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安逸心毀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記的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們天天晚上去學法小組學法,早上三點多鐘起床到戶外集體煉功,無論冬夏,非常精進。可是「七﹒二零」之後失去了集體學法的環境,我就漸漸的懈怠了,後來在安逸心的帶動下乾脆就不煉了,而且還給自己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政府不讓煉了,不是我自己不煉的。其實,這裏隱藏著一個最大的執著:就是求安逸。不煉功可以不用起早了,尤其是冬天外邊那麼冷,在被窩裏多暖和啊!就這樣我離開了法,被安逸心帶動而毀掉了。

但慈悲的師父並未放棄我,用心良苦的通過同修又把我拽了上來。從離開大法到從新走回到大法中來,整整耽誤了一年多的寶貴時間。剛剛走回大法中的那幾年,我比較精進,早上起早煉功,白天學法,晚上出去發資料基本上都是我一個人去,時間安排的緊張而又有序,身體常常是一身輕,走路生風。

可是最近兩年多,也不知是怎麼了,就覺的不如以前精進了,煉功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身體也覺的發沉,明知是三件事做的少,卻提不起精神來,明知應該早上起來煉功,可就是醒了也不起來,就這樣麻木著。自己也很苦惱,這可怎麼辦呢?我這不是混日子嗎!法也在學,可就是精進不起來。直到看到同修的這篇文章才使我猛醒,原來導致我不精進的根本原因就是安逸心。

師父說:「有些學員並沒有碰到甚麼魔難,漸漸的就不精進了,實際上就是對常人社會的各種誘惑產生了執著,被社會中的吸引給拖下去了。」(《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在以後的看書、學法精進中認清自己入門時是甚麼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煉一段時間了,是不是還是當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這顆心才使自己留在這裏?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這就是根本執著心沒去,不能在法上認識法。」(《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我開始用法來對照自己。師父傳的是佛法,能把人度到天上去,永遠享樂,還能不下地獄,我就是抱著這個想法走進大法的,追求享樂,怕下地獄,不都是求安逸嗎?原來這就是我的根本執著,而且在幾年的修煉中時時都被它帶動。我非常執著住好房子,一看到哪兒快要蓋樓了,如果地點符合自己的心意,就會勸說家人,換一個樓吧,咱家是暗廳(客廳黑),換一個明廳的(客廳亮),那多敞亮啊,家人卻不同意,我卻明知道不對就是去不掉,像中了魔似的拽著家人去看房子,可是直到現在也沒換成。入門時的基點就不純,整個圍繞著安逸心在轉,我開始靜下心來仔細的剖析這個安逸心。

通過分析我把安逸心分為兩種:精神安逸和物質安逸。我發現這個安逸心能引發很多的執著和慾望。先從精神方面來說,我這個人在人中的肉身身體長的還算是比較漂亮的那種,人也有幾分氣質,說話聲音也很溫柔,為人處事也很拘小節,跟同修切磋的時候也能談出一些對別人有幫助的法理。所以跟同修們相處的都很好,就是遇到矛盾也知道向內找,所以基本上沒有間隔。這樣我受到的讚揚就多一些,多數是說,你看看誰誰誰(指我)長的那麼漂亮,又年輕,工作還好,法理還清,修的真好。這些話聽的多了自然就增加了名利之心,心裏覺的舒服,雖然我也在克制自己,也跟同修說,不要老是誇同修,那等於是在害同修。可深挖自己還是願意聽好聽的,當我說的事情別人不太贊成時,心裏就覺的不舒服,覺的面子上過不去,仔細一挖,不就想求安逸不願承受精神上的痛苦,不去向內修自己、想迴避矛盾嗎?當自己覺的舒服時,不就是追求那種精神上的安逸嗎?聽好話順耳,精神舒服,心情舒暢。其實這不就是假相嗎?讓你暫時舒服,卻增加一大堆執著。依賴心也由安逸心所產生。

