,就說撕爛了你就凍著吧,我不管你了,哪有那麼多時間做被子。

有時又對他說,我是煉功人,師父叫我們做好人,不打人不罵人。罵人對別人不好都會造業,會得病,吃虧讓人是福。你罵我我不覺的怎樣,可是對你不好呀。有一次吃過午飯,丈夫沒事打麻將去了,這時公公想大便了,又解不出來,他就喊:憋死我啦,一會就死啦活不到黑啦。給丈夫打電話,當時回不來,叫小姑子又怕叫不動,自己動手又覺的不方便,後來又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用常人的觀念看問題。我就找開塞露,還是不行,還是喊,我就戴上手套、口罩給他用手掏,他又吵疼,我說我慢一點,輕輕的一點一點的掏,過後他非常感激,不好意思的說,你快歇會吧!還有一次他鬧肚子,剛吃過午飯我正給他拆弄上大便的被子,他又想解,我就對丈夫說,看他床頭那邊好像是大便,話音剛落公公就罵上了,而且罵的很髒,丈夫就說他,人家這樣伺候你,你還罵人家,你的閨女都不管你,以後沒人管你啦。我趕緊對丈夫說,別說他了,把他氣病了他還得受罪。

一位鄰村的老人說,你公公可真是個有福人,有你這樣一個好媳婦,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是我師父教我要做個好人,為別人著想,要做個無私無我的人。村幹部也說,再選五好家庭就選你家。走在街上也有人說你可是出了名的孝順媳婦,我是修煉大法的,不求甚麼名,這是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做到的小事。

冬天下了雪,我就把房子旁邊的大街打掃出一條路,有時間就把整條路打掃的乾乾淨淨,為了證實法讓人知道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我就把旁邊的樓區的道路也掃乾淨,其實他們都知道大法好。

其實這點小事比起許多同修所做的不足掛齒,個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