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昨天我因為找工作的事,到離市區有近百公里的縣裏拜訪一個外資企業的負責人。對方是我的一個老熟人,幾年前我已經給他看過真相光盤,他也了解並認同大法。所以這次去我沒有準備和對方講真相,純粹就是為了找工作的個人目地。到了中午的時候,原以為我們單獨出去吃飯,沒想到這個企業是按照外資公司的作息時間,即中午12點下班,下午1點半上班(當地的單位一般是下午2點半才上班)。結果為了節省時間,我就和他在單位的食堂吃了飯。一張桌子上坐了七、八個人。

這個負責人因為對企業目前新推行的業務不熟悉,所以工作至今沒有開展。雖然這個業務不是我在學校裏的研究方向,但是為了好找工作,我始終刻意在關注這件事,並積累了一些經驗(現在回想起來實際上都是師父的安排)。吃飯的時候他就和我聊起來業務,我隨口就說了些自己的見解,其實自己說之前根本想都沒想。出乎意料,對方感覺茅塞頓開,對我大加讚賞,說我是專家。在座的人也對我表現出特別的尊重。我突然意識到這是講真相的好時機,但發現大部份人匆匆就餐後就到隔壁的房間休息了。我想,救一個是一個,就順著一個話題和僅剩的兩個年輕的男女繼續講下去。

正要進入主題,有人開門進來讓上車回公司(食堂離公司有些距離,需要班車接送)。上車後,同桌吃飯的人都在(也就是這個小企業幾乎所有的員工),我一面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清除這個空間場阻礙眾生了解真相、接受真相的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一面繼續和兩個年輕人的談話,很自然就講到了真相。和我聊天的男青年連連點頭,我的聲音較大,車子是輛小麵包車,所有的人都聽見了真相。雖然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我想至少他們會減少一些被救的間隔。

下午和這個負責人拜訪了一個客戶,我成了幫助他們開展業務的主角。上午天氣還好,下午就飄起了雪花。到了下班時間,這個負責人開自己的車和我一起回城裏。路上我就琢磨怎麼勸他「三退」。

因為以第三者的身份面對面講真相我做的還可以,而且自己感到越講越好。我會在一些吃飯聊天的場合,從時事評論出發,講點在常人看來是很神秘的「內部消息」( 其實是通過上動態網,有意去了解一些國內看不到的政治內幕。)。因為我在北京上學,常人以為是從京城透漏出的真實內幕,所以很感興趣。我於是會從當前邪黨內部的政治鬥爭自然而然的講起真相,告訴常人:所謂「自焚」不過是邪黨以政治利益為目地的又一場政治迫害。通常這樣講,常人都會接受。但是,面對面「講三退」我就有畏難情緒,怕常人接受不了,會認為是「神乎其神」。而且總覺的講「三退」會暴露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像講真相,可以給人以旁觀者的感覺。說到底,就是一個「怕心」,實質上,就是「私心」在作祟。修煉四年來,也就給不到二十個人三退過,還都是自己認為安全的家人、親戚和最好的朋友。

車子快到必經的橋時,前面很多車堵在路上。一輛越野車歪歪斜斜的從我們車前面往路邊靠。負責人趕快剎車,因為路滑,好不容易才停下。他很驚恐,招呼我快下車,怕後面有車停不住衝撞過來。我下車後走到前面看情況,見十幾輛車撞在一起,有的車撞的很慘,但所幸沒有人傷亡。所有的車都堵著過不去,後面的車越停越多。我讓他穿過中間用草坪形成的隔離帶,逆行走過堵車的地段,再回到正路上,終於擺脫了困境。

路上我把看到的車禍現場講給他聽,他連連說我們太幸運了。我問他是不是黨員,他說不是。我故意開玩笑說,怪不得我們這麼命好。接著給他講了在我調研的地方,幾個邪黨書記車禍喪生的真實故事,告訴他很多人都在退出殺人無數的邪黨,遠離這個不好的場。他出過國,見到過國外的退黨宣傳,也反感邪黨的統治。但是他覺的自己不是黨員,和自己沒有關係,團也早就超齡自動退了。我告訴他只要發過誓將生命交給邪黨組織,就應該退出。他很痛快就同意了。也沒有問我甚麼奇怪的問題,更沒有表現出想問我是不是大法弟子的意思。他還告訴我,公司讓他當這個企業的負責人時,國外的老闆曾經問過他是不是黨員。後來他才知道,領導層認為中國人入黨就是為了有機會貪污、撈好處,所以黨員來應聘就會非常慎重。

我心中萬分感慨:今天所有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師父安排我去救度有緣人。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自己只是有了這顆心,師父就會給弟子智慧和機緣!最近在網上看了很多法會的稿件,我為同修無私無我救度眾生的善舉所欽佩,也為自己的怕心、私心而慚愧。但是依舊做不到對陌生人講真相。我曾求師父給我智慧和勇氣,現在師父不僅將有緣人領到我面前,還給了我源源不斷的靈感去救度他們,去掉了自己遲遲不去的怕心。

第二天中午,我要去參加一個婚禮。受到昨天成功勸退的鼓勵,我心裏想,今天如果能乘上出租車,一定給司機勸退。我們這個城市平時上下班高峰通常都很難乘到出租車,這種雨雪天更是不好打車。剛走到小區的大門口,一輛白車在我面前停下,也不是出租車。我正疑慮可能是黑車,一看司機是我大學的教練,十幾年沒有打過交道了。他要捎我,我問了一下不順路,就客氣了幾句。但見教練很真誠,就上了車。路上他說因為摔斷了腿,在家休息了很長時間。我馬上問他是不是黨員,他說不是,但入過團。有了昨天的經驗,我勸退很順利,到達目地地時,他也同意退團了,還笑著說謝謝我。又一個有緣人得救了。

因為惦記孩子下午期中考試,我提前從親戚的婚宴上出來。正站在路邊攔車,聽見有人叫我,原來是小妯娌在她車裏招呼我。平日裏我們走動不多,而且因為一些瑣事導致關係不是太好(我當時沒有守住心性),但表面上還過得去。小妯娌當過兵,我上車後就發正念,要救她。路上滑,我就順便給她講了昨天堵車的經歷,告訴她我昨天去了那個外資企業,講了外資企業不歡迎黨員的事。她馬上表示贊同,並說後悔當年入黨。好事沒帶來,壞事不一定就輪上了。可是入黨容易,退黨就難了。我說這好辦,找個「翻牆軟件」在網上就退了,還有一個號,以後有事就可以告訴別人自己已經退過黨了。因為通過這個號在網上可以查自己的退黨記錄。她還有點怕心,我說用化名,沒人知道。就算怕我洩露,無憑無據,你也可以不承認啊。她終於同意了。我下了車,看著她調頭,她搖下車窗,讓我快回去,外面冷。得救的生命明白的那一面都心生感激。

每一個與大法弟子相遇的人,都是有緣在正法時期來得救的生命。為了這一刻,不知道為了與大法弟子結緣經過了多少轉世輪迴中的等待。身邊這麼多的有緣人我都為了自己的私心不敢去救度他們,難道要留給別的同修嗎?

「其實整個世界啊,已經被大法弟子每人承包了一份,表現在這個地球上,而地球上的人又對應著宇宙。」(《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看上去一切好像是無序的,其實都是有序的。眾生都等著得救,這一點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大家,大法弟子們不去救他們,不管他們在世界的哪個角落裏,你們不去救他,他們就沒有希望。」(《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一場對常人而言,阻礙交通的大雪,為有緣人鋪墊了生命之路,這是未來生命的瑞雪!

我將兩天講真相、勸退的經歷寫出來,希望那些和我一樣在勸退上有怕心或者顧慮的同修一定要堅定救人的正念。正念足,就一定會感到佛恩浩蕩的神奇和偉大。

個人體悟,請同修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