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求安逸之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我過去一直把求安逸之心當作修煉中的一般執著心對待了,直到最近看到我們地區出現的一些情況,我才真正的震驚和驚醒了。

師父經文《徹底解體邪惡》發表之後,我們地區邪黨縣委召開了一次政法系統幹部、各單位和鄉鎮負責人會議,內容主要是貫徹邪黨河北省委所謂的「平安河北」和「嚴打」。各地區相應也以建設所謂的「平安××」開會部署、發文件,邪黨組織頭子講話,文件中出現了所謂「繼續打擊法輪功」的內容。隨後個別地方出現了找法輪功學員登記填表,到家中騷擾的現象,有的地方還下達了抓人的指標,重金舉報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大法弟子中有在邪黨部門工作的親屬也把一些「消息」帶回來(有的怕自己親人出事,故意把事情說大)。

「敗象更顯邪黨惡」(《紅潮落》)。這本是邪黨滅亡之前的一種表象而已,是因為我們大法弟子自身出現了一些人心和「漏」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其實它甚麼也不是。可是我們有些同修在邪惡的干擾面前,並沒有理智、清醒的用正念去對待,發正念徹底解體邪惡,而是把這些所謂的「消息」(其實表面看是真實的,實質是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人心和執著演化出來一種幻象)告訴給了其他同修。聽到的同修有的也沒有正念對待,又傳給了其他同修,並叮囑同修:「這一段出去講真相注意點,先在家靜心學一段法,發發正念再出去。」這樣傳來傳去,在同修中引起了一些波動,給整體證實大法、救度世人造成了干擾。

針對這些現象,同修們在切磋時認為導致這些現象發生的因素有:一些同修產生了怕心;在邪惡的干擾和迫害面前正念不足;忽視了發正念;真相沒有講到位;由於環境相對變好了,因而產生了歡喜心、顯示心等等。這些因素毫無疑問都是存在的。但我認為,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但沒有被同修們普遍重視起來,那就是求安逸之心,這種心使整體出現了懈怠、放鬆、麻木、它可以說是一個最大的漏,因而被舊勢力找到了干擾、迫害的理由。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叮囑我們:「希望大家在最後越做越好,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我捫心自問:你記住了師父的教誨了嗎?你真正悟到了三個「千萬」的內涵了嗎?你達到了「越最後越精進」了嗎?你做到了師父要求的「在最後越做越好」了嗎?我差之千里啊!

前幾天我看到同修寫的一篇文章《毀滅修煉人意志的毒瘤──求安逸心》使我對求安逸之心有了更深的認識,其實師父早在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就已告誡我們:「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過去學這段法時,也意識到了求安逸之心不去的嚴肅性,但並沒有把它看成是毀掉修煉人意志的毒瘤,也沒有時時刻刻警醒自己將其修掉,而是把它當作一般的執著心對待了,甚至是該修去的時候也沒有下決心去修,而是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為藉口去掩蓋它。自己不去觸動它,也不讓別人去碰它,把它保護起來。

由於我的求安逸之心不去,使我付出了沉痛的代價。現把它寫出來或許會為同修們提供點借鑑。

今年夏天,被邪惡迫害長達五年之久的妻子回到了我的身邊,這五年的痛苦可想而知,我想平平安安的度過最後這段日子(這種想法已經不在法上了),因此我心中倍加珍惜。可是這種珍惜不是珍惜剩下這段證實法、救度世人的緊迫時間和這萬載不遇的修煉機緣,而是珍惜在人間的這段生活,這種求安逸心還表現的特別強烈。可妻子回來後僅學了一個多月的法,就急著要走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她的心令我敬佩和感動,但我內心中那種「怕」又特別重,怕妻子再受迫害,怕失去這剛剛失而復得的「家」。因此,我不是給她添正念,鼓勵支持她去講真相、救度世人,而是千方百計的勸說她,甚至還從法中找出好多理由。有時她怕我阻攔她,就背著我出去講。她走幾天,我的心就懸幾天。學法靜不下心來,發正念精力不集中,煉功也是煉一次不煉一次的。由於這種求安逸心不去,抱著情不放,不但給她講真相、救度世人造成了障礙,也在干擾著我自己,最後終於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找到了迫害的藉口,妻子在講真相時被邪惡綁架了。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和海內外同修的全力營救下,妻子正念闖出了邪惡的魔窟。痛定思痛,我總結了這次血的教訓。妻子的被綁架和我自己的求安逸心有著直接的關係,也可說是我的求安逸心和對情的執著使邪惡找到了迫害她的藉口。從這個角度上講,我不等於是幫了邪惡的忙了嗎?沉痛的教訓啊!

我也看到了有好多同修為甚麼也像我一樣越到最後越精進不起來,他們或多或少都被求安逸心帶動著,想求安逸,想平平安安的度過最後這一段時間,不願「冒任何風險」,不願承擔任何責任,有點「風吹草動」就躲在家裏,藉口心態不好要在家靜心學一段時間法,等環境寬鬆了再出去講。這種「自保」是一個多大的「私」啊,這不和舊宇宙的理、舊勢力的本質相符了嗎?有的同修被求安逸心帶動著,攪在「名利情」中不能自拔,整天忙於常人中的事,泡在常人生活中,為求得一時安逸、享樂而奔忙,淡忘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歷史責任和使命,這不正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

同修啊,正法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師父的法也已經講的再明白不過了,幾乎是天機盡洩了,難道我們還不明白嗎?求安逸求的是甚麼?不就是求得人世中的那點骯髒的東西嗎?常人中的一切對我們來講都是沒用的,「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才能圓滿啊!我希望同修們能從我的這段教訓中驚醒,下決心修去這個能把修煉人毀於一旦的求安逸之心。牢牢記住師尊的教誨:「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洛杉磯市講法》)完成好三件事,兌現正法弟子的偉大歷史使命。

悟的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