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羅國龍第四次被綁架 老伴奔波呼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六十歲左右的大法弟子羅國龍被瀋陽市沈北新區公安分局綁架並非法抄家。這已經是羅國龍第四次被非法抓捕迫害了。連日來,羅國龍的家屬與親朋好友一直為羅國龍的無罪釋放而奔波。羅國龍老伴表示,只要一天不放人,就一直要下去。

十一月初,在沈北新區醫院,有人看到兩個便衣警察押著一個戴手銬的六十歲左右的老人看病,老人一路喊著「法輪大法好」,並給遇見的人講真相。有好心人將此事告訴羅國龍家屬,羅國龍老伴聽了,更加著急了。老伴說:羅國龍修煉法輪功,身體很好,多少年都沒吃過藥,打過針了,一定是老伴在沈北新區看守所被惡警給打了。

羅國龍今年六十歲左右,瀋陽市沈北新區尹家鄉茨榆坨村農民,於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後,各種疾病不翼而飛,身體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五十來歲的人,下地幹農活小伙子都幹不過他。羅國龍努力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個好人,做事寧肯自己吃虧,也不與他人計較,處處為別人著想,親朋與鄉鄰都說,羅國龍學了法輪功後,變成了大好人。提起羅國龍,在方圓十里八村,很多人都因他是大法弟子而知道他。

然而,就這樣一位善良的農民,卻因為講述大法真相,屢遭中共邪黨迫害,多次被關進「洗腦班」、看守所、教養院。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給羅國龍本人及他的老伴、兒女帶來了巨大的傷害。一次次的綁架及非法抄家,使人們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性。

二零零一年,羅國龍因發放大法資料被惡人誣告,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零七年一月,羅國龍因在於洪區老邊鄉雙樹子村向村民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七年八月,羅國龍被非法關押在沈新教養院的時候,他向司法局人員呼籲無條件釋放,結果遭到中隊長魏茂金等惡警的聯手迫害,院長關楓、大隊長陳青、隊長劉峰用三根電棍同時電羅國龍頭部,電得羅國龍面部、頭部多處燙傷。

僅僅一年多,羅國龍又因講述法輪功真相,遭瀋陽市沈北新區公安分局非法拘捕。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羅國龍老人來到附近的瀋陽市沈北新區財落鎮十二家子村,向該村村民講述法輪功真相,當羅國龍給一名小學生講完真相後,這名小學生立刻退出了中共少先隊,並高興的拿著羅國龍給他光盤回家看,正在觀看時,小學生的父親回來了,問小孩光盤哪來的,並把光盤交給了十二家子村黨支部書記關兆志(男,五十多歲),關兆志馬上打了誣告電話,結果導致大法弟子羅國龍被沈北新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夥同興隆台派出所綁架並非法抄家。

羅國龍被非法抓捕以來,老伴及全家一直為羅國龍安危與身體擔心,羅國龍被非法抓捕的時候還是暖秋,穿的很單薄,而今年瀋陽的冬天來的特別早,一入冬,就冰天雪地,有的老人說:一入冬就像三九天一樣冷。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一大早,羅國龍老伴帶著厚厚的棉衣,趕到沈北新區公安局,給羅國龍送棉衣,這個沒見過世面的農村婦女好不容易找到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國保大隊辦公室,打聽羅國龍的下落,要求立即釋放羅國龍,可是一個廉姓的警察卻裝作不知道此事。羅國龍老伴說;興隆台鎮派出所抓的人,抄的家,說是國保大隊讓幹的,已經把羅國龍交給區分局國保大隊大隊了。姓廉的警察不耐煩的扔下一句:哪抓的找哪要人。再就不搭理她了。

羅國龍老伴又乘車去興隆台派出所要人。這幾天來,這位農村的老婦,一直冒著嚴寒,頂著北風,為了自己的老伴---大法弟子羅國龍能無罪釋放,奔走於沈北新區公安分局、看守所、興隆台派出所之間。當羅國龍老伴聽說瀋陽與北京有不少律師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時,想要請律師,但又花不起錢。

在此,我們呼籲沈北新區的父老鄉親,都來關注羅國龍一家被迫害的遭遇,二零零八年,財落鎮有四位大法弟子被無辜判處十餘年重刑,絕不能讓這樣的悲劇與罪惡在繼續下去了,願沈北新區的父老鄉親都能發出正義的呼聲,共同制止沈北新區「六一零」、公檢法等部門對好人犯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