我曾經是一個依賴心非常強的人,記的前幾年剛剛成立家庭資料點的時候,依賴心非常強,買機器,買耗材等這些事明明我自己都能做,還是要依賴同修,出去發資料時也想要找個伴兒,而不是站在正法理的角度想和同修好好配合,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依賴心,仔細想想依賴心不也是求安逸心造成的嗎?同修幫忙買東西,自己就不用去了,懶惰了,安逸了,出去如果有個伴可以滿足精神上的空虛,心理上有個依靠,有個底兒,精神上求安逸。

再說物質方面的:拿我自身來說,我是一個虛榮心很強的人,舊勢力在這方面給設了很多的障礙,導致我這兩年遲遲不能精進。剛才已經提到了,除了執著好房子之外,還執著穿戴,明明有衣服還要買,只為在人中更漂亮一些,在吃的方面也是如此,雖然不執著吃甚麼好的,但一回到家中就老想吃,吃完晚飯時還經常在九、十點鐘再吃點兒宵夜。滿足慾望之心,歸根結底還是為了這個物質身體的安逸。有時晚上懶了,也不及時的刷牙,洗腳、衣服攢了一大堆才洗,做事拖拉,甚至來師父新經文也不及時給同修送去。前一段時間更甚,看著同事們一個個都很有錢的樣子,而自己只能靠死工資,心又蠢蠢欲動,想找一個條件好一點的同修,既能共同修煉,又能把日子過的好一點兒,色慾之心也隨之增加。再有發資料時也不如以前那麼勤快了,總是堆了一大堆才去發,總也不出去,又產生怕心了,發資料時東張西望,怕被人看見,怕的根源在哪兒呢,怕被抓,怕坐牢,如果坐牢了那麼精神和物質方面的自由就都沒有了。總之這兒安逸一點兒,那兒安逸一點兒,最後就攢成了一大堆,都壓在我的身上,使我越來越懶,半夜十二點不起來發正念,早上不起來煉功,身體越來越沉,經常幹一點兒活就腰酸腿疼的。

這個安逸心可把我害苦了,除了私心之外它是導致一切人心的罪惡之源,名利心、色慾心、依賴心、妒嫉心、虛榮心、怕心等等皆由它產生,我們千萬不可忽視這個安逸心,往往同修們在找別的心時,都很重視,卻忽視了這個最重要的安逸心,既然找到了,那我們就應該重視修去它,因為師父說了:「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

如果光找到不去修它,那等於沒找,它還存在著。那麼如何修去它呢?光發正念還不行,我發現有的同修當找到某顆心時,首先想到的是發正念,雖說能起到一定作用,但卻不能根除。實質是忽視了最根本的原因──修自己。就我自身來說,分析這個安逸心,不就是懶嗎?那我們就變的勤快一些,可不只限於早晚能起床那麼簡單,因為我有時想起也起不來,那麼就要在全方位的消除它。看看這個安逸心都體現在哪些方面:在家庭中做家務活時要勤快一些,有時自己想不起來做甚麼師父會提醒我,該擦地了,該洗衣服了。有時思想懶惰,不願意多思考一些正事,這時就老忘事兒,記性不好,那我就在這方面修一修,讓腦子變的勤快一些。來了資料馬上去發,做事不拖拉,寫文章方面也是如此,悟到了馬上動筆,如果悟到了還不及時去做,就給安逸心留空間了,在穿衣打扮方面過的去就行,不要和常人攀比,不追求物慾享受,有的同修色慾心很強,就是為了滿足生理上的安逸舒服,過後還後悔,如果單獨發正念清色慾之心,還不能根除它,因為它只是樹梢,要從安逸心上下功夫,從根子上清除它。還有的同修對兒孫情很重,回家了看見孫子了,高興的合不攏嘴,馬上抱起來親了又親,不斷增加人世間親情這種精神上的安逸,這時就要抑制自己,想到自己是修煉人,要去掉情。

總之在方方面面我們都要做到腦勤、手勤、腿勤、多個角度去清除求安逸之心。讓我們共同正視它,根除它,清除修煉路上的這塊絆腳石。

以上所談只代表個人觀點,不對之處還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