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師父安排的路 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八歲,在這些年風風雨雨的日子裏,我從未動搖過對師對法的堅信。九九年「七﹒二零」後,三次被國安非法抓捕迫害,在師尊的呵護下正念闖出,直至今日平穩的走在師父安排的正法路上。

持之以恆抓緊救人

二零零零年我利用自家藥品門市部銷售藥品的有利條件,在藥品瓶上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上門買藥的顧客當面講真相,發資料,把大法的美好講給世人聽。坐公汽時,在公汽上貼小型真相不乾膠;後來又用紙幣傳真相一直到現在堅持了幾年了。

我白天工作,深夜去樓層發資料,在路邊貼不乾膠,掛條幅。二零零七年大雪災時期我和同修下午五點鐘出發,到邊遠的地區發資料一做一整夜,由於雪天地滑左一跤右一跤的一點都不痛,我心裏明白,都是師父給化解了魔難。二零零四年九月師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經文發表後,我用寄信的方式,找電信電話本上的通訊地址給不認識的人,老伴的戰友,總之只要知道地址的,親戚、朋友、同事,還有與我兒子離了婚的兒媳婦,我都給他們寄真相資料寫信救他們。

師父說:「因為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已經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眾生、從組大穹才是目地。」(《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學習師父這段法使我明白了大法弟子的責任,於是我和幾位同修結伴而行,加大力度持之以恆講真相救人。我們學法組是每週利用兩個下午集體學法,這兩天的上午我們就各自講真相。我們夏天早六點三十分、冬天早七點三十分出門,風雨雪天都一樣。我們到社區住宅,建築工地、田間地頭,小溪江邊,超市、站口、碼頭,方圓十多里一日不落面對面的講真相,沒有怕心,只管救人。《九評》發表後,我們又按照師父的教導「迫害不結束大法弟子就發《九評》,到最後中共邪黨解體、迫害停止為止」(《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此時此刻我就存一念,聽師父的話,多發《九評》多講真相,讓世人覺醒明白,多救人。我出門前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把有緣人給我們安排來,清晨去市場利用買菜的機會講真相,看準有緣人,也不計較菜的貴賤,把救人放在第一位,使很多世人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

有時也採用另外一種方式,有一次外地有個廠家來我地推銷商品,他們搭著台宣傳他們的商品,在台上介紹完商品後就開始往台下投撒禮品。觀眾都爭著接禮品,因禮品數量有限,有的得到了,有的沒得到。我看準沒得到禮品的觀眾,立馬上前對他們說:我這裏來補償大家,這可是值千金,值萬金哪,邊說邊樂呵呵的從包裏取資料給這些觀眾,還告訴他們共產黨要解體了,這是天意,究竟為甚麼呢?這資料裏都有,當時有好幾個人都接了小冊子,《九評》,護身符,還辦了三退,我走時還與我連聲道謝謝。

在早餐店裏吃早餐時,我就坐在人多的桌上主動與同桌的食客說話以拉近距離,我說:常言道同船過渡,五百年修,那我們同坐一張桌子吃早餐可能也是很大的緣份吧?這時食客就友好的點頭表示贊同並與我交談。我說:既然是緣,那我得把我知道的天機告訴善良的有緣人哦!聽說共產黨要解體了你們信不信?有的說信,有的說它太壞了。這時我就把真相資料順勢遞給他們,一邊遞資料一邊勸三退,有加入過邪黨組織的就在一種沒有任何壓力的氛圍中退了,一般都很順利。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給弟子安排的有緣人。

走到哪裏真相講到哪裏

我居住在一個江邊縣城,江堤上常有坐在堤上休息的,於堤上等候過路車的,匆匆行走的,拾廢品的,放牛的,外地大小車輛停那辦事找貨主的,人來人往絡繹不絕,也是我們講真相看好的地方,因此我常到江堤上去救人。我會根據不同的人群稱呼他們大哥、大姐,小兄弟、大妹子等,上前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送資料勸三退,世人大多都樂意接受也同意退。我還再三叮囑他們說:看完後將資料傳給你最在意的人看,這樣你也是在做好事,在救人。世人多數都很善良,表示會傳給親朋好友看。

一次我和同修結伴走在江堤上,看見一個小伙子正在那裏等車,就主動上前打招呼:小兄弟,在等車哪,說你是等車也許是在等我們來告訴你們真相是吧?來,送給你一份資料看看,看明白了你會得大福哦。這樣順著世人想過幸福日子的執著講,世人很高興,小伙子喜滋滋的接過真相。剛一接資料車就來了,還沒來的及勸三退小伙子就上車了,我就在心裏正念加持他儘快看真相,照資料上面講的方法快快聲明三退。

