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求安逸心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下旬開始,我對自己修煉的要求放鬆了,學法靜不下心來,思想溜號,發正念也懈怠了;晚上零點發正念開始不願起來,同時大腦中一個聲音告訴不用起來發,躺著念一樣;進而發展到聽不到表叫了,同修起來發正念也不知道了;再後來導致發展到似有重物壓身,有時知道想要起來發正念都要起不來了。我也知道狀態不對,但還是隨著走,它告訴甚麼就想甚麼做甚麼,到最後出現安排讓自己死的細節都出來了,甚麼停放甚麼地方,自己也承認了。隨之而來的是自己身體出現異常現象,不能吃東西,吃甚麼吐甚麼,左肋裏像刀勒的一樣痛,它還在腦子中說你這是肝癌,整個身體都難受,碰外邊的衣服身體都疼得受不了,頭腦不清醒、昏睡。

到這時,自己才感到問題的嚴重,才開始知道找自己。我是大法弟子,現在是正法時期,邪惡還在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毒害著世人。腦中的它安排叫自己死,這是師父安排的嗎?按著它安排的走,這是師父安排的路嗎?師父說:「它給你安排,那麼你修成了,修到哪去?它安排修的,上邊哪個法門也不要。」(《轉法輪》),師父在《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講:「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的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此時我才開始警醒明白了,腦中的它告訴不用發正念、安排「死」的那一切,這是邪惡的舊勢力黑手爛鬼邪靈在迫害。這不是師父安排的路,那個「我」它不是真正的自己。

我是大法弟子,師父不承認舊勢力,我也不承認舊勢力,你想叫我死辦不到,我只走師父給安排的路。我流著淚從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不爭氣,我知道自己錯了,請師父再給弟子一次機會,我一定做好,並開始發正念清除干擾迫害,同修也幫助發正念,三天後,嚴重的病態消除了。是慈悲的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給了我新的生命。

我家住鳳城市的一個農村小鎮,九九年三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修大法前我身體患有:腦神經關痛症、肩周炎、結腸炎、腰椎盤突出、痔瘡等多種疾病,很痛苦;通過學法煉功,這些病都不翼而飛,八年沒吃一粒藥,真是無病一身輕,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雖然自己剛剛步入大法修煉才幾個月,邪黨對大法的迫害就開始了,但即使在邪黨對大法、大法弟子的嚴酷迫害下,我沒有動搖過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憑著一顆信師信法的心走到今天。

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用法衡量走過的路,同精進的同修比,做的還很不夠相差很遠,在做三件事上有時精進,有時懈怠走的不平穩。我前段時間為甚麼會遭到邪惡舊勢力黑手爛鬼的迫害,險些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根子上的原因是學法不夠,放鬆自己、懈怠,追求常人的安逸,沒有認清舊勢力安排的假我造成的。

寫出這段經歷的目地,是意在提醒同我又類似追求常人安逸心的同修立即警醒,去除一切常人的觀念,真正的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堂堂正正的走在助師正法的大道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