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修正自己是做好一切的保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總覺的自己修的很平凡,沒有轟轟烈烈的事,都是很平常、很平淡的一些事,所以一直沒想把它們寫出來,我只是覺的修的很容易,如果對同修有啟發,有幫助,那我就寫出來與同修共同提高。

一、學好法,紮紮實實的修自己

我是得法較早的弟子,那時年輕,對修煉沒有太深的認識,但是我家是祖傳中醫,看古書較多,對正統的文化比較了解,加上家裏許多人都修煉,所以看過《轉法輪》之後,就覺的,單從法理上看,足以讓我堅信到底。

自得法那天起,就很注重修自己,那時煉功較少。每遇到事情時,都用心衡量一下,「我是煉法輪功的,我代表法輪功形像,我該怎麼做?」剛得法時就知道一思一念用法來對照自己,所以時間不太長,我的性格與以前大不相同──自小到大,愛打抱不平,且幾乎沒有輸過,到現在從不生氣,更不用說打架了。當然這一切都來源於學法。

我與妹妹(同修)開一診所,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學法,越學越愛學,就覺的學法時身心無比愉悅,人言難盡那種感受。有時看書端的胳膊第二天酸痛,只要一有空兒就是看書。就這樣在「七﹒二零」那種邪惡下,我順利闖過那種心理煎熬,只用三天時間思考,三天不想吃飯也吃不下飯,不想睡覺,也睡不著覺,三天之後,非常堅定:大法是最正的,這條路我走定了。現在我非常慶幸當時大量的學法。

二、全身心投入證實法

邪惡瘋狂之時,我確信,修好自己本身是最好的證實法,於是對自己要求更加嚴格。平時對任何人都用善心對待,把每一個患者都當作親人來對待,我們認為不需要吃藥、打針的,我們就說服患者不吃藥、不打針。對患者悉心照顧,把大法的美好帶給每個與我們接觸的人,與我們結善緣的人越來越多,人傳人,心傳心,有很遠地方的人都知道有兩個煉法輪功的大夫,為以後講真相勸三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只要進入我們屋的患者,幾乎百分之百都是別人介紹來的,所以非常信任我們,他們都說:「到你們這來,我們最放心,你們怎麼說,我們怎麼辦,我們知道你們是真心為我們好。」

在中國現有狀況下,他們不敢說我們是煉功的,有的人私下裏說:「就因為你們是煉法輪功的,我才來的。」有的說:「我就信任這樣的人(指信真善忍)。」所以迫害一開始,我們就針對每一個患者講真相,無論是普通市民、公安幹警、政府官員,無論是誰,我要知道你是該救度的眾生,有一個,講一個。我們在交接班時,都交接某人已講清三退,某人已講,但未退等等。

一開始我就悟到要善度眾生,師父不會把無緣人送到我們跟前來,對於怕心重的政府官員,我會小聲的對他講,同時起化名,讓他退,一般都會默認點頭,屋裏有別人也看不見、聽不著,這樣避免他們心裏有障礙。

用法中修出的智慧針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幾乎遇不到不聽真相、不三退的人。晚上做夢也多數都是講真相,退了誰,叫甚麼名,醒時都記的清清楚楚的。我知道這是師父點化我多救人。晚上有時出去發資料。除了睡覺、吃飯,幾乎全身心投入證實法,過的非常充實。

三、製作、分發、發放真相一條龍

隨著大資料點的被破壞,我們也被牽連,我們(丈夫、八個月的孩子)被迫流離失所近一年。回來後,我們(丈夫是同修)在家人不同意的情況下建立了家庭資料點。同時把資料分發給同修。

我們原來對電腦也是一竅不通,在這過程中師父慈悲的幫助著我們,做過資料的人都應該知道。有一段時間,協調人、家人都不同意我在工作時間講真相、發光盤、發資料,理由是你做資料,分發資料,同時你又講真相,不安全。有幾天,我也生出怕心來,很難受。後來通過學法,在法上與家人(都是同修)切磋,確信只要基點站正,為救度眾生,講真相,誰也不敢動,我們不是證實自己,是師父讓做的一切。有人說我膽大,一意孤行,其實我知道,那是背後法的力量,我是在同化法,修正自己,法能解決一切問題,講清真相能解體一切邪惡因素。幾次邪惡干擾,都有驚無險。

我深知,診所是師父給我們的一個救人的場所,不是讓我們用來賺錢給自己用的,所以效益一直很好,而我們生活都比較節儉。師父將有緣人送到我們跟前,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不做好。我們非常注重講清真相,講清真相後,患者是一個個活傳媒,有的患者給我們送回三退名單,有的講如何在其它場所糾正人對大法的誤解,有的人因此而得法走入修煉,講清真相的力量太大了。同時病人很快得到痊癒,我們知道這是法的力量,眾生明真相得福報了。當然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

四、圓容好家庭,救度更多有緣人

我們家是一個大家庭,老父親腦血栓,生活不能自理十多年,植物人二年多,我有兩個小孩,小的今年才三歲。幫我照顧孩子、父親的兩位同修非常精進,對照她們,我也找出自己的許多不足。我們在一起配合的非常好,讓不修煉的親朋好友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我還幫助許多掉隊的同修、不精進的同修、流離失所的同修,使大法弟子整體少受損失。

我有一姐姐也由原來的反對走進了修煉,姐夫也由於我們無私無所求的照顧父親(對照他家母親無人願意贍養)以及另兩位同修純善的表現,深深的感動了他,他由衷的佩服大法與大法弟子,他以律師的身份主動幫助被迫害死的大法弟子的家屬打官司,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我嫂也由原來反對母親修煉,現在也正式走進了大法。我公公、婆婆也剛剛走進了修煉。小姑倆口也走進了大法,他們倆人曾幾乎離異。

在家庭裏,我與丈夫真正做到了能付出就付出,能幫的就幫助,從不攀比其他兄弟姐妹。把大法的美好、無私,首先帶給家人。常人不會深入認識法,他們只看大法弟子的表現。用我公公的話講,你倆說甚麼我都信,我就知道你們為我們好。

我們回老家講真相,我大伯哥也是與我們積極配合,任勞任怨,每到一親戚家就告訴他們,我們的好都來源於修煉大法。因為現在世風日下,農村孝敬父母的兒子媳婦很少,所以我們在他們親戚圈裏也很有名氣。大伯哥早就得法,只是不太精進,但他知道證實大法,這些年來,講真相也與我們配合的非常好。因村路難走,每次都是他開車與我們一起去,所到之處,全都明白真相,三退了。

學好法,修正自己,圓容好家庭,就能救度更多的有緣人。

五、喚醒同修,共同精進

「七•二零」之前,我家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修煉。「七•二零」之後,有四個不修的,不長時間,有三個邪悟的,一時間,別說大環境如何,單就我家就四分五裂,走正路的就剩下我們六個人,其中還有不精進的,那時心情難以形容。

在工作時,講真相也遇到許多曾是同修的患者,講清真相,無私的幫助他們又回到大法中來,師父將許多這樣的同修送到我們跟前來。有的同修回來後非常精進,短短的幾個月,三退人名上來二百多個,真有後來者居上之勢啊!

我們家裏邪悟的更是難與她們切磋。我們用盡各種辦法,給她們念新經文,針對性背新經文,利用閒暇時間一句半句的點悟,我三、四歲的小孩給她們背《洪吟二》。我們四個經常在一起的商量,只要一個人與她們說話,另三個人就對她們發正念,但不能讓她們知道,見面就發正念,平時,有時間整點發正念就往她們空間場發,徹底解體控制她們的一切邪惡因素。

我是一點都沒開悟的弟子,是全憑從學法中獲得正念。那段時間,下班回家,雙盤打坐學法一學就是幾個小時,雙盤自如就是那幾年煉出來的。同時也從法中堅信,總有一天,正法洪勢會使她們清醒。這些辦法我們持續用了六年時間,到二零零六年夏天,我因懷孕休班,於是有時間長時間的與她們切磋,用慈悲打動她們的人心,用正念解體她們背後的邪惡,終於陸續使她們明白過來了。

她們如飢似渴的學習新經文,新講法,時時淚流滿面,後悔自己走過的彎路。我們就正念引導她們,別執著過去,從新修好自己,她們現在都很精進,能力也較大。同時她們又幫助別的邪悟的同修。回來後,她們回老家救了許多人(這些人與她們有緣,並不聽我們的)。還有一明白真相的她們的朋友,有一次送回四十多人的三退名單。

在此忠告同修們:千萬別放棄我們以前的同修,無論他們如何表現,其實有許多因素是她們自己突破不了的,需要我們無私的幫助。有幾次,正邪的較量在這間空間都讓我們見證了,可以想像另外空間的驚心動魄。不要抱怨、放棄我們的同修,相信有師父正法洪勢,有我們的正念在,能讓我們的同修都回歸到正法之中來,完成每個弟子的史前大願,師父不放棄每一個弟子,我們沒有任何一個理由,不去幫助喚醒我們的同修。

六、喚醒迷中罪人,從新選擇未來

曾有一個抓過我們同修的警察,在我給他講真相時問我:「這麼多年,你這麼做(指講真相)就沒有過干擾?」我笑著問他:「你也抓過我們的同修,且不只一個,我問你,人會舉報我嗎?」他笑了:「我是知道你為我好,我不讓你講也是為了你好,你怎麼就不知道呢?」我說:「我非常明白,你是為我好,那別人也知道我是為他們好啊,他們怎麼會舉報我呢?」後來這個警察調離了崗位,去當巡警了,而且還高興的告訴了我,從此以後,沒聽見他再抓人,卻聽見他對他手下的人說:「你們誰抓大法弟子,你們誰自己處理。」

還有一次,有一患者進屋坐我對面,我第一次見到他,覺的他與法輪功有關,且不是正面關係,於時直言問他:「我覺的你與法輪功有關係呢?」他有點侷促不安,我就開始給他講真相,最後告訴他如何自保,如何善待大法弟子,如何退黨自救。他聽明白後,承認他專管非法關押的二百零六個大法弟子,當時他沒三退,表示會善待大法弟子。我給他有上動態網網址的小冊子,他非常害怕的左右看看沒人,才迅速的裝進西服內袋裏,我感覺到他內心的震撼,與內心對中共的恐懼,眾生太可憐了。

也有同修問過我,就看我修的太容易了,其實我也覺的修煉並不難,只要我們按照師父說的去做,真沒甚麼難的,最主要的是學好法。我每天都學法,而且養成好習慣,一學法就入心,即使睏了累了,只要一學法,幾分鐘之後睏意睡意全無,身心愉悅、清朗。煉功這些年(二零零二年之後)幾年沒落下過,在時間充足的懷孕期間有時一天煉二、三遍,在家裏除了學法就是煉功,發正念,很少睡覺。

學好法,煉好功,就能發好正念,講清真相自然容易,三件事一環扣一環,相輔相成,那救度眾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一切都好像吃飯、睡覺一樣自然平常,沒有甚麼大波大折,轟轟烈烈的事,只把三件事已經安全溶入生活中了,其實一切都在法中,一切都是順其自然。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