這樣下來,我們所帶的資料有時還不夠用呢,因為考慮安全問題,我們所帶的包不是太大,一般可以裝六本《九評》,十本小冊子,加上一些單張。零八年開始就以神韻晚會光盤和小冊子為主,世人大多都很願意接受。期間也遇到不好講通的,有說我們搞政治的;有罵我們是騙子、吃飽了沒事幹的;還有說的更難聽的;也有婉言拒絕的:給他資料他說不識字,給他光盤他說沒碟機;也有接過資料一看有法輪功三個字就直接退給我,說法輪功是政府反對的不能看的。師父告訴我們:「問題的出現就是講真相的機會。」(《各地講法七》<美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遇到這種情況,我們也不迴避,先分析世人心結在哪裏,多數都是懼於中共邪黨的淫威,我們就一個發正念,一個講,幫助世人樹立正念。

一次遇到一個說不看的中年男子,我就平和的對他說:咋不看看呢?多看多聽也不冤呢,是不是?我又說:其實您想走哪條路,您想要甚麼,您想得甚麼,誰也不干涉您,我們只是把事實的真相告訴善良的人,也是看對像憑緣份不是人人都給的,那麼多人我拉一車也不夠呀是不是?對方一聽我們這是看重他心裏就高興了。我又進一步說:大哥,我們分文不取,您也不會損失甚麼,就看一看吧,這裏面講的可是天機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喲。那男子連忙說:「我看,快給我吧。」我說這就對了,就遞給他一份較完整的資料,他高興的接過資料走了。

還遇到一些說「政府反對的我不看」的人,我就堂堂正正的說:您認為誰是政府?您看我們縣裏的一、二把手全是貪官,我還直接點了這些貪官的名字,我說他們把老百姓的血都喝光了,現在都在遭「雙規」,像這樣的政府,它說法輪功不好您就相信了?就跟著說去了?這不是害人嗎?法輪功是甚麼您知道嗎?法輪功可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一方面修心性,在日常生活中真誠待人,與人為善,寬容忍讓;一方面煉功淨化身體,漸漸達到祛病健身,成為身體健康,道德高尚的人。這有哪點不好?有甚麼看不得的呢?多數人這個時候都說「我看我看」,有的當時就辦了三退,根據對方接受情況有的就讓他先看資料,暫時不談三退的事,心裏求師父再給他機會三退。

二零零五年外孫女在一個鄉鎮重點中學就讀時,我去照顧她,也是日復一日的利用買菜等機會講真相,發《九評》,勸三退。孫女放假回縣城,我就留在鄉鎮走村串戶勸退了很多人。今年上半年三個多月在深圳包括來去的車上也是一日不落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勸退,都收到好的效果。平時隨身都帶有資料,走到哪真相講到哪,正如老伴給我總結的:三句話不離本行。因為這是師父讓我做的,給我建立威德的機會,我當然要珍惜呀!

圓容大法平衡好家庭關係

隨著不斷學法,我越來越深刻的認識到,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必須平衡好家庭關係。多年來我注重實修,珍惜家庭的修煉環境,把親人當眾生,向親人洪法講真相,我老伴和兒女還有兩個孫女都支持大法並聲明三退了。

尤其我老伴的變化極大,當地同修們也都知道。老伴是邪黨的老幹部,深知邪黨的陰狠毒辣,「七﹒二零」由於恐懼邪黨的淫威,怕我遭迫害就用一種變異的方式保護我,同修去我家時他連趕帶罵,發現家裏有資料就藏起來不讓我出去發。剛開始我也不知該怎麼辦,處於一種無可奈何的狀態。隨著不斷學法我悟到了,這不明擺著是干擾我救人嗎?這可不行,我不能消極承受,得面對現實跟老伴理論。我就儘量心平氣和的對老伴說:老伴,你看凡是你的朋友來了我都是美酒佳餚熱情招待,如今我是修大法的,大法弟子就是我的朋友,他們又沒吃沒喝我的,就只來會一下都不行嗎?那照我沒修煉前我會依了你嗎?你這樣待我朋友我也沒吱聲,是因為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這樣那怎麼行呢?我一方面與老伴理論,一方面注重修好自己,儘量做到家務一人承擔,把老伴的生活安排好,讓他感到輕鬆沒有家庭生活的壓力,事事處處關心體貼他,漸漸的環境也就發生了變化,老伴就不再干擾我了。

現在發正念到點了老伴就提醒我快去做正事(發正念),還給我透露信息,說哪天哪天邪惡找他了,讓我注意安全,還幫我把資料藏好。過去同修來家他又趕又罵,如今他笑臉相迎,在街上遇見了都主動打招呼。發現我帶回大量資料他不是指責,而是小心叮囑我,要理智,不要讓他們(公安警察)發現。老伴還常跟他的朋友講煉法輪功身體確實好。我悟到要想讓家人認同大法好,光嘴上給他們講真相是不夠的,還要事事做到位,讓他們實實在在看到大法弟子的風貌,感受到大法的威德,才有說服力。

我知道我做的還很不夠,比起做的好的同修與師父的要求還相差很遠,沒去的心還很多。今後我要更加努力,勇猛精進,聽師父的話救更多的人。

向尊敬的師尊合十
向同修們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