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煉功中的一思一念,不給舊勢力可乘之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天氣越來越冷,一天早起晨煉,一出被窩,覺的冷颼颼的,我邊穿衣服邊動了一念:以後天會更冷,我這麼不願吃苦,能不能堅持下來呀!就這一念,打開放音機煉功帶就轉不動了。我對著放音機說:我不該這樣想,可你也不能被我的思想帶動呀,咱不能被舊勢力控制了,好歹先煉完今天的功再說。一按鍵,好了。可從那以後幾天總是不好。放音機就像沒了幹勁兒一樣,越轉越慢,最後停止。我知道是自己的狀態造成的,不得不冷靜的找一下自己到底誤在哪了。

很長時間以來,我總是不太注重煉功,特別是動功。即使煉了,也不是很入心。常常隨著師父的口令機械的做著動作,思想卻開了小差了。久而久之,不純淨的思想使一些敗物有隙可乘,使我越來越犯睏,迷糊,主意識不強。大前天中午,我捧起《轉法輪》,立即一股很濃的睏意襲上來,我看了幾段,實在堅持不住了,但又不甘心躺下睡覺,順了那些睏魔的意,只好向後仰坐著發迷糊。朦朧中,一條大道兩邊有喇叭在喊:都到現在了,你說誰還煉法輪功呀?我彷彿失去控制了,不由自主的說:誰還煉誰就是傻子。但一點主意識立即醒悟不該這樣說,於是我努力的用思想的本源又重述了一遍:那不是我說的,那是常人的觀點。我是大法弟子,修煉人不是傻子。然後就打了一個盹兒,感覺我在大道上走來走去,我赤著的雙腳被路上的小石子硌的生疼,急忙穿上拖鞋,來到旁邊的窪地裏,那有一片收割完的芹菜地,我跑上去,努力的清理著蓋在上面的一層白濛濛的髒東西,然後有人把我拉上來了。我醒過來,回想起夢中的情景,一下子悟到是自己不願吃苦,才走邪了。只有勤學苦煉,敗物才會被清除,才能提高上來。不行,我要學法。這樣堅定的一想,一點不睏了。

有了這顆堅定的心,師父就會幫我。這幾天,我一發睏,就有常人或外在的事由讓我動一動,振作起來。也不能總讓師父操心啊,路得自己走,師父要的是這顆堅定的心,「你說你必須堅定不移,這樣的心,到那時候你真能堅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為你的心性已經提高上去了。」(《轉法輪》)可是如果我們自己安於現狀,不勇於精進的話,那師父就會乾著急沒辦法。「誰能強制你轉變你的心呢?」(《轉法輪》)

每天照常煉功,放音機暫時不能用就自己默念口令。這樣一來,對師父口令的那顆依賴心不得不放下了。煉功中思想稍一溜號就不知道做幾遍了,所以只有集中思想去做。在清除雜念和思想業力的干擾方面有進步了。

和我一樣在安逸心和睏魔、懶魔的干擾下,不注重或找種種理由不煉功的同修,精進起來吧,師父說:「完整的一套性命雙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煉。」(《轉法輪》)我們不煉功,不就是不聽師父話麼?而且不煉功,對改變本體和功能的加持都有影響,師父也講過這方面的法。也就是說,不煉功會影響我們正念的威力,那麼對講真相就會有干擾。因為我們肩負著救眾生的使命,所以,我們站在為眾生去想的角度,也應該煉好功,在救度他們時能發揮更大的威力。

當然不是說不用煉功帶就好,錄音帶中的音樂和師父的口令,都帶有功的能量和法的威力,可是如果我們不集中思想去聽去做,那是多大的損失和對師父多大的不敬啊。我講的只是自己在現有狀態下不得不這樣做後所悟到的,在有條件的情況下,能跟著錄音帶煉當然最好了。

舊勢力操控下的邪靈爛鬼在做著垂死掙扎,我們的一思一念稍有偏差,就會被其以各種形式干擾。我們都振作起來,讓它幹的每一件事,甚至是很小的事,都只能使我們更成熟堅定,那麼是不是它自己就嚇的不敢來了呢?

這只是我在現有層次現有狀態中的一點認識,如有偏頗